章节目录 第46章:夜航船上说猫妖,牵搅一潭星动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眼看着船到中流,两个人划桨的速度慢慢缓了下来。这里就是江面最窄的地方。而他们船所在的位置,过往的船只他们一眼就能够看的见,正是最合适的拦截地点。

    “重载的小船、两双船桨、不要命的用力往前划。只要符合这几点要求,就是咱们的目标!”卢县令嘴里念叨着沈墨告诉他的话。一双眼睛忐忑不安的向着江面上四处搜寻。

    “说实话沈捕头,我这次能够下定决心审问那只猫,跟你一起做这场戏。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看见了那只猫的缘故。”卢县令心有余悸的说道:

    “虽然明知道那是只野猫,但是在县衙里面,咱们彩排…是叫彩排吧?那时候赵葫芦配合它口吐人言的时候,还是吓得我寒毛根儿发炸!那东西真是邪门儿,看着就不像个正经物事!”

    “是啊,”沈墨也点了点头:“我去抓它的时候,第一眼看见它也是这种感觉。那时候我就知道,咱们这个计划一定能成功!”

    “因为我知道,当初莫尼亚他们那两个犯人第一眼见到猫妖的时候,一定也和咱们两个是一样的想法。这东西,可是真他娘的邪性!”

    “所以猫妖在几百人众目睽睽之下口吐人言,每一个见到的人都是言之凿凿的时候,就不怕那两个案犯不信!”说到这里的时候,只见沈墨笑了笑。

    就在这时,只见上游缓缓的飘过来一艘花船,却是慢慢的越来越近。

    等来的近了,他们俩就听见花船之上隐隐有丝竹之声,还有女子娇嫩的嗓音吟唱曲子的歌声。

    “糟糕!”船上的卢县令看到这艘花船越来越近,却是猛然间变了脸色。

    “这些夜游的公子哥儿们雇了花船游江,图的就是个放浪形骸没人听见。这下他们离咱们的船这么近,这些人嫌弃咱们碍眼,非出来撵咱们走不可!这可怎么办?”

    “净捣乱!”听卢县令这么一说,沈墨也皱着眉头微微掀起了斗笠,向着对面的花船上看去。

    ……

    花船上,张天如他们一干人饮酒听曲,正在兴头上。

    翰林院侍读范逸夫、礼部员外郎龚敦儒、考功司主事江海平这几个人也各自写了花票,招了自己熟识的姑娘来。此时柳襄儿和几个妙龄女子争奇斗艳,各自施展才艺,正是热闹的时候。

    他们正在玩的是花签斗酒,就是用酒筹抽签,抽到了就要按着上面的命令行事。

    眼看着江海平抽中了签,上面写着“满座衣冠似雪,抽中此签者做戏,且饮酒一杯。座上白衣者同陪一杯。”

    江海平一看整个船舱里居然连一个穿白衣服的都没有,只得自己喝了一杯,然后表演一个节目。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讲了一个笑话:

    “话说一个大夫上街,刚买了一条鱼,就有一户病人请他来出诊。他来不及把鱼放下,就拎着鱼来到了病人家。”

    “得病的是个未出阁的小姐,这位大夫把鱼放在一楼之后,就上楼看望病人。”只见江海平喝的红光满面,笑嘻嘻的说道:

    “等到号脉号到一半,那大夫猛然间想起楼下的鱼来。他生怕没人看管,自己的那条鱼被这家的猫给叼走了,于是赶忙问道:“下面有猫没有?”

    “小姐听他问起,只好含羞答道:“只有三五根而已……”

    江海平还没有讲完,满座的男人已经是哄堂大笑!

    柳襄儿姑娘怔了一下,随即才明白,故事里这位得病的小姐以为大夫问的是“下面有毛没有。”所以才这么回答。

    这露骨的笑话把柳襄儿弄得满脸通红,侧过脸轻轻的啐了一声。

    “亏你还是衣冠中人,讲这么俚俗的笑话!”这时候,江海平叫来的那个姑娘坐在他旁边,也是满面羞红的数落他:“真个是斯文扫地!”

    “说得是!”这个江海平倒是依旧笑嘻嘻的问那个姑娘:“一说到猫……你家有猫没有?”

    叫他这么一说,满船人又是轰然大笑!这江海平拐来拐去,弄了半天问的还是“猫”的事儿。

    等到大家笑闹了半天,只见酒席上的龚敦儒端起酒杯,向着张天如问道:“一提这猫,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们刑部如今可是出了大事了!”

    “你说是猫妖的那件事吧?”张天如听到他这么一问,也是苦笑着端起了酒杯:“这件事如今闹得是满城风雨,只怕是临安城里没有不知道的了。”

    “别人不知道底细,难道你还不知道?”龚敦儒一听张天如的话,立刻纳闷的问道:

    “这回钱塘县令公审猫妖,坊市里传得沸沸扬扬。这卢县令是真有本事还是装神弄鬼,是露脸还是丢丑。这里面是怎么回事,难道连你都不清楚?”

    “唉!”只见张天如叹了口气,放下了酒杯:“今儿午时不到,刑部就去传钱塘县令,想让他去部里当面解释。奈何这卢县令外出捉拿人犯不知去了哪里,刑部根本找不到人!”

    “这么说来,街上的传闻倒是有几分可能是真的?”龚敦儒闻言立刻来了兴趣。眉飞色舞的看向张天如。

    “是骡子是马,就看明天了!”张天如无奈的笑了笑:“明天是限期最后一日,那卢县令再怎么说,也是要出面给刑部一个交代的。”

    “至于这位卢某,他这次是大放异彩还是折戟沉沙……那就要看考功司江大人的了!”

    江海平听大家说到他,顿时精神就是一振:“到时候只看这桩猫妖案破没破,自然立时就见了分晓。那卢某是升官还是受责,就看他明天能不能拿回点儿什么来了!”

    “就是!反正一说到“猫”的事,总归是得听你的……”这边翰林院的范逸夫忽然接口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大家又是哄堂大笑。

    就在这时,只听船头有张天如的家丁开口喊道:“前面哪儿来的野船?还不给我远远的避开!搅扰了船上大人们的雅兴,仔细你们的脑袋还在不在?”

    张天如听到这话,眉头顿时就是一皱。

    他们这一群人原本就是为了图清静,才让船划到这郊外江面上的。怎么这三更半夜的,也有船在附近凑热闹?

    忽然间,只听得江面上不远处有放歌之声。

    开口的这个人声音清越恬淡,自有一股洒脱不羁的意味在歌声里荡漾,张天如仔细听来,那人唱的却是一首《西江月》:

    “红蓼花繁映月,黄芦叶乱摇风。碧天清远楚江空,牵搅一潭星动。”

    “入网大鱼作队,吞钩小鳜成丛。得来烹煮味偏浓,笑傲江湖……打哄!”

    这曲子文辞典雅中透着野趣盎然,自然带着一股悠游江湖的意味。

    张天如一听之下,就觉得这曲子虽然听起来是一首渔歌,可是其中的那句“牵搅一潭星动”,话语里面却是隐隐约约的,暗藏着一股身居高位者的自负!

    “你给我闭嘴!”张天如一惊之下,连忙喝住了自己的家丁!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