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章:江上论道,月下谈情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正在卢县令他们说话的时候,陡然间从对面的船舱里跳出一个人。

    只见这个人20多岁,长得只白唇红,倒是有几分男生女相。沈墨用眼一搭就知道,这个人跟画像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他就是万贺升的前伙计——孟小乙!

    孟小乙朝着四下一看,只见江面上星星点点满眼都是灯火,知道自己这次已经是逃生无望,他脸上顿时就是吓得一片雪白。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从这里经过?”孟小乙一下子瘫坐在船板上,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哆哆嗦嗦的说道。

    沈墨回头一看,只见后面的花船已经驶了过来,卢县令正昂然立在花船的船头上,正朝着边儿看。

    “哼!我们县尊大人运筹帷幄,早知道你们要从这里经过,你们这帮小贼,抓来又有何难?”沈墨冷冷的看着对面的犯人

    “不可能!这不可能!”只见那孟小乙已经是面无人色,看起来他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呵!我们现在大人提前就放出风去,在今天早上公审猫妖。又用了一天的时让消息流传开来。你们两个案犯不可能听不到这个消息。”

    “要不是县尊的妙计把你俩逼出来,要想抓住你们这一对凶犯,不知道还要费我们多少手脚。”沈墨笑了笑:“你们心里的那点儿盘算,早在卢大人的意料之中!”

    “咳!”花船上的卢大人轻轻咳嗽了一声,估计他也觉得沈墨的戏有点儿过,让沈墨差不多就行了。

    “你们杀人之后,先是杀掉了同伙赵六儿。然后又用他的尸体伪装成胡商莫尼亚的尸首。”

    “在这之后,你们利用院墙上的那个墙洞做成梯子运走了赃物。然后驾船顺流而下,半路上丢弃了那只被你们利用的大猫。”

    “之后你俩就在临安近郊隐藏了起来,就等着风头过去在再偷偷逃走。我说的对吗?”沈墨嘴角上泛起一丝冷笑,看着面前失魂落魄的孟小乙。

    “原来,你们全都知道了!”只见孟小乙魂不附体的说道。

    “原来如此!”听到孟小乙亲口承认,花船上的众人纷纷惊讶的看向了卢县令。原来这些案犯的一举一动,真的全都在这位卢县令的算计之中!

    卢县令此时心头狂喜,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用手指用力抓着面前的船栏杆,竭力让自己的脸上表现得淡然平静。这股辛苦劲儿就别提了!

    就在这时,只听船舱里一声含混的汉语传了出来:“没想到,你们大宋的官儿…居然这么厉害!”

    沈墨听了以后微微一笑,这个莫尼亚果然躲在船舱里面!

    “可是,我这个案子设计得天衣无缝,你们是怎么怀疑到我的?”船舱里面传来的那个声音里,带着一丝恼怒和无奈说道。

    “天衣无缝?开什么玩笑?”沈墨不屑的笑了笑:“在你看来是天衣无缝,其实却是千疮百孔!”

    “我不信!我精心策划了那么久,哪里会有那么多破绽?”这时候,船舱里面的声音陡然间激动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都说出来,让你死了这条心也罢!”只见沈墨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首先第一点,在我审问了胡商阿普之后。首先就确定了这件案子里面最有嫌疑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因为跟你们同来的有五个人中间,有的人是世代经商,有的人是家中次子,被逼无奈才出来行商的,只有你不同。”说到这里,沈墨向着对面船舱的方向轻轻的笑了笑:

    “你家里原本是拜火教的祭司,身份可以说是尊贵无比。在你们波斯,为了防止祭司高贵的血统被污染,甚至你们只能在家族内部通婚。娶自己的妹妹甚至姑姑和阿姨,对你们来说都是最常见不过的事……”

    “还有这等怪事?”听到这里的时候,张天如诧异的看了卢县令一眼,卢县令自然是微微点头表示没错。

    “可是近年来,异族的宗教侵入了你们的国家,拜火教渐渐式微。你们这些祭司的日子开始越来越难过,眼看着就要被异教徒迫害得绝种了…所以你才想到大宋来通商。”(到底这些异教徒是谁,大家看看现在的中东地区就知道了。)

    “你们祭司家族的形势越来越危险,你上次来到大宋的时候,你就清楚的知道,要是再回波斯去恐怕就是凶多吉少。所以当时你就下定了决心,在一年多以前来大宋的那一回,你就买通了两个手下,策划了这次的案子,是不是?”

    沈墨的话音刚落,只听船舱里面那个声音闷声说道:“没想到,你对我们波斯的情况居然这么熟悉……你说的这些事情,有一些连阿普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你以为你们那鼻屎大的国家发生的事,就能瞒得过我们天朝人了?”沈墨轻蔑的说道。

    只听船舱里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显而易见,沈墨刚才所说的话一个字儿都没有说错!

    “还有你的第二个破绽,”沈墨又接着说道。

    “你们国家的祭司,平时的职业就是装神弄鬼。只怕整个波斯对于药物之类的东西了解最深的人,就是你们这一伙人。”

    “你在作案的时候用迷昏阿普用的迷药,还有用来改变头发颜色的药剂,除了平时精研这些药物的波斯祭司家族,只怕没有人会懂得这些东西吧?”

    “不要用这样的口气谈论我的家族!”这个时候,只听见船舱里面的莫尼亚猛然间怒火爆发了起来:“我们祭司是最接近神的人,是……”

    “现在也是最接近死神的人!”沈墨冷笑着打断了莫尼亚的话。

    “你就算知道了这些也没用。”这个时候,只听船舱里面的莫尼亚猛然间冷笑了起来:

    “如果我们不说出案情,仅凭阿普的供述,你们永远也解不开这个案子的谜团。这桩案子对你们来说就永远是一桩谜案,你们今生今世也别想知道,我是怎么做成这件事的!”

    “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只见沈墨叹了口气,不屑的说道:

    “就在黄昏到来,天色即将黑透的那几分钟之内,你们就迅速的完成了杀人换尸的工作。这件事在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困扰了我一阵。”

    “不过很快的,我就知道你的手脚到底是怎么做的了。”说到这里,沈墨笑了笑。

    那天中午,陆云鬟午睡醒来以后,说了一句误以为是在早上的那句话。就是那句话让沈墨一下子猛醒过来。陆云鬟的那一句无心之言,却道出了整件案子的关键!

    “恐怕你们国家的祭司都很擅长于玩弄这一套。我估计就凭你这灌满了沙子的脑袋,也想不出来这些主意……”

    “你胡说什么?你不可能知道!”听到这儿的时候,那个胡商就像是被侮辱了一样,陡然间勃然大怒起来!

    “这有什么稀奇的?”沈墨笑着说道。

    “就在当时,案发的那天晚上。胡商阿普在天色就要黑透的时候走出了房门,他转瞬间就在院子外面看到了同伴阿兰的尸体。”

    “顺便说一句,”沈墨说到这里的时候,笑着说道:“这也是我最初开始怀疑你的地方,你做得实在是太过刻意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