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章:男儿如镔铁,惊煞美云鬟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此刻,在卢县令的心中刹那间闪过了三个字:

    “投名状”!

    今天晚上,自己通过沈墨的手拿了这么多胡商的赃物。所以可以想象,等到这段时间过后,当他再次想起这件事来的时候,他心里一定会对沈墨这个人产生一些芥蒂。

    因为他卢月身为一个上级,这一次的贪墨行为却落到了自己下属的眼里,这就是个结结实实的把柄!

    可是,这沈墨随即就向他讨了这一对镔铁锭。这一下子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是幡然一变,由“授人以柄”,变成了“同流合污”!

    官场上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就是你哪怕给上官做了十件好事,都不如和上官一起做一件坏事来的更有用。

    这样一来,沈墨要是把贪墨胡商宝物的事传出去,其实就等于是害了他自己。沈墨自然就绝对没有了告发他的可能性。这一下他卢月就可以放下心来,而沈墨自己,也就可以不再担心卢县令对他猜疑了!

    “这个七窍玲珑心的沈墨!”卢县令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暗自咬了咬牙。

    “这家伙的心窍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对官场上的这些事,竟是如此的洞若观火、游刃有余?”

    “如此看来,弄不好自己在仕途上若是有些什么事想不通,说不定还需要他来点拨我!”卢县令这个念头一起,心里却是越想越心惊。

    一时间,他觉得他面前的这个沈墨,简直是越来越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了!

    卢县令心中庆幸之余,他毫不犹豫的走到桌边把那两个镔铁锭拿了起来,亲手递给了沈墨。

    “沈捕头,这次真的是多亏你了!”

    经过他们两个之前的这一番谈话,如县令心里面更加坚定了笼络沈默的想法。这一回他和沈墨两个人,可真是实打实的自己人了!

    “哦!还有。”卢县令心里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只见他回过头来,又从桌子上拿了拳头大小的一袋子珍珠,随手塞到了沈墨的手里。

    “听说你最近新娶了夫人,”只见卢县令笑着说道:“你为了忙这个案子,几天几夜都不回家。弄的新婚夫人独守空房。而且还动不动弄浑身上下跟个泥猴似的回去……你跟尊夫人说,这是我给她赔罪的。”

    “属下岂敢!”沈墨嘴上虽然推迟,却是笑着接过了这个袋子。

    卢县令这样做,显然是心里对沈墨更为亲切的表示,也说明他这是真的拿沈墨不当外人了。

    如此一来,这两个人都感觉到心中很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一时之间场面上真个是又融洽又随意。两人都大有一种得平生得遇知己之感。

    等到沈墨告辞之后,卢县令看着这一桌的耀眼生花的宝物,他楞楞的站在屋子中间伫立了许久。然后,他才悠长的叹了一口气!

    此时,在他的心里暗自想道:这沈墨真是个难得的人才。真是万幸,他站在了我这一边!

    ……

    等到沈墨出了县衙,他的心里也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

    说实话,即使他跟卢县令之前相处得十分融洽。但是随着这个案件的破获,情况已经是时过境迁,两个人的关系也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毕竟人家是官,而他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捕头而已。要是卢县令把他利用完了以后,还对他稍微有一些照顾和礼遇,那就可以说得上是世间难得的仁德之人了。

    现在沈墨要是想扶摇直上,就只能借着卢县令的这一条线。而他要是想牢牢的抓住这根线,就必须要让卢县令意识到,自己还有更大的利用价值才行!

    所以沈墨才在卢县令的面前,展现了他对于官场上敏锐的嗅觉。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他也要尽量想办法把卢县令和自己牢牢的绑在一起。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更进一层才行!

    也就因为这个,所以沈墨早早做好了打算。其实那个莫尼亚并不是非死不可,但是为了给卢县令准备贿赂上级的那些宝物,沈墨还是向他痛下了杀手。

    因为莫尼亚一死,就再没有人知道那些宝物的具体数目了。孟小乙?那家伙只是莫尼亚的娈童而已,你就是把这些宝物放在他的面前,恐怕他都认不清楚。

    如今,沈墨的投名状已经交了上去。他和卢县令的关系也成了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他所有的计划都已经按部就班的执行了下去。

    在卢县令的地位在官场上攀升的同时,他沈墨也有机会随着这股风潮,就此趁势而起!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沈墨笑了笑,一步步的走入了街巷的黑暗之中。

    在他身上,这个来自现代的躁动灵魂,终于露出了它锋利狰狞的爪牙。

    现在的沈墨已经意识到,在南宋这个纸醉金迷、似安实危的88必发手机客户端里,他要想保护自己和、还有自己珍惜的那些人。他能依靠的绝对不能是别人的善良,而是自己的实力!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平安无事,卢县令自己去拿着宝物上下打点。沈墨则是乐得悠闲。

    他的死对头魏蛟知道沈墨现在风头正盛,一时也没什么好主意难为他,倒是老老实实的没有朝他发难。

    这位县尉大人却不知道,现在要是谁敢动沈墨,那就是公然去剃卢县令的眉毛!

    沈墨给了自己的好友吕强几十两银子,只说是卢县令私下赏的,他们兄弟俩分润一下。吕强推辞不过也只得收了,心里对沈墨却是感激涕零。

    吕强心道:他这位沈兄弟真是条汉子,平时穷得叮当乱响的时候不来找他救急,如今有了钱却第一个想到他!他吕强要是有机会,一定要重重报答沈大郎才是。

    眼看着临安城里春光渐逝,天气慢慢的开始热了起来,沈墨终于搬家了。

    在钱塘门外,沈墨租了一个小院子。他本想买房子来着,可是一打听才知道,南宋时临安的房价都能吓死你!

    就连朝中六部的高官还有租房子住的,单身的官员干脆就住在官驿客舍里头。

    沈墨租的这个院子在城门外二里远,正面临街,交通倒也方便。可是朝里面进去,又是幽静无比,正是沈墨最喜欢的闹中取静的位置。

    没说的,家具都换成了新的,一应家居物事也趁势采办得齐齐整整。沈墨还雇了老两口,都是五十岁上下,就住在院子的门房里面。

    这对老夫妇丈夫叫做江叔,老伴儿自然是江氏了。

    平日里,江叔连看门带着做一些家里的杂事。而江氏负责采买和厨下的粗活儿,也省的小符整天价抛头露面的去市场上买菜。

    等到安顿好之后,这天晚上陆云鬟却拉着沈墨,对着他忧心忡忡的说道:“家里面的银钱又不多,像这么花销怎么成?”

    “咱们还要攒一点,将来给孩子……”云鬟说到这里脸上一红,又接着说到:“将来好给咱们的孩子入学娶媳妇儿。要是这般坐吃山空,这点银钱又能花得几日?”

    “哈!家有贤内助,沈墨真是幸甚!”沈墨笑着抓住了云鬟的手:“你跟我来。”

    等到云鬟跟着沈墨近了里间屋,只见沈墨弯腰从他们的床下拽出了一个枕头大的箱子。

    等到沈墨把箱子打开之后,云鬟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脑袋里就觉得“嗡!”的一声!

    “我的…天!”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