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章:流水行云、长恨飞花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只见江城说道:“这家镖局和我们侯府常来常往,侯爷平时也是熟悉的。一般家眷出行或是远途运送财物,安全上头都由他们负责。这家镖局的总镖头跟我是老搭档,咱们找他要几个人去!”

    沈墨听到江城这么说,心里面暗自点头称好。于是他们两个顺着御街一路南行,直奔起威镖局而去。

    所谓的镖局,就相当于现代的安保公司。但是这些镖局的镖师往往是亦黑亦白,在江湖上行走全靠各路英雄给面子,这一点却是和现代略有不同。

    江城一看就是和对这家镖局分外熟悉,在大门外不等通报,直接穿堂过室就走了进去。

    他们俩一路上经过了大门和厅堂,一直走到了镖局的后院。沈墨抬头一看,只见这里是好大一个练武场。

    这里的场面跟沈墨想象的差不多。地面上是白沙砸实的地面,四面围拢着兵器架子,上头刀枪剑戟样样俱全。

    还有几个年轻的后生在场上相互切磋比试,一个个汗流浃背,阳光晒得光脊梁上面亮闪闪的,看起来很有一些生龙活虎的气势。

    在大树的树荫下,一个老者正在喝茶,他一身粗麻布的衣衫,看起来倒是分外朴素。

    只见江城走了过去,径直在老者的对面坐下,然后示意沈墨也坐在他的旁边。

    “这位是起威的总镖头莫大通,这位是钱塘县的沈墨沈捕头。”江城一边两头介绍,一边拿起桌上的茶壶来,给自己倒了一大海碗凉茶。

    “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案子?”只见这个老头摸着自己的胡子,通红的脸膛上一双虎眼上下看了一眼沈墨。沈墨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莫总镖头。只见他肩宽背厚,坐在那里像一座小山似的。裸露的小臂上肌肉虬劲,浑身的皮肤都泛出了古铜色。这个人虽然已经上了50多岁的年纪,但是看起来样子很是龙精虎猛

    。

    而且沈墨看他坐在那里的气势,居然是不动如山,颇有渊停岳峙的气派。沈墨不由得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一个自己打不过的高手!

    “你这个老货消息倒是灵通,”只见侍卫长笑着,给沈墨和莫总镖头也一人倒了一碗茶。

    只见这位莫总镖头喝了一口茶,抹了一把胡子笑着说道:“我们吃江湖饭的,要是耳目不灵便,那还混个什么劲儿?话说这位沈捕头年轻沉稳,遮没不是刚刚破了猫妖案的钱塘县新任捕头?”

    “老人家说的不错,”沈墨一边笑着,一边把头埋进茶碗里咕咚咕咚地喝着茶:“想不到沈某些许薄名,莫老英雄倒也知道。”

    “沈捕头年少有为,用不了多久就是公门中的佼佼者。”只见莫大通哈哈的笑了起来:“将来怕是要沈捕头多多照顾才是!”

    这些江湖上的门面话,沈墨应对起来毫不吃力。但是他心里也知道,这些话十句倒是有九句是做不得准的。

    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在江湖上就是这个样子。不过要是见识浅薄的人,顺着人家给你的奉承话就坡下驴,那就难免会被这些江湖人看作是个棒槌。

    “混口饭吃而已,有机会还得让莫老英雄多多提点。”沈墨这句话回的不咸不淡,礼数到了也不显得分外亲热,也正是最恰到好处的回应。

    这个莫老英雄两句话下来,也就知道了沈墨是个明白人,也就不再继续试探了。

    等到江城讲明了这次来的来意,而且名言了是侯爷的意思。只见这位莫大通总镖头沉吟了一下,立刻转身叫来一个小伙子,让他喊几个人过来。

    “可别说我没提前告诉你!”这个时候,只见江城放下茶碗,正色对莫大通说道:“这桩案子接着往下查,十足十是要流血出人命的,你老人家派人的时候可要仔细着些!”

    “我当然知道!”只见莫大通也是一脸严肃地说道:“这是侯府的要紧事,我又哪敢怠慢?”

    说话之间,有四个人被带了过来。沈墨见来的人是三男一女,都是20上下的年轻人。“流水剑常春远,行云剑钟与同,长恨剑赵锦屏,飞花剑莫小洛。”就见莫大通指着这几个人说道:“江湖上管我这几个不成器的弟子叫做“起威四剑”。说到功夫,满镖局除了老汉我,就再没比他们更厉害的

    了。”

    “这回莫总镖头真是下了血本儿了!”江城一见来得是这四个人,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莫大通说道:“我就先替侯爷谢谢您了!”

    他们说话间,沈墨抬头看了看这四个人。

    只见常春远身材高大,手长脚长,就连脸也生得长。他腰上佩着一把长剑足有四尺长短,看人的眼神分外凌厉。

    那个钟与同则是瘦小枯干,看着就像是个猴子相仿。不过他一双眼睛里精光四射,腰间的一把剑又细又窄,想必动起手来的时候,绝对是一个速度极快的剑手。

    而那个长恨剑赵锦屏是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天生的一副笑脸,生得猿臂蜂腰,样子分外的讨喜。他腰间的长剑朴实无华,倒是一时看不出武功路数。

    而最后一位飞花剑莫小洛,她大半个身子始终站在常春远的后面,被他魁梧的身材遮住了。沈墨除了看衣服知道是个女子,根本看不见她长成什么样。

    “沈捕头满意吗?”话谈到这里,那个江城大概是想起来,办案的事终究还是以沈墨为主,于是最后才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

    只见沈墨笑了笑说道:“反正起威镖局就是派出个趟子手来,都比在下的这几下三脚猫的功夫要强,我是随便看哪个都好!”

    他这句话一落地,只听起威四剑中的那个女子“噗嗤”的笑了一声,剩下的几位也是一个个的面带笑容。

    沈墨这么一说,连莫大通也都是跟着一笑。他看这个沈墨虽然是公门中人,但是却并不死板。以莫大通的猜想,按说沈墨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名动临安,原本也应该有些架子才是正常的。

    可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言语诙谐,身上毫无傲气,反倒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物!

    话说到这里,沈墨又端起来茶碗,顺势敬了莫大通一碗,谢过了他的相助之情。

    然后,只见沈墨端着碗笑道:“您这起威四剑,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没想到莫总镖头还是文武双全,这半阙晏几道的临江仙,平白的给四位高徒增添了几分儒雅之气,沈某真是佩服!”

    听到沈墨这么说,莫大通却猛然间愣了一下,然后只见他坐在那里,居然就这样呆住了。

    就连那个名叫落花剑的女子,也从常春远的身后探出身来,惊讶的上下打量了沈墨一眼。“原来……是这个意思!”只见莫大通神色古怪,半晌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