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章:黑衣杀手,原来是你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听到这里的时候,沈墨已经完全知道了事情的症结。

    莫小洛之所以被人家这么轻视,而且她自己也是十分的自卑。就是因为这些南宋人的审美,已经扭曲到了这种变态的程度!

    沈墨不由得想起了在现代,有人把凤姐和一个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影星的照片给外国人看,结果人家外国人愣是说凤姐比较漂亮的这件事。

    就连差个几千公里的距离,审美都有这样的差异,更何况是差了八百多年的光阴?

    在这南宋,居然连莫小洛这种名模儿的素质,他们都觉得没有一个地方能够看得上眼。这两个时代的审美观怎么差了这么多?

    沈墨想到这里的时候,只觉得喜心翻倒,心里面这个舒服就别提了!

    沈墨心道:这下可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心里这轻薄无行想法,居然还带上了一丝扶贫的高尚性质!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赵锦屏惊讶的看着沈墨,只见他一副喜上眉梢的表情,抓耳挠腮地坐在假山石上,活脱脱就像他的二师兄钟与同!

    “你们聊什么呢?”这个时候,江城也来到了沈墨的院子。只见他看了一眼假山上还在暗爽不已沈墨:“眼看着太阳都快落山了,咱们是不是晚上行动啊?”

    “谁说的,即刻带队出发!”沈墨收起了笑容,就从假山石上一跃而下!

    “出发?去哪儿啊?”江城还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沈墨。

    “鬼樊楼!”只见沈墨正色道:“就像那天的布置一样,两班衙役分别堵住南北谷口,江大哥带领起威四剑直冲敌阵,胆敢拒捕者就地格杀,把老杆子给我抓回来!”

    ……

    在这之前大家谁也没想到,沈墨制定出来的居然是这么个战术。而且听说他不去亲临现场带队,这个消息把他们大家所有人都惊呆了。

    “看我干什么?你们去翁中捉鳖,我去跟着添什么乱?”只见沈墨没好气儿的说道:“案犯都在鬼樊楼,你们还怕我出事不成?我要是真去了,你们想分出几个人专门来保护我?”

    大家被沈墨的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也就只能按照他的安排行事。

    于是申时三刻,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的四点钟左右,沈墨目送着江城带队率领着他们手上的所有武力,直扑鬼樊楼!

    “老江!”沈默站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大声的向着江城喊道:“莫女侠是莫总镖头的掌上明珠,你一定得把她给我活着带回来啊!”

    沈墨的这句话一喊出来,江城还没怎么样。莫小洛却陡然间脚底下一绊,差点没一跤摔在地上!

    ……

    沈墨没看见莫小洛的表情,但是他想,当时她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接着,沈墨开始了独自行动。他一路到了户部衙门。拿着崇福候开的条子向这里的属官表示,他要查看陆觉晓负责的文案卷宗。

    这个时候,正好赶上户部这些人下班的时间,大家整理好了自己桌上的东西之后纷纷逃离这里——就和后世下班的时候,大家忙不迭打卡回家的样子一模一样。

    吴岭是最后走的,他嘱咐沈墨临走的时候把门窗关上,防止大风吹乱了文案。还有注意火烛之类的事,然后这小伙子也离开了。

    就在一转眼之间,这个白天还热闹得熙熙攘攘的院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四下里变得静谧无声,只听见院子里面那棵梧桐树的树叶,在风中唰唰作响。

    这时的辰光眼看着就要夕阳西下,屋子里面的光线渐渐暗淡了下来。沈墨查看了一会儿卷宗,觉着屋子里光线太暗。于是他拿着几本案卷走出了房间,坐在廊檐下的台阶上,一本一本的翻着看。

    “哈哈!这个真有意思!”沈墨看着手里边的一个案卷,忽然间笑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好玩?”猛然间,院子里面有人开口问他。

    ……

    坐在台阶上的沈墨听见这个说话声,他猛然抬起了头!

    这个时候,这里怎么会有人?

    只见在夕阳下,梧桐树的树叶随风翻飞,此刻树下正站着两个人。

    “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为什么不给我们讲讲?”只见那两人中间,有一个高个子的人开口说道。

    这个人的身体瘦高,浑身穿着黑色劲装。他的脸上虽然是用黑巾蒙着面,沈墨还是一看见他就知道,这个人就是那天晚上夜里截杀他和卢县令,被他用石灰喷了一脸的那个杀手!

    而另外一个人,浑身上下用一个戴着兜帽的黑斗篷裹着,从外面甚至看不出他是男是女。

    沈墨看见了这个杀手,他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忽然笑了起来

    “你发现了什么?这么好笑?”只见那个黑衣人冷冷的问道。

    “你既然想听,我就跟你说说。”只见沈墨笑着说道:

    “这张卷宗上,说的是有一个小吏举报他们县的县令擅改户籍。他说他在县里面一本70多年前的旧鱼鳞册上面,发现有不少鳏寡孤独、没有后人的田主被更换了姓名。说是县令做了手脚,中饱私囊了。”

    “然后户部里面下令,让县里的县丞查实情况之后回报,”只见沈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间又笑了起来:

    “之后,那个县的县丞令居然回文说道:那么陈旧的户籍册,他没有理由无故翻看,所以这里面的事情,他全不知情!”

    “哈哈!”沈墨笑道:“这个县丞骂人不带脏字儿,一句话就挑明了举报县令的那个小吏,他无故查找陈年户籍,一定是居心叵测……这言辞可真是够犀利的!”

    “这样的事情,也只有你这样的家伙才能够一眼就看明白。”这时候只见黑衣人忽然间笑了出来:“只可惜你这个聪明的头脑,今天就要人头落地了!”

    “人头落不落地的先两说,”只见沈墨把手里面的那张案卷随手塞了回去,然后笑着说道:“如今见到你以后,我心里的一个谜团算是解开了。”“那天晚上你刺杀我跟卢县令的时候,说话故意装得含混不清,你不是不会好好说话,而是想隐藏自己说话的声音。因为那个时候你就知道,只要你杀我们的行动没有成功,我们早晚都会找到你,跟你面对

    面的交谈!”“原来那个黑衣杀手,真的是你!”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