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5章:有一念家国天下,拼死战最后挣扎

作品:《南宋第一卧底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原本在历史上,赵与莒代替了皇太子赵竑,接替皇位的那一次政变,实际上是在朝堂上完成的。

    当时的赵竑并不知道有人即将代替他接任皇帝之位,所以他在那天早上上朝的时候,心里还是自信满满。

    结果在当场宣布了皇帝遗诏之后,赵竑在目瞪口呆之余,赵与莒登位的事情也已经成了既成事实,赵竑被朝堂上的大臣硬按着脑袋,才完成了叩拜仪式。

    实际上当时赵竑当天进了朝堂之后,人身安全已经被控制的时候,哪怕就是他手中握有羽林军的兵权,也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而在这个时空里面,这一切的历史痕迹,却已经被沈墨的行动彻底变了个样。

    先是由于沈墨破获了西夏密的组织,导致燕白鱼入主了丰乐楼。又由此直接引发了燕白鱼告密事件,从此把南宋的这段历史,彻底拽入了另一个方向。

    在沈墨这个时空里,太子由于提前知道了史弥远培养皇储、暗自篡位的阴谋。所以他也随即让忠心于自己的羽林军进入了皇宫护卫。这一次他对于自身安全的过度防护,甚至引起了当朝杨太后的注意。

    杨太后甚至一度为了避免这位太子殿下赵竑产生疑虑,还有意避出了皇宫,到了凤凰岭行宫居住。

    所以现在的形势是,临安城内的禁军总共分为六支: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和左右神武军。

    在原本的情况下,左右羽林军效忠了太子,左右龙武军掌握在杨太后的手里,而左右神武军则不归属任何派系。

    换句话说,临安城内曾经一度有三分之一的军队归太子所有,并且他还将其中的4000精兵带入皇宫作为自己的侍卫。这样一来,对太子来说,皇权交替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稳如泰山了。

    但即便是这样,这位太子依然把这一手好棋下得稀烂。

    没想到中间有一位国手横空出世,沈墨不但杀入禁宫,将太子干掉。而且还利用太子的人头说动了杨太后。让杨太后同意让赵与芮接任皇位!说实话,太子既然已死,杨太后也是不得不答应这个条件。因为那个赵与芮毕竟还是获得了史弥远的支持,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之中,如果史后两党共同支持这位赵与芮,那么朝堂上的稳定还是可以预期的

    。

    站在杨太后的位置上,她只是希望赵家天下可以延绵不绝的继续传承下去。而不要产生任何动乱迹象,这就是她心中最大的初衷。

    至于说谁当皇帝,对杨太后而言则是关系不大。反正宁宗皇帝又没有亲儿子,所以只要是赵氏皇族的子孙就可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杨太后的龙武军已经开始集结,准备向着皇城里面的御林军开始发起进攻。他们必须要火速占据皇城。

    也正因为这件事,咱们也终于看到了沈墨为什么非要带着赵与芮进入大内宫禁这招棋的妙处了。

    因为现在唯一的皇储赵与芮就在皇宫之内,所以龙武军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大内皇宫进发。

    如果不是赵与芮在皇宫里面,而宫里现在只有一个沈墨的话。那么沈墨在这些当权者的心目中,他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任务,彻底变成了一个弃子。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分出精力火速去救援他了。所以沈墨这次的行动,就像是画出了一个奇怪的怪圈。他如果不进入皇宫,太子赵竑就必然登位。如果他要是进去的话,不管他是杀了太子还是挟持太子,最后都会导致他变成一个弃子,最终必死无疑。

    所以他又只好随身带上赵与芮。

    然而此时此刻,就在龙武军集结完毕,开始向飞速向着大内进发。而师宝瑛也最终成功进入了皇城之内,飞快的向着太子寝宫的方向火速救援的时候,咱们这位沈墨却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此时此刻,沈墨手里面的手榴弹和子弹全都已经打完。他在拔出了自己的腾龙刀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赵与芮,居然还咧开嘴笑了一下。

    “你是不是疯了?”赵与芮的身子斜躺在琉璃瓦的瓦缝中间,一脸无奈的向着沈墨问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只见沈墨手里提着刀,回头笑道:“不管咱们成功还是失败,总归是今天以后,我大概是再没机会踢你这小子的屁股了……”

    就在他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只见一个矫健的身影,在沈墨的背后一跃而上,犹如一只凌空的金雕一般,向着沈墨的身上扑了过来!

    这个人无疑是一位大内侍卫中的佼佼者,一看就是轻功高绝,武术路数也是凌厉狠辣。

    当他一跃而上,身子还在半空的时候,就向着沈墨狠狠的挥出了手中的兵器!

    沈墨刹那间就感觉到了身后的风声,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出刀,就是一记凌厉的斜斩!

    只听“呛!”的一声,两件兵刃霎时间在半空中撞到了一起。

    那个人手中的兵刃的,赫然是一件沉重的降魔杵,大概足有男人的上臂粗细。以沈墨的腾龙刀锐利无比的锋刃,竟然没能一削而断!

    在这一刹那之间,沈墨就觉得胸口一震,“哇!”的一声,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本他在大殿之中挨的那一下重手,虽然被合金锁子甲所阻挡,但毕竟还是内腑受了重伤。而且在这之后他一直在一刻不停的拼死鏖战,所以他并没有机会去调息内力、压制伤势。所以在刚才的一段时间,沈墨在枪战的时候还稍稍好些。但是等到他这一次挥刀动手,沈墨一运起内力之后,随即又被对方沉重的兵刃震动,这一下就立刻引发了沈墨身上的伤势,弄得他当即就是口喷鲜

    血!

    对面那个侍卫,他原本正横着降魔杵,和沈墨的腾龙刀相持。却冷不防被沈墨一口滚烫的鲜血,劈头盖脸的喷在了他的脸上。这个人猝不及防之间,顿时就是一惊!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