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09章 挣钱之道无本走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聂飞你是公务员?”陈欣欣颇为惊奇地问道,看来这小子现在混得还挺不错啊,公务员难考是人尽皆知的,“我当时考了几次没考上,也就放弃了,现在都只能是在私企工作呢。”

    “咱们这几个好像就马小贵进了体制吧?”陈佳看向了坐在聂飞旁边的戴着眼镜的马小贵。“是县水务局是吧?”

    “对,县水务局防汛办。”马小贵自聂飞来了之后就一直没开口,陈佳现在问他才算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聂飞,你在乡政府是负责什么工作的?”陈欣欣又问聂飞,她心里就盘算开了,聂飞这家伙是比较好说话的,她想看看聂飞是不是有什么路子可以介绍给自己,等下次开考再去考一次。

    “我?”聂飞有口难言,看了一眼江果,这妮子丝毫没看聂飞,夹着菜自顾自地吃着,赖顺贵则是一脸笑意地看着聂飞,想看看这小子是怎么回答的。

    “其实我就一临时工,还被开除了。”良久,聂飞深吸一口气,虽然他不想说,但又不得不承认,如果他敢开口说一句谎话,赖顺贵便会立刻将真相说出来,那时候聂飞的自尊会被赖顺贵给践踏得连裤衩都不剩一丝。

    “嘿嘿!”赖顺贵奸笑了两声,又像没事人一样端着酒碗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将一群都眼神都看着聂飞的人招呼过来喝酒。

    “来,喝酒!”聂飞讪讪地笑了笑,这一桌显得有些沉寂,这些同学也都知道聂飞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也在想自己刚才问得是不是唐突了。

    “马小贵,刚才就没跟你喝,以前跟你有些矛盾,不过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希望你还不要介怀。”聂飞端着杯子打算敬桌上唯一的男同学。

    “谁要跟你喝?”面对聂飞的敬酒,马小贵并未买账,眼皮一抬,连身前的酒杯都懒得端。“你说不介怀就不介怀,姓聂的,你算老几哇?”

    马小贵最后这一声你算老几声调咬得特别重,几桌吃饭的人都听得个清清楚楚,纷纷朝这边看过来,现场一片寂静。

    “念书的时候,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你把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了,现在一句不要介怀就想抹了?有那么便宜的事儿?”马小贵冷冷地道。

    “我当你聂飞有什么大本事呢,当个破临时工还能被开除,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喝酒?要不是你跟江果是发小,你会坐到咱们这一桌来喝酒?我呸!也不瞧瞧你什么德行!”马小贵说得咬牙切齿,好像跟聂飞有深仇大恨一般。

    “小贵,你别这样!”江果左右看看,她好歹是主人,这种情况,自己父母肯定不方便出面的,毕竟这是小孩子的事儿,他们连什么情况都没弄清楚。“聂飞,马小贵喝多了,你别在意啊。”

    “你闭嘴!”聂飞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刚才喝酒喝得还是被马小贵一通辱骂给气得,他觉得此时周围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嘲讽。“要不是你一开始就挑头,能这样吗?江果,你现在很得意是不是?你满意啦?我不就是高中的时候偷看到你上厕所了吗?你何必要记恨这么多年????”

    “聂飞!”江果本来还挺自责,说起来这事情还她挑起头来的,要不是她拿着聂飞的学校来开玩笑,赖顺贵也不会走到这边来骑驴下坡说他工作的事情。

    但她听到聂飞将高中时候偷看她上厕所的事情说出来,心中那团伙立马就窜起来了,操起身前的那杯满满的饮料直接就泼到了聂飞的脸上。

    “你给我滚!”江果气得发抖地指着院子大门。“现在就滚!”

    “哼!”聂飞鼻子里出了一口气,直接迈步就出了院门。

    “果子,你这是怎么了嘛!”江达明走过来带着责怪的声音。“都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我就这样!”江果朝着自己老爹吼了一声,唔唔唔地哭着就跑进了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反锁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大家吃!来,我跟你们再喝一杯,小孩子喝多了就容易闹事!”江达明尴尬地举着杯子笑道,原本一件风风光光欢欢喜喜的事情,结果给弄成了这个样子。

    “妈的!”走在乡间小路的聂飞慢慢溜达着,脚时不时地踢着路边的杂草。“赖顺贵真他妈不是东西,行,你敢在这里玩老子,老子今晚就玩你老婆去!江果也不是个好玩意,都多少年的事了,还记着仇,还有马小贵,不就是考了个公务员吗????”

    一想到公务员,聂飞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也不知道县里的精简高效政策在港桥乡什么时候执行,希望马晓燕能够抓住自己提供给她的消息把舒景华给压下去吧。

    马晓燕能当上主任,自己尚有一丝回去的机会,如果舒景华当上了主任,那自己想要返回仕途的路就要被彻底封闭了,这辈子恐怕都无望了。

    “过段时间找张宝林问问消息去。”聂飞心中盘算了一下,刚刚喝了酒,便准备回家睡个觉。

    “聂飞?”一个女声从背后传来,聂飞转身一看,居然是刚才跟江果坐在一起的陈欣欣。

    “你怎么来了?”聂飞奇怪地问道,在学校的时候,他跟陈欣欣并没有什么交集,人家是学霸,自己是学渣,两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的人,三年高中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其实果子真不是故意的。”陈欣欣想了想道,“她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知道果子那脾气……”

    “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聂飞一想到这事就没好气道。“偷看她上个厕所,记恨我这么多年。”

    “其实……”陈欣欣欲言又止,“哎,算了,总之果子不是那样的人,这是我电话,有空常联系!”说罢,陈欣欣从随身小包里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我名片?”聂飞促狭地笑道,“难道你还看上我了?”

    “你爱要不要!”陈欣欣脸色一红,小凉鞋在地上跺了一下就做出要收回去的架势。

    “哎!别啊,我要!我要!”聂飞急忙伸手去抢,一把就抓在了陈欣欣那细嫩的小手上,细嫩得就像一块刚出水的嫩豆腐一般,惹得聂飞心中一阵荡漾。

    “我先走了!”陈欣欣的嫩手,挽了一下,挣脱了聂飞的吃豆腐,红着脸一路小跑地走了。

    回到家,心情不好的聂飞也不管老妈的发问,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扭开电风扇的按钮便躺在了床上回想着在江果家受到的侮辱,心里越想越气,伸手进自己的裤兜,就把陈欣欣给他的那张名片给掏了出来。

    “红星果品销售公司?”聂飞拿起名片看了看,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底下就是陈欣欣的名字和电话。“果品销售?”韩钝看到这几个字,一下子就想起了靠山村那漫山遍野的果树还有硕大的果子。

    “要是能把那么多的果子批发给这公司,那得赚多少钱啊!”聂飞心里想到,“算了,我干嘛去操那份心,自己都被开除了,就跟自己无关了。”

    “要是我自己把那些果林给弄过来自己干呢?”闭上眼睛躺着的聂飞突然一下子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不过很快就焉了下去,这谈何容易啊!

    且不说陈欣欣他们公司收不收,吃不吃得下那么多货,想要从那些果农手里把林子给接手过来,恐怕就得大几万吧?别看聂长根包了个鱼塘,家里存款也不过就四五万,多了还真拿不出来,这点家底,聂长根打死也不会拿去给聂飞败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