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3章 舒景华到访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聂飞回到家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认识的几个女人中,他居然差点把江果给强上了,挺有意思,聂飞带着笑容逐渐进入了梦想。

    而江果回到家的时候,江达明和郭梅还站在自家院子门口担忧地张望着,江苹则是安静地坐在堂屋,见到江果打着电筒走回来,才放心了下来。

    “果子,你这怎么了?怎么身上到处都是土?”郭梅奇怪地问道,江果穿的是粉红色的睡裙,农村的泥土在裙子上特别扎眼。

    “没……没事!”江果一想到刚才聂飞的手在自己下面动作,而自己一下子还感觉很舒服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绯红了。“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我先去洗洗。”说罢,这妮子就跑进灶房烧水。

    “哎,也不知道她跑去找聂飞干啥!”江达明叹口气,“难道聂飞还能要一个……”江达明本来想说过婚嫂的,不过又想着那是自己的大女儿,再加上老伴瞪了自己一眼,才忍住没说。

    “姐,你觉得聂飞咋样?”夜深的时候,两姐妹都躺在床上,江果背对着江苹轻声问道。“我今天去找聂飞,让他在你离婚后就跟你在一起!”

    “我知道你去找他肯定是说这事。”江苹叹口气,自己这个妹妹,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不过在这些事情上处理起来还是跟一个小孩子似的。

    聂飞年轻,连女朋友都没谈,怎么可能跟自己这个结过婚的女人在一起,况且,江苹知道自己心里并不喜欢聂飞,因为自己把他当成弟弟,所以白天他给自己擦眼泪才没有拒绝。

    “姐,我觉得聂飞不错!”江果一下子翻起身来对江苹说道,“你跟他在一起,肯定比跟那个郭振华好多了!”

    “行了,不要说了!”江苹笑着点了一下江果的脑门,“我倒是觉得聂飞跟你挺合适的,你这辣椒脾气,我估计也就聂飞能忍下来了。”

    “哼,我这辣椒脾气,喜欢的人多了去了!”江果脸蛋一红,一下子就想到了刚才那家伙的手在下面占便宜的事情,又躺下去说道。

    第二天一早,聂飞从床上爬起来就响起来头天在鱼塘那边钓了鱼的渔具都没收呢,下午被范春花给气得就直接回家了,聂飞连早饭都没吃就直奔鱼塘,好在昨天的家伙事都还在,乡下人这点规矩还是守的。

    回到家,聂长根就唠叨了一上午,无非就是让聂飞选择究竟是去拜师学泥水匠还是去外地打工,不过聂飞都不想去,就把自己想去申办一个微型企业的事情说了说。

    “有那么好的事?”聂长根显然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你真当国家的钱那么好拿的?”

    “你爱信不信!”聂飞也懒得跟聂长根争辩。“反正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你等着看吧!”

    “得,我就看你能不能成事!”聂长根总算是答应了,不过后面还是加了一句。“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你这什么补助款拿不到,你就得出去工作!”

    安抚好聂长根,聂飞吃了午饭就想起昨晚对江果用强的事情,所以聂飞就打算去江果家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这家伙摄手摄脚地跑到离江果家不到十米的一个垭口,发现江苹正在给江果这妮子洗头,聂飞才彻底放下心来,看来这妮子并没有跟他爸妈告状之类的,否则江达明两口子早就提着锄头上门了。

    聂飞放下心刚想离开,就发现不远处有一群人走了过来,港桥乡的这些村落都是相互通的,那群人来的方向应该是从临河村那边过来的。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村支书赖顺贵,还不时地带着笑脸一边走一边扭头对后面的人说着什么,聂飞就停下脚步,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值得让赖顺贵这么恭敬。

    等到那几个人走近了不到十米的地方,聂飞才看清楚了,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也可以说是老仇人,乡政府办的主任舒景华!

    后面跟着的是民政办的几个人,聂飞以前见过但不认识,聂飞就觉得没趣了,他被乡政府开除可以说是舒景华一手包办的,所以他就想转身走人。

    “聂飞!”赖顺贵也看到了聂飞,立刻喊道。“你以前不是在乡政府上班嘛!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政府办和民政办的舒主任,赶紧上来打声招呼!说不定以后你要办什么事情,人家舒主任还可以帮你的忙呢!”

    “没空!”聂飞都懒得理这家伙,转身就要走。

    “不通皮毛!”赖顺贵见聂飞不给自己面子,脸上就挂不住了,低声骂道。“活该你被乡政府开除!”

    “赖书记,我跟聂飞认识!”舒景华一副很大度的样子道。“都是以前的老同事了,如果可以的话,不如也让聂飞帮我当当向导如何?我们一起去其他几家申请低保的家里去考察考察!”

    “那敢情好!”赖顺贵听见舒景华叫自己赖书记,那是高兴得不得了,立刻迈开步子就去追已经走远的聂飞。

    “叫我陪他去转转?”聂飞一听就不高兴了,马匹的,你不过就是个主任罢了,下个乡的架子比乡长还大,还要指定老子陪同,要是以前,聂飞还会答应,现在他都不再乡政府干了,我管你是谁。“我没空!”

    “聂飞,这次你必须得陪着舒主任走一趟!”赖顺贵自来熟似的把手就搭在了聂飞的肩膀。

    “村里几家条件差的在申请低保,你也知道,村里村长书记我一肩挑,看着群众生活困难我责任重大啊!这次舒主任下来考察,我花了老大力气才请他下来的,难道你就忍心张婆婆他们一个月连个保障都没有?”赖顺贵显得语重心长的样子道。

    东合村原本有个村长,但因为这点工资低,所以常年都在外地打工,赖顺贵顺带就把村长的职责一起挑了起来,那个村长倒也爽快,每个月发的工资都分赖顺贵一半。

    “真是屁事多!”聂飞心中骂道,虽然他极不愿意陪着舒景华到处转,但一想确实张婆婆那几个老人生活很困难,就当是做善事了。“顺贵叔,我可是看在张婆婆他们的面子上啊!”

    “得啦,知道你积德!”赖顺贵拉着聂飞的肩膀就走了过去笑呵呵地看着舒景华。

    “聂飞,好久不见!”舒景华脸上带着笑容,显得很客气,不过下一句话就让聂飞心中不爽了。“看看,像你这样的农包,还是农村适合你!瞧你这装扮,多接地气!”

    “真是屁事多!”聂飞心中骂道,虽然他极不愿意陪着舒景华到处转,但一想确实张婆婆那几个老人生活很困难,就当是做善事了。“顺贵叔,我可是看在张婆婆他们的面子上啊!”

    “的啦,知道你积德!”赖顺贵拉着聂飞的肩膀就走了过去笑呵呵地看着舒景华。

    “聂飞,好久不见!”舒景华脸上带着笑容,显得很客气,不过下一句话就让聂飞心中不爽了。“看看,像你这样的农包,还是农村适合你!瞧你这装扮,多接地气!”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