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77章 司马昭之心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聂飞到靠山村来找朱朝洪商议却不见人,现在这老家伙却跟着舒景华的屁股后头转,聂飞就心道看来舒景华无时无刻不是在关注着自己的动向。

    想要了解聂飞的动向太简单了,站在办公楼上随时观察,就能看见聂飞走上去靠山村的小路。

    “郭主任!欢迎欢迎!”聂飞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堆起笑脸就迎了上去,老远就伸出了双手,郭奇兵跟他也算是老熟人了,况且聂飞一直很有眼色,所以郭奇兵也很热情。

    “小聂你不要有什么想法,今天是上面下来例行检查!”郭奇兵向聂飞使了个眼色,将后面的人也做了个介绍,工商局那边领头的是企业注册登记科的科长马明强,后面三个人都是登记科的科员。

    聂飞急忙又跟马明强和几个下属寒暄了一阵子,心道不好,今天来得太匆忙,忘记在乡里买几包好烟拿过来,总不能让这些人空着手来吧?

    “聂飞!”罗伊此时快速地走了上来,手里还提着小坤包,脸上还带着一脸责怪的表情。“今天领导下来检查,你看你跑那么急,东西都忘记带了!”说罢,罗伊便从小坤包里摸出五包硬中华来。

    “是是是!”聂飞眼神一亮,看向罗伊的眼神便充满了感激之色,今天这事还多亏了罗伊,否则自己就要失礼了,虽然郭奇兵跟自己关系还算不错,但礼数还是要走到的,聂飞赶紧又把烟结果去给众人散了。

    “李总,欢迎李总大驾光临啊!”聂飞在安排好郭奇兵这边后又急忙带着笑脸朝李发伦迎去,好在李发伦有陈欣欣陪同,并没有怠慢到对方,聂飞又给李发伦散了烟。

    “没事没事!”李发伦很大度地摆摆手,陈欣欣正一脸娇笑地搂着他的手臂呢,两只大白兔就在李发伦的手臂上蹭啊蹭的,他巴不得聂飞现在不要来打扰呢。

    聂飞一见这情形,眼神就不着痕迹地朝陈欣欣瞪了一眼,李发伦那一脸淫荡的表情就让聂飞心里很不舒服,因为陈欣欣喜欢的可是自己,而且两人连床单都滚过了。

    当然这滚床单并没有打球入洞,但好歹也是自己碰过的女人,现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搂着其他男人的手臂,聂飞心里怎么会顺气?

    陈欣欣自然也看到了聂飞的眼神,虽然聂飞很生气,但陈欣欣的心里却很高兴,不过她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高兴的神色,而是挑衅似的朝聂飞白了一眼,撅了撅嘴,聂飞这将眼神给收回去。

    再往后,就是张宝林了和苏黎了,舒景华夹着公文包站在两人的身后,朱朝洪一副恭敬的模样站在舒景华身边。

    “这不是舒主任吗?”聂飞说话的腔调就带点阴阳怪气了,他现在可不会给舒景华好脸色。“舒主任也能下农村基层来,真是难得难得啊!”

    舒景华鼻孔里冷哼一声,没有搭理聂飞,聂飞的话纯粹就是挤兑舒景华的,平时舒景华最看不起的就是农民,现在还要往村里钻,那不是难得是什么?

    聂飞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现在陪郭奇兵他们考察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聂飞又赶紧走上前。

    “郭主任,咱们带马科长四处转转吧!”聂飞带着笑脸道,也主动地走在了前面,相当于是一个领路人,也顺便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

    “咱们飞苹农业合作社现在一共就这几个山头,果树栽种情况也还行,李子树有三百多棵。”聂飞走在前面侃侃而谈,地里锄草的那些村民时不时地抬头看看,这些人的派头一看都是从县里下来的干部。

    “长根,你儿子出息啊,能把这么多人物都给请过来!”一个村民赞叹道。

    “可不是,当初被乡里开除的时候,赖顺贵那话说的哟……现在聂飞不但回了乡里。还能搞这么大片果园子,的确出息!”一群村民纷纷赞叹,聂长根也觉得脸上特别有面子,放下手里的锄头又散了一圈烟。

    “除了这个坡头栽种了三百棵李子树外,那边几个坡头分别栽种了桃树、桔子树、枇杷树还有樱桃树等等。”聂飞侃侃继续侃侃而谈,眼神又朝后面看了看。

    陈欣欣像一个女朋友似的挽着李发伦的手臂反倒落在了最后面,两人像欣赏景色一般地漫步在果树林中,惹得聂飞心里一阵不舒服。

    反倒是舒景华和苏黎已经走到了马明强一行人的后面,好像也对这果园子感兴趣,时不时地还带着戏谑的眼神看了看聂飞。

    “狗日的,老子就知道你想看老子笑话!”聂飞愤愤地想到,舒景华这人是能不下基层就绝不下基层,今天上赶着撵过来,平时看见苏黎铁定会黏在苏黎的身边,今天连苏黎都不管不顾了,这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果园子挺不错的!”郭奇兵扭头跟马明强介绍道,“你看看,刚从村里接手过来没多久,雇了工人搞得热火朝天!”

    “不错!”马明强的脸上也是赞赏之色,“刚才咱们碰到的就是客户吧?所谓兵马未动娘草先行,刚刚接手果园子就能拉来客户,小聂这人,我看行!”

    舒景华见郭奇兵和马明强都如此称赞聂飞,心里就不舒服了,朝着朱朝洪使了好几个眼色。

    舒景华为了整聂飞也算是够上心了,抓张宝林把柄那天,舒景华可是把车开进一个看不见的拐角处跟踪了好久,连烟都抽了大半包才算是抓到了张宝林的把柄套出聂飞的事情。

    抓到把柄后,舒景华便很快用匿名的方式往工商局那边投了举报材料,举报聂飞在未付承包金的情况下提供假合同骗取国家补助,光是这一条就足够把聂飞给搞死。

    骗补是可以提起诉讼的,说不准还得因此而坐牢,而且聂飞还是带有事业编制的人员,工作是肯定保不住的,他完全可以在乡政府的会议上拿这件事情来发难。

    为了这件事情,舒景华甚至还亲自给朱朝洪通了电话,让他在上面来考察的时候把这件事给捅出来,而条件就是把靠山村的低保费在下个月如期全部发出来。

    舒景华靠的就是朱朝洪来引爆这个点,在说话中“稍不注意”就把聂飞还没付承包金的事情给说出来,就算工商这边几个人再怎么想包庇,在场的这么多人,你还能包庇到哪里去。

    “对了,小聂,上次我们这边接到举报说你这个连承包金都没付,有没有那回事?”马明强在果园子里转了一会,便将这次下来的主要目的给说了出来。

    舒景华眉头一挑,心道看来不用朱朝洪去“稍不注意”说漏嘴了,现在人家都主动问起来了。

    聂飞就有些为难地看了张宝林一眼,发现这家伙压根就没看他,而是跟苏黎说话呢,聂飞心里就把张宝林给骂了个遍。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