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4章 后盾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古言的声音说得很严厉,她现在要挑起的就是这几个钉子户心中的仇恨,越仇恨越好,因为这几户钉子户越对投资商有意见,古言后面的计划就越容易实施。

    现在她要的就是这些钉子户的怒气,让这些钉子户干出出个的事情出来,既然你舒景华就利用这些钉子户来搞聂飞,那我为什么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且古言的方法比舒景华整聂飞的方法还要搞得厉害,要弄得舒景华里外不是人!

    “不答应就算了,反正你不答应的话,我们几家的房子是不会拆的!”李老五看着古言冷哼一声道,“咱们走着瞧,我就算就住农村我也不让你们得了好!”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古言冷冷地说了一声。“刘书记、张县长,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在这里我想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说罢,古言也不等刘坤民和张国忠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了,留下县里的一干领导大眼瞪小眼。

    刘坤民嘴角勾着笑意,把目光看向张国忠和马光严,现在李老五还在这里,虽然刘坤民不好说什么,但那笑意看起来就很明显了,这就是你们提上来的人干的事情。

    张国忠便将目光看向了舒景华,今天这事情是舒景华全程在主导,现在却龟缩在一旁不肯出来了,真是关键的时刻顶不上了。

    “走着瞧!”李老五冷哼一声。“既然县政府都不管了,那还不由得老子来闹,不答应我的要求,我看你这花海怎么建!”说罢,李老五也不管这群领导们,跟他四个跟班打了个招呼就往乡里去喝酒了。

    “刘书记,让您看笑话了!”彭正盛走上去低声说道,彭正盛也是个焉坏焉坏的人物,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话,彭正盛这是要找个开头来让刘坤民对着某些人开炮啊!“咱们港桥乡的民风彪悍,让您看笑话了。”

    “没错,我是看笑话了!”刘坤民冷哼一声,“看你们整个港桥乡政府的笑话!一个主管花海建设的官员,愣是让一个村民将一干县领导堵在路上这么久,你们港桥乡是怎么办事的?办事的领导干部就这点水平?现在连投资商都给气走了,纯粹就是一个办公室主任的水平!”

    刘坤民这话说得让舒景华脸上的肌肉都抽了抽,这真的是活脱脱的打脸啊,乡政府的这些人都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舒景华,刘坤民这句话说得已经是相当严重了。

    花海现在是谁负责?今天这件事情是谁在主导,那都是舒景华!结果负责的事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刘坤民那句纯粹就是一个纯粹就是一个办公室主任的水平,说白了就是舒景华这点水平就只能干个办公室主任,当这个副乡长不够格!

    “刘书记,这个基层工作嘛,难免不出点纰漏。”马光严便上前为舒景华开脱了两句,毕竟舒景华是赵兴民暗中打电话拜托自己要照顾的人,刘坤民现在正在起头上,舒景华自然也不好上来说什么,而张国忠也是一脸的怨气,所以这个口只能是马光严来开了。

    “是啊,刘书记,工作中有错误,咱们慢慢改正嘛!”梁博文也开口道,舒景华是梁博文提名的人,他自然也要来说两句。

    “嗯,不错,光严同志和博文同志这句话我爱听,工作中有错误要慢慢改正!”刘坤民呵呵笑道,脸色也就由阴转晴了,对于刘坤民的这个举动,马光严和梁博文感觉到莫名其妙,心道难道自己的劝导真这么有用?

    “国忠同志,我看咱们就不用再进去了吧!”刘坤民对张国忠说道,“刚才聂飞同志都已经把桃花坞的情况给介绍了一下,我们就不再去了解了,我相信聂飞同志,他可是个办事靠谱的人啊!”

    舒景华脸上的肌肉又再次抽了抽,刘坤民今天不着痕迹地表扬聂飞已经表扬了好多次了啊!这个信号很不好,因为这就表示,刘坤民很看重聂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刘坤民也变成了聂飞的一个后台。

    这对聂飞今后在洪涯县的事业很重要,以前的聂飞说道后台,充其量就是彭正盛,对于彭正盛,舒景华并不担心,不过是个乡党委是书记罢了,但现在聂飞的后台变成了刘坤民,这就让舒景华开始有些如坐针毡了,这可是洪涯县的一把手啊!

    “行,县里的事情也挺多的,咱们就回去吧!”张国忠的兴致早已经被李老五那几个钉子户给消磨得一干二净,既然刘坤民提出来了,索性也就答应了,一行人又折返回到了乡里。

    “罗伊,我能跟你单独聊聊吗?”就在所有领导都上车之后,梁博文并没有上车,而是走到一直跟在人群中没有说话的罗伊跟前道。“就几分钟。”

    “好吧!”罗伊看了梁博文一眼,转身就往乡政府那边走过去,转身之际还不着痕迹地看了聂飞一眼。

    县里的领导们车子逐渐驶离,港桥乡的这群人送完领导后就各自回办公室了,聂飞也走在人群之中,不过在进大门口的时候,聂飞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罗伊和梁博文正在谈论些什么。

    但现在聂飞也不能留下来,那样梁博文有可能直接就发飙了,反正罗伊一直都在乡里,等晚上的时候找她问问也就清楚了。

    等到聂飞刚回了办公室不久,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古言打来的。

    “除了梁博文,县里的领导都走了吧?”古言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我估摸着刘书记和展现张今天心情都不好,至少舒景华办事不牢靠的形象在两人心里是扎根了。”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聂飞有些奇怪地问道,古言就算猜得再准总不至于连梁博文没走都猜到了吧?

    “我那群工人还在港桥乡呢!”古言狡黠地一笑,聂飞恍然大悟,现在这些工人就停留在这里做三通等前期的工作了。

    “我在想,你那个计划能行吗?”聂飞想了想道,有些担忧。“现在李老五那几家的气焰更加嚣张了,最后想让他们妥协,恐怕很难啊!”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