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4章 种子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从心底里讲,聂飞不是圣人,赖顺贵和范春花上次找上门来落井下石,要说聂飞心里一点气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聂飞却并不能把这些事情拿出来纠缠,因为在领导岗位上待得越久,聂飞就越明白,很多东西都必须得放下。

    “这件事情还需要顺贵叔你多做工作啊!”聂飞又继续道。“毕竟你再村里,村民也都信服你,虽然村支书不是属于行政编制,但也是我党在农村基层的干部,这个头,顺贵叔您得带啊!”

    “聂飞你真不在意上次的事情?”赖顺贵仿佛不相信似的又问了一句。

    “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顺贵叔,要说刚开始不介意那是假的,不过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咱们还得往前看不是?”聂飞就道,“这样吧,你看什么时候把村民给召集起来一下,我来给大家伙讲讲。”

    “现在靠山村的施工单位都进来了,等到花海建立起来,游客那肯定是很多的,到时候东合村这边本身就有绿色养鱼的天然优势,搞搞农家乐,卖卖活鱼,大家伙也能拿到一笔收入不是?”聂飞将大概的情况给说了一下。

    “行,我今天回去就跟村民们说一下,等召集起来开会之后我就给你去电话!”赖顺贵便不再有任何的疑虑,很干脆地答应了。

    跟聂飞约定好之后,聂飞便回家吃了顿午饭,刘惠还一个劲地责怪聂飞不把罗伊给带回来,引得聂长根一阵白眼,自从聂飞的果园子交给聂长根打理之后,聂家的土地就种得比较少了,现在果园子的果子已经下完了,所以聂长根都比较轻松,呆在家休息。

    吃完饭后,聂飞就回了乡里,当经过江苹的家的时候,聂飞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两眼,江家大门紧闭,挺聂长根说,江达明两口子觉得再村里待着没什么意思,江果在省城也混出了出息,介绍了一个工厂,让两口子去省城打工去了。

    刘惠吃饭的时候还在庆幸,当初怕聂飞找不到媳妇,她还动过让江苹跟聂飞在一起的心思呢,还好当时没有一时头脑发热真的去说这事,所以当聂飞经过江家的时候,心里有事一阵苦涩,不知道江苹在广东那边怎么样了。

    聂飞觉得自己跟江苹之间恐怕很那再走到一起了,中间穿插了一个江果,江苹本来就是逆来顺受为他人着想的性子,肯定不会跟自己的亲妹妹去抢同一个男人。

    回到乡里刚好上班,虽然花海项目牵扯了聂飞很大的精力,但实际上聂飞更加重要的工作,还是分管的那些农林渔牧的工作,农技站、林业站、防疫站等等部门聂飞都要花精力去跟进。

    农村工作就是更好的因地制宜让农民结合农业发家致富,所以聂飞更多的还是要和他所分管的各个部门的头头们去商议村民来年的栽种情况。

    所以聂飞刚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农技站林广平就来敲聂飞的门了。

    “林你有事?”聂飞见林广平手里拿着一些彩印的资料便问道,林广平一般不来他的办公室,来找聂飞就肯定是有事。

    “聂乡长,我来跟你商议一下明年的春耕情况。”林广平将那些彩印资料放在聂飞的桌上,“县农业局今年下发了通知,想把聚优二号进行大范围,咱们乡里该怎么办?是帮这些农民代为采购还是?”

    “采购还是要让民众自愿!”聂飞想了想便道,今年在大漠、梭罗和梁桥三个村子种植的新型水稻就是聚优二号,是作为试点来种植的,而且今年这些村民的产量提高了百分之二十,所以县农业局就想着要开始在全县大面积。

    现在不比以前,吃大锅饭的年代种子全部都是由乡里集体采购,然后村民到乡里的农技站购买,新品稻种比较容易,不过现在都是农民自己去种子公司购买稻种,对于这些事情,聂飞可不想用乡政府的名义去。

    现在很多种子公司都是关系户,而这种关乎农民一年收益的大事聂飞并不想去参与,要知道如果乡政府鼓励村民去买某家公司的产品,最后弄了个产量不高更甚者颗粒无收的情况,那可是要出大麻烦的。

    而对于种子试点则是没什么关系的,毕竟是试点,大家伙都不敢乱来,而且哪怕出了问题也有县里的财政补贴,对村民的影响不大。

    “聂乡长,这聚优二号是农业局葛局长在洪涯县拿的代理,咱们这……”林广平就稍微提点了一声。

    “就是张县长的儿子我也不认!”聂飞眼皮一搭便看了林广平一眼。“到时候万一出了问题,这件事是你负责还我负责?现在都是资本市场,提倡自由买卖,村民想买什么种子那是村民的事情,乡政府一律不做任何动员工作!”

    “那行吧!”林广平便只好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这些宣传彩页他也就直接拿走了,聂飞既然都直接拒绝了,肯定对这些东西也不感兴趣。

    “马主任,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聂飞在林广平走了一会后,便通过内线电话将马晓燕叫到了办公室。

    “聂乡长您找我啊?”马晓燕扭着腰肢就走了进来,顺手便将门给关上了。“您请吩咐!”

    “你立刻出个通知,乡政府人员不得向全乡农民推荐稻种,一切稻种采购由村民自行选择购买!”聂飞直接把马晓燕的妖娆给无视了,现在这件事必须得先做了。

    聂飞始终觉得这件事情不做的话,心里有些百爪挠心,林广平不会无缘无故地跑来说这件事情。虽然农技站是负责农村的农业工作,但现在农技站的工作是给农民提供技术服务,而不是利用农民帮谁做生意。

    “行,那我先去安排!”马晓燕见聂飞一脸严肃,就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戏了,也就在扭捏,赶紧忙活去了。

    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林广平刚从办公室走出来,就看到办公楼大厅的那张张贴栏上出的通知,一字一句念完之后,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