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09章 对抗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素养?什么叫素养?”聂飞就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本身在回来的路上,他心里就是十分愤怒的,在水务局呆得越久,他就越发现这群人办事情简直一塌糊涂,只顾着想要弄更好的东西,却把以前那些本应该维护的东西丢在一边,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

    众人一看,聂飞这一副怒气匆匆的样子,心道今天看来又有一场争斗啊!不过这大雨天的,聂飞这是跑哪里去了?搞得这么狼狈。

    “因为葫芦水库溢洪道的堵塞,宁安乡的村民的家都快被水给淹了,局里到底管不管了?”聂飞就对着甄友伟说道,“我刚才去葫芦水库看了一下,土坝下已经快被淹成一片湖泊了,乡里提供的抽水设备现在根本就不起作用,咱们水务局负责乡里所有的水利设施的安全运行,甄局,这件事我问问你怎么处理?”

    众人就看向了甄友伟,今天聂飞这么闯进会议室来,相当于已经把两个人的矛盾给挑明了,而且是白热化了啊,看来这局里还真是够热闹了,新来的副局长不到三个月,就已经闹出这么多幺蛾子了,现在正是搞成了一二把手对立的情况。

    “聂飞同志,你要注意你的态度!”陈元林是甄友伟的人,自然要站起来帮他说话了,“麻烦你在发火之前搞搞清楚状况,葫芦水库是交给宁安乡托管的,而且既然是整个水库都交给他们托管,作为配套设施的溢洪道,那自然也是由宁安乡管理了,你以为咱们每年付给宁安乡那一笔托管费是干嘛用的?”

    “甄局,难道就因为交给宁安乡托管,咱们局就不管了吗?”聂飞丝毫不管陈元林的话,直挺挺地盯着甄友伟问道,今天他要的就是甄友伟的一个答复,因为现在宁安乡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

    “聂飞,你还有完没完了!”甄友伟现在已经气得快要浑身发抖,一巴掌就拍在了厚重的会议桌上。“你天天嘴巴里念叨的就是葫芦水库,你说葫芦水库有决堤的危险,行!局里也派人做了检测了,这毕竟是咱们的工作,现在你又关心起下面的那些村民来了,你究竟还想干什么?你那么关心葫芦水库,干脆你就每天搬到那边办公算了!”

    “刚才陈局已经明确告诉你了,葫芦水库是交给宁安乡托管的,自然也包括了溢洪道等配套设施,如果你真想管这件事,你作为咱们水务局的副局长,也应该是让宁安乡担负起托管的职责来,我就奇了怪了,聂飞同志,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的?”

    “在局里拿了五十万去搞扶贫也就算了,毕竟那是县里下的政策,现在咱们给宁安乡付过钱,你还让局里去办这件事,哪有这种道理的?”甄友伟气哄哄地说道。

    下面坐着的这些科室负责人就不住地点头,也都同意甄友伟的意见,这年头,不管哪个单位,只要是自己甩出去了的工作,有谁还会自己捡回来的?

    “聂局,这种事情咱们还是不要管了吧?”工程科科长邱光喜就说道。“这本来就是宁安乡的事情,咱们这次要是管了,以后他们就会得寸进尺,那如果都像这样,咱们托管给其他乡镇的一些水利设施,岂不是都要人人效仿了?”

    邱光喜的这话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大家都不住地点头,都觉得聂飞这闲事实在是管得太多了。

    “聂局,我们都知道您是一片好心,也知道您是个好干部,但是有些事情,本身就不是我们该去做的啊,您说咱们尸位素餐也好,不作为也罢,但好歹咱们是付过钱给宁安乡的吧,那群人拿了咱们的钱不干事,这算哪门子事啊!”邱光喜这时候便出来做和事老了。

    聂飞就环视了一眼会议室,发觉大家不住地点头,聂飞心里也就不由得摇头,再往会议室墙上挂的投影仪上看了一眼,一幅水库的效果越跃然于墙上,上面还有几个大字:洪涯县安家坝水库效果图。

    现在局里只要是跟安家坝水库能沾边的人,都巴不得这个水库大干快干,因为越施工到后米娜,大家捞的油水也就越多,雨露均沾。

    “甄局,作为你的副手,有句话我现在也再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聂飞最后不想再多说什么,冲着甄友伟道。“葫芦水库的事情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如果以后真发生了什么险情,板子可不是打在我聂某人身上的!”

    说罢聂飞环视了众人一眼就走出了会议室,径直走回了自己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把自己的闷气给喘了出去。

    自从进入体制以后,聂飞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跟自己的主管领导发生冲突,以前在港桥乡,不管是跟彭正盛还是郭平安聂飞都相处得很好,哪怕舒景华整自己,后来也是因为古言的插手才整治了舒景华。

    但以前跟现在不一样,港桥乡的扶贫,顶多就是时间问题,早扶贫与万扶贫,只要能够扶贫就可以了,可是葫芦水库跟港桥乡的情况大不一样啊。

    这些村民是实实在在受到灾害的,而且要赶紧排除这种灾害,那是刻不容缓,所以聂飞现在必须要赶紧想一个办法出来,虽然只有三户村民,但哪怕只有一户,也得解决啊,况且这大片大片的水田被淹,人家的春耕怎么办?眼看已经到了播撒谷种的时间了,现在水田这么淹着,难不成一年都要颗粒无收?

    在聂飞走后,甄友伟也没有了继续开会的心思,宣布了散会快步走出会议室,大家也鱼贯而出,反倒是兰桥宏,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望着甄友伟愤然离去的背影,一脸的笑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元林自然是跟在甄友伟的后面,两人坐在会客沙发上吞云吐雾。

    “娘希匹,这聂飞越来越目中无人了!”甄友伟骂了一句,“看来咱们要找个机会将聂飞给拿下!否则有他在,整个局里都会乱成一团糟!”

    “放心吧,那边也在卯足了劲打算找聂飞的麻烦呢!”陈元林便笑着道。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