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28章 斗嘴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张县长,梁局长!”聂飞走进去就打了个招呼,也不等两人开口便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实际上今天的调查都已经算是比较宽松了,在上午例会结束后没有立刻展开调查,说白了,甚至聂飞和曾林丽都可以在私底下窜供了。

    不过梁博文不在意,作为从警多年的老警察,他有把握让聂飞这次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任凭聂飞怎么串供,曾林丽作为跟聂飞亲密度非常高的人,证词可信度就会变得很低,相反,庄能伟的证词可信度却是相当的高!

    “聂飞同志,这次叫你来,主要是为了了解昨晚你出入娱乐场所的事情!”张国忠便讲了一句开场白。“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自己先讲讲!如果无从讲起,我们也可以询问,由你来作答!“

    “为了能让两位领导满意,还是你们询问我来作答吧!”聂飞笑了笑道,自己讲了说不定这两人还得再提问呢,太麻烦,还不如他们直接提问算了。

    “聂飞同志,昨晚你是否出入过水晶宫娱乐会所?”梁博文见聂飞如此光棍,也就不再掖着藏着了,索性直接问道,摊开笔记本,就准备在是上面写起来。

    “去过!”聂飞点点头,梁博文心中就是一喜,便开始在被笔记本上记上了一笔。“但是我要说明一点,我现在是水务局的扶贫对口办公室主任,港桥乡是我的扶贫对口单位,而我昨晚正是为港桥乡的扶贫项目杨柳道子肉制品加工厂接待客户去的!”

    “你的意思是为了工作?”梁博文便冷笑道。

    “那么聂飞同志你进去了之后做了什么呢?”张国忠看了梁博文一眼,心道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有些撑不住气了呢,这么容易动怒,以往的城府都去哪儿了。

    “给那个叫做庄能伟的人开了个包间,给他来了一个全套服务!”聂飞又回答道。

    “聂飞同志!”梁博文就立刻道,“你要搞搞清楚,你是人民和党的干部,怎么能做出这种资助别人嫖娼的事情来?你究竟想干什么?”

    “梁局长,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聂飞脸色一正就立刻道,“你可以说我进入娱乐场所,但请你不要冤枉我的党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资助别人嫖娼了?”

    “那你刚才还说请庄能伟做了一个全套?”梁博文依旧不甘示弱地说道。

    “没错啊!”聂飞点点头,“我是按照墙上的项目给他点的全套啊,包含了洗脚、精油开背、泰式按摩等等,据说精油开背和泰式按摩能够舒筋活血,对身体有非常大的益处,而洗脚的脚底按摩对人体的经络也有很大好处,难道这有错?”

    张国忠就看了聂飞一眼,心道这小子倒还是有几分本事,这种场合都能临危不乱,反倒梁博文这只老狐狸因为太想把聂飞给摁倒还小小地吃了个亏。

    人家聂飞说得也没错,在他看来,全套本来就是这些,也很正常,有谁见过哪家洗浴中心直接在大堂的价目表上写上什么双飞多少价格、单飞多少价格的?除非是这家娱乐场所自己作死。

    聂飞大可以说自己就是给庄能伟点的正规的,至于庄能伟为什么在嫖娼,那你应该找庄能伟调查啊!

    “我就不信你聂飞同志真的不知道所谓的全套就单单是这些清汤寡水的服务!”梁博文就厉声道。“聂飞同志,这是县里在对你进行调查,希望你要重视起来!”

    “梁局长,我看是你脑子不清醒吧?我本来就只知道这些,难不成梁局长还知道所谓的全套是色情交易服务?”聂飞就冷笑道。“看来既然梁局长都知道,这水晶宫还能做这些交易,梁局长,你这是在包庇啊!我要求县里对梁局长展开调查!”

    张国忠就看了梁博文一眼,心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张国忠为什么放任梁博文走中间路线?如果他要争取的话,早就去把梁博文争取到自己这边来了,之所以迟迟不下手,就是因为梁博文这人是老油条了,背后的关系太复杂,如果争取过来,容易误伤自己。

    否则作为一个堂堂手握暴力机关的一局之长,张国忠会无动于衷?

    聂飞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既然你梁博文清楚这里面的道道,那就请你先发挥你公安机关的作用吧,既然你知道有人在组织这些交易活动,作为公安机关,你就有责任必须将这个点给打掉。

    可是他梁博文真敢去把水晶宫给打掉吗?曾经多少贪官是栽倒在哪里?就是官商勾结,拔出一颗萝卜,带出一大堆泥!只要梁博文敢去把水晶宫给拔掉,他梁博文的位置绝对岌岌可危!

    “水晶宫里监控缺失,聂飞同志你在里面做过些什么呢?”张国忠就看了聂飞一眼问道,现在不是针对梁博文的时候,他作为一县之长是要从全局考虑的,哪怕梁博文是颗毒瘤,现在也不能动他!因为时机未到。

    “因为庄能伟去享受去了,我就跟曾林丽找了个包间休息,但我们都等得不耐烦了,索性就从他们的后门走了。”聂飞便又道,这也就相当于诠释了为什么联网的监控只看见聂飞和曾林丽进去却不见出来的原因。

    “你们为什么不走正门?”梁博文便问道。“难道你的车不要了?”

    “本来我们打算去逛街的啊!”聂飞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出去逛逛然后再回来接庄能伟,不过后来很晚了庄能伟都没给我们来电话,再加上会所经理说过,全套的话是给客户提供过夜设施的,我们就以为庄能伟在那里住下了,正好我们也逛到住处附近,索性就回去休息了!”

    “聂飞同志,希望你今天说的都是实话,不要企图蒙骗组织!”梁博文声色俱厉地说道。“根据装庄能伟的证词,他交代你在里面也是有过嫖娼行为!你不要以为会所里监控录像缺失几態把自己给洗得干干净净!”梁博文一拍桌子,局长的气势一览无遗。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