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63章 平安无事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第五更

    ”没事,转了就转了吧!”甄友伟的声调突然就降了下来,“估计这三十几万也够他办事的了,不过等聂飞回来之后你要跟他对对账,让他把没花掉的钱全部交回到水资源公司的账户上!”

    “是,我明白了。”兰桥宏便道,见甄友伟没有其他事情就挂了电话,又躺进了办公椅里,心道甄友伟这次还真是搬石头砸脚,摊上了县里下的硬性通知,这种去省城送礼的事情,还怎么对账?难不成你给别人送了礼,还能指望别人给你开一张发票收据。

    不过兰桥宏倒是佩服聂飞,这家伙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还真他娘的能算得上是大手笔,雷厉风行啊,难怪刘坤民如此重视这家伙,在县里几上几下也还都活得好好的,有意思啊!

    聂飞和邵波在省城找了一家商场,买了一些上等的礼品,还跑去银行专门办了一张开,把钱给存了进去,一切都行使妥当以后,邵波就给高传民打了电话,确认了以后就直接赶往路设院门口,接上高传民直奔饭店而去。

    “邵波,你们怎么又想争取高速路出口啊?”饭桌上,高传民脸上就露出为难之色,“上次的事情你不是不知道,沈严谨把路线往港桥乡靠,那闹出了多大的事情?高速路集团一个副总被撂翻了,沈严谨通报批评还被开除咱们路设院的领导都差点受处分,在港桥乡开口子几乎不可能的啊!”

    “不!不是几乎不可能,是根本不可能!”高传民又说道,“港桥乡的出口,是被省里的大领导给否定的,你想想,谁敢在这上面去搞动作!”

    聂飞就知道高传民这是有顾虑,虽然他不是体制中人,但沈严谨的前车之鉴还是很警醒的,他是一个专攻技术方面的人才,最怕的就是通报批评,那可是相当于在整个东江省的行业里把自己的丑事给公布出来,试问,哪个设计院还敢聘请自己呢?

    “高叔叔,您想想办法,我爸说过两天等他空了,可要亲自过来拜访您呢,您看咱们两个小年轻跑这一趟也不容易啊!”邵波就笑着道,从聂飞手里拿过那张银行卡就往高传民口袋里塞。

    “邵波,不是高叔不帮你,而是这根本就没办法帮忙,谁能把省里大老板给搞定?”高传民就急忙推开了邵波手里的那张银行卡。“凭我跟你爸的关系,你买这些礼物过来那都是见外了,但凡有一点机会,我肯定都是要帮你的,只是这次真不行啊!”

    邵波见高传民如此坚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总不能强人所难地把银行卡往人家兜里揣吧?邵波就看了聂飞一眼,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容后再想办法,聂飞也懂,点点头表示同意。

    几人吃完饭将高传民送回家,或许是因为没帮上忙的缘故,这次高传民连礼都没收,跟两人打了招呼直接下车回家。

    “怎么办?”邵波就苦笑道,“高传民这是被沈严谨的前车之鉴给吓到了,他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开半点玩笑。”

    “咱们回酒店再想想办法吧!”聂飞便道,邵波刚要发动车子,聂飞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邵东海打来的。

    “聂飞,事情都还顺利吧?”邵东海问道,声音有些低沉,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聂飞去省里争取高速路口的事情让邵东海有些不理解,明明在省里有过硬的关系不利用,偏偏要走程序,不过他也聪明,也能猜到一些,估计这是聂飞在给自己积累政治资本呢。

    那些二代子弟想要办事,直接就是一个电话就基本上能搞定,但这哪里能显现出来他的本事,所以邵东海压根就不担心这次聂飞不会争取到路口,在他眼里,聂飞这是在走程序呢,既然省里的大老板都亲自否定了出口而聂飞还要去争取,那就表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变通的法子,到时候聂飞把法子一提出来,省里十有八九就会批下来,到时候聂飞可就是一个红人了。

    “现在还不是很顺利,我和邵哥打算再想想办法。”聂飞便笑着道。“邵叔您有事?”

    “有件事情要通知你一下,梁博文的调查结果出来了。”邵东海低沉道,聂飞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好。“海原市做的报告,梁博文对治安队伪造证据的事情并不知情,这件事完全是由治安队队长陈正友一手策划的。”

    “不可能!”聂飞一听就立刻说道,“我跟陈正友无冤无仇,他如果没有受人指使,不可能陷害我!”

    “话是这么说,不过陈正友在今天因为顶受不住调查组施加的压力,已经交代了,随着洪涯县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开发区准备筹建,所以县公安局要增设一个副局长,而陈正友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听闻梁博文和你有间隙,所以就捏造了这一证据,想要讨好梁博文,从而能够提拔到副局长的位子上。”邵东海就介绍道,这个结果也是他没想到的。

    不光是邵东海没想到,就连聂飞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目瞪口呆,原本他以为异地调警把梁博文给隔离起来,防止他们串供,这次梁博文就必倒无疑的,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聂飞,今后你在县里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小心谨慎,梁博文这次因为你栽了一个大跟头,而且弄得灰头土脸,以他的德行,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罢手!”邵东海便提醒道。

    梁博文这人心胸狭窄邵东海也是知道的,既然陈正友把一切罪名都给扛了下来,那梁博文基本上也就没事了,只要让他回到了原来的位子,那肯定会憋着劲地去找聂飞的麻烦。

    “好的,邵叔,谢谢您的提醒,麻烦您了!”聂飞便沉思道,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就挂了电话,给邵波也说了一下这件事,邵波也唏嘘不已,心道梁博文的运气也太好了。

    不过聂飞却是坐在副驾驶上思索,梁博文肯定是不能串供的,那他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让陈正友顶包的呢?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