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22章 市场调查

作品:《官路女人香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行了,你也别感慨了,我得回去了,今天过来就是办这事儿的。”聂飞定了定神又说道。“县里一大摊子事儿呢,赶紧把资料整理出来准备交接,再说一遍,等到了县里可别穿得这么花枝招展的,你还真想钻进我办公室里裙子一撩就把我那玩意给塞进去啊?”

    “好好好,我一定穿着正式!”马晓燕就眉开眼笑地站起来送出门的聂飞,聂飞也给罗伊解释了一下让马晓燕去水务局的原因,罗伊也没说什么,两天之后,县里对聂飞提名的批复下来了,马晓燕正式卸去港桥乡党政办主任职务,升任洪涯县水务局副局长,分管局机关工作,自此,整个水务局的领导班子,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团结的班子。

    因为这些人全部都是聂飞所提拔上来的,不管是最开始的黄涛还是后来的朱建华,又或者是马晓燕,至少聂飞不会担心他们在自己背后搞什么幺蛾子陷害自己。

    把局里的人事关系弄好了之后,聂飞就趁着晚上有时间,打电话叫上邵波出来逛街,这把邵波给弄了个莫名其妙。

    “你说咱们两个大老爷们肩并肩夜晚逛街,还是有些尴尬啊!”邵波一边抽烟一边笑道,他知道聂飞叫自己出来肯定是有事呢。

    “邵哥,你说如果遇到城管和商贩发生冲突,警察该怎么办呢?”聂飞边走就便问道,他就想知道这些年洪涯县的城管跟商贩也发生过不少冲突了,警察是怎么处理的。

    “这事情还这不好处理。”邵波就摇头道。“从原则上来说,法律的天平是往弱势群体偏的,举个例子,一个人哪怕违反交通法规被一辆遵守交通法规的车撞了,但车主仍要负次要责任,又或者说要负道义上的责任。”

    “双方的冲突也是一样,因为摊贩是百姓,所以法律上就会界定他们是弱势群体,咱们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基本上是要偏向摊贩的,这就是咱们跟城管的不同,可是这城管局又是兄弟单位,这也不好处理啊!而且这些摊贩也会耍浑,知道警察奈何不了他们,胆子就放大了,不管在哪里就敢摆摊设点,用一句诛心的话来评价他们,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邵波又接着说道。

    “这种事情最后就只能是他们扯皮,警方要么不管,如果有人报警了,那就只能出面调节,当然了,如果真是发生了流血事件的话,该是谁的责任那还是要追究责任的。”邵波就介绍道。“洪涯县现在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六七起城管与摊贩的斗殴事件,至于推搡之类的那就更多了。”

    “走,咱们吃点烧烤去!”两人走了一会,聂飞就看到人行道边上有烧烤摊子便对着邵波说道,也不管邵波答不答应聂飞便笑着走了过去。“老板,来十串腰子,再来二十串肉串还有四瓶啤酒!”

    “你这是要大补啊?”邵波就坐下笑道。“十个腰子你吃了今晚恐怕得找地方泻火了,放心,我不会来查的。”

    “其中有五串是给你的!”聂飞笑着道,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以往不管走到哪里这烧烤摊子那必定是人满为患,可今天这烧烤摊子居然就他和邵波两个顾客,人也太少了点,老板的速度到也快,二十几串烤串一会就给烤了上来,在一旁有一个冰柜,老板麻利地从里面提了四瓶啤酒出来。

    “老板,我看你这里也没人,你再提一瓶酒出来,我请你吃烤串!”聂飞就笑着拿了一张凳子往旁边一摆。“反正我们俩也吃不完这些,都吃完晚饭出来的呢,放心吧,不赖你账。”

    “行,反正没什么顾客,我就来凑个热闹。”那老板道,又从冰箱里提了一瓶酒。“我吃了你们的串,你们这酒钱就不付了,当我请你们的。”

    “那敢情好!”聂飞笑着道,“我记得烧烤摊子晚上那都是人山人海的啊,怎么你这家没什么顾客,不会是你烤串的手艺不好吧?”聂飞就问道,他其实这次就是出来摸排情况的,想要弄清楚洪涯县的整个市容情况。

    “嘿!不是我吹,你看看那块牌子!”那老板就拍了一把光着的肚子指了指摊子上悬挂了一块招牌,上面写着老胡烧烤,洪涯县烧烤十五年。“我老胡在洪涯县卖烧烤搞了十五年了,这手艺那是没得说了,现在是夏天,顾客本来就少,而且烧烤摊子这就是个火炉子,热啊,再加上现在卖烧烤的多了,竞争大了,想再像以前那样顾客满门那就难了。”

    “你现在一天也能赚不少吧?干嘛没想着开个门面?”聂飞就问道。“弄个大空调,顾客吃起来也舒服啊。”

    “说实话,挣钱倒是能挣一些,一个月能挣个一万一二。”老胡嘿嘿笑了两声。“但是租不起店面啊!穷啊!而且也不想租店面。”

    “你这太贪心了,一个月一万一二都还租不起叫穷?”聂飞就笑着把头转向洪辰。“这让咱们一个月薪水三千来块钱的人情何以堪啊?”

    “可不是!”洪辰笑着点头道。“你租个店面,弄个空调,晚上客人一多,那生意不就来了嘛?”

    “顾客多了,那我的电费还多了呢!”老胡摆摆手。“账本子不是你们这么算的,咱们这烧烤摊子那就得在当街的地方,可当街的店面咱们租不起啊,最起码都是一年三四万以上,靠近步行街那边得八万到十万不等。”

    “再说了,弄个空调起码得大马力的,那又得好几千,再加上每个月电费,我光是这板板费我每个月就得交出去四千多,那我干啥租店面啊?推个车出来找个地儿就这么一摆,反正国家的底盘又不收租金!”老胡就笑着道,摸出烟盒来给两人散了。“再说了,我房子还交着按揭款呢,这四千块够我交两个月的按揭了,一年算下来,四万多那就是两年的按揭款,你说我亏不亏?”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