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作品正文卷95、你有种就开枪

作品:《宁远孟甜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我正做琢磨这个傻逼打算怎么做时,他忽然抡起了改锥,一下子戳在车窗玻璃的下角,整块车窗玻璃一下子如同蛛网一样碎裂了开来。那根本不是一把改锥,更像一根铁钎子,整个铁钎的头都磨尖了,扎在人身上一下就是一个血洞,这玩意儿比刀子还可怕!

    林芊芊吓得尖声大叫,我心里骂了句脏话,就飞速发动了车子,能打方向盘。

    盘山公路很窄,勉强够两辆对面会车,碰到拐弯的地方,半边车轮子飞到悬崖外都是常事,在这种地方,操作空间很小。我想猛打个方向盘甩掉眼前的这两人,也不敢把油门加太多,就怕劲儿一猛,我自己飞了出去。

    车子掉了一个三十度的头,虽然动作不猛,可着实吓了那两人一跳。其中一个脸黑的像是张飞一样的家伙,直接往后面的路上一躺,堵死了我想调头开回去的念头。

    “来来来,你他妈的有种往我的身上压。妈的,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我烦躁得不行,一拳锤在方向盘上,车子喇叭顿时大叫了一声。好好的一辆车,窗户就这么报废了,短短两天,我就碰上两回劫道的了,这到底是什么狗屎运?我得罪哪路神仙了?

    我黑着脸,踩着刹车,把发动机拉得轰轰直响。

    “让开,要不然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这时我真的想豁出去了,妈的,这俩王八蛋,这是欺负我看起来好说话呢。来个真横的,看他们敢不敢这样!

    “你想开车压死我?你来啊,别怂啊。我告诉你,就你这孬样,我他妈的赌你不敢,乖乖地给了钱,带着你那小宝贝儿滚吧,学人装什么牛逼呢?你就是个孙子。”

    我眼睛里冒出火,牙根都快咬断了,脑袋里的一根线无声地断裂了。可能是这几天实在太憋气了,遇到的事儿一件比一件糟心,我又没办法发泄,现在一股脑儿地都涌了上来,就好像积了几十天洪水的大坝,终于到了极限,理智顿时一些千里。

    林芊芊也注意到我不对劲了,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按着我的手道:“宁远,你别乱来,真的会出人命的!”

    “他自找的。”我咬着牙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你别冲动,要是闹出了事儿,你坐牢了我怎么办?你也替我想一想。”

    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似的,理智回到了脑袋里。

    林芊芊吓得不轻,很紧张,我长叹一口气,把油门松了开,车子安静下来,林芊芊紧抓着我的手也松了开来:“你这个样子吓死我了。他们只是要钱,我们给他们钱就是了。你怎么了?有点儿不对劲,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我苦笑,拿脑袋撞了几下方向盘,直到撞疼了,感觉自己是真的冷静了,才道:“这两天出太多事儿了,让人给欺负烦了。你知道么,我小时候经常让人欺负,后来我发过誓,再也不让人欺负我了。这口恶气至今一直憋着。”

    林芊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知道,我就是欺负你的恶霸之一呗。”

    她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厚着脸皮撒娇道:“别生气了,以后有机会,我也让你欺负欺负。”

    “我欺负你干嘛啊。”

    我是真有点儿应付不过来她,她鬼点子太多了,有的时候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说出什么让人喷血的话。

    林芊芊压低了嗓音,舔了舔舌头说:“在床上让你欺负欺负呗……”

    我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脸上像是火烧一样躺,一直快红到脖子跟了。

    “还有人在看着呢,你老实点儿。”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要一头撞死了,这话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一个男人该说的,换成林芊芊说还差不多。

    可惜我从来没谈过恋爱,面对漂亮的女孩子,我恨不得把头埋到土里去,能直视就很不错了。面对林芊芊这样的老手,我真是一点儿招都没有。

    那黑脸见我熄了油门,麻溜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得逞似地,得意坏了。

    “你在车里等着我,别下来。”我对林芊芊说,“一会儿我下了车,你换到驾来,如果有什么事,你就开车先跑。”

    “你干嘛?不会要下车和他们肉搏吧。”

    我失声笑道:“我还没那么蠢。”

    林芊芊很不想让我下车,可也阻拦不住我。

    我脱了西装外套,把松松垮垮的领带也扯了下来,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备。让我就这么吃瘪赔钱,不可能,老子干的蠢事儿,到昨天为止就是最后一桩,以后一件都不会再有。

    “你小子挺有胆量的啊。给钱吧,你那些好看的照片儿发出去,肯定会把你的面子给毁了,我看你小子穿得人模狗样儿,不是个普通人儿吧,你们大人物一定最害怕这种事被传出去。”

    我皱着眉头问:“你们俩是专门在这儿劫道的,还是今天就碰上我倒霉了?”

    “问这个干吗?!”

    “我得弄清楚,今天是不是我特别倒霉。”

    “你小子,还挺有好奇心啊。”黑脸话比较多,阴笑着对我说,“我们哥俩是个组合,叫黑旋风。算你不赶巧,今天是我们俩开张第一单。算是专业劫道儿的,明天开始我俩就打算职业长干。可是你小子也确实够倒霉的了,不早不晚,偏偏赶上了这个时候。怎么样,死明白没有?”

    这俩人的二逼程度超过我的想象,两个不知死活的,还敢弄个组合,他以为这是要组合出道么?现在打黑很严重,阳县城这样的地方,有杨旭这颗盘根错节的老树扎着根,所以暂时还很乱,可这俩一没背景二没脑子的家伙,竟然敢拦路抢劫,恐怕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

    我越看,越觉得这俩人像是疯狂的时候里那个逗比小贼黑皮,要不是他手上那把改装过的改锥能致人死地,我都怀疑这俩家伙是过来说笑话的。

    “这儿离阳县不远,你们想混黑道,有没有探过阳县的水?你拿了我的钱,未必有这个命花。”我沉声道,一边说,我一边手伸进了裤兜里,摸到了裤兜里一直藏着的袖珍手枪,心里才有底多了。

    这是我来阳县前,王笙专门交给我的。

    国内禁枪,这个东西拿着是烫手的闪耀,所以我从来没有拿出来用过。但今天很巧,我带着准备防身用的,本来是拿来对付青龙帮的人的,谁知道青龙帮的人没出现,倒是出现了两个毛头小贼。

    黑脸这人更情绪话,不经话激,我这么一说,他立刻炸了起来。

    “你他妈的威胁我?老子今天就是把你杀了在这儿埋了,也没人能发现!”

    我往后退了一步,冷笑道:“你试试,我谅你没这个胆子。没名没辈的小子,装什么逼呢。”

    我是故意这样说激怒他的,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几句话好像扎在了他的心上似的,他一下子就炸毛一样跳了起来,拎着改锥朝我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我拔出手枪,正对着他的脑袋。

    黑脸的脚步硬生生地卡住了,摆出一个很荒谬的姿势,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好像正要跟上来,可还没来得及落下来,就像跳舞一眼弯着举在半空。

    “枪……妈的,拿假的糊弄人?”

    虽然他嘴硬,可脸色已经白得像是纸一样了。刚才我就看出来了,这俩人,别看黑脸的话更多更凶,但出场白脸的那个才更沉得住气。如果我现在是用枪指着白脸,他绝对不会立刻妥协,说不定还能和我周旋几圈,我的枪里没有子弹,这玩意儿我没用过,怕走火,如果白脸激我开枪,我就露馅了。

    可这个黑脸不一样,他动不动就嗷嗷大叫,我看的出来,这就是个脓包。果不其然,我的枪距他脑袋还有五六米呢,他就害怕得快跪下了。

    我活动了一下颈椎,道:“要不要拿你的头试试?”

    白脸这时幽幽开口:“你不敢的。”

    我冲黑脸努努嘴,戏谑地问:“你哥们儿好像不在乎你的死活。”

    黑脸已经吓得有点儿结巴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跌份儿了,强撑着说:“你不敢开枪的。”

    我一咬牙做出要扣扳机的样子,其实这时候我心里也有点儿慌,如果这一扳机扣下去,他还没服软,我的枪不会想,那我的逼可就装爆了。

    “别别别别!试你妈逼啊,我这是人脑袋,能试么?你住手!”还好,就在这一瞬间,他抱着脑袋大叫着让我别开枪。

    我心里更是松了一口气,谁让我的枪没子弹呢。

    说实在的,我的心情没比这个黑脸男轻松到哪里去。

    “滚吧。”我恶狠狠地说道。

    黑脸男爬了起来,屁股尿流地逃窜,他跑了几步,才发现自己的哥们儿没有跟上来,就回头大喊:“快跑啊。”

    那个白脸男不但没跑,反而定在那儿,死死地看着我。我被他看的都发毛了,想揍他了。

    这时,他忽然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枪管子,狠狠地抵在他自己的额头上,冲我露出狰狞的笑容:“你开枪啊!你有种你开枪。”

    福利"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