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难受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凌亦琛吸了根烟,才转身打开车门上车。

    他将车一直开到了院门口,跟在她的后面下了车。

    夏末又走回了自己离开不过瞬间的小院,嗓子眼里忽然就反起胃感觉到了阵阵恶心,她扶着旁边的木头架子,开始干呕起来。

    没等凌亦琛伸出手呢,冯妈和小翠都急忙跑了过来,连扶着她拍背,又去忙着给她倒水的。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夏末连着喝了几口水,才把那股恶心劲压下去,她用手指擦了下眼角,轻声安慰道:“我没事,刚才感觉心里有点闷,就出去在路上走了走,让你们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您没事就好。”

    冯妈两人扶着她,想送她上楼,却被她拒绝了。

    “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我自己上楼就行。”夏末温和的看着她们,“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夫人今天说了,让我和小翠晚上陪着您睡,您现在月份重,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冯妈态度很坚决的扶着夏末,“从现在开始,您晚上身边也不能再离开人了。”

    “那从明天开始行不?”夏末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今天晚上我想先自己住。”

    冯妈有些迟疑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凌亦琛。

    “你们先下去吧!”凌亦琛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转过身来也看向了他,“晚上不用你们照顾。”

    冯妈和小翠如获特赦,立刻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夏末淡淡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就笨拙的走上了楼梯。

    她进了浴室,脱了衣服站在水龙头下面,让温热的水珠喷洒在她的身上,她的心里漫沿着无尽的悲伤。

    她的手掌抚在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上,不由的呜咽出声,“宝贝,对不起。”

    都是妈妈没用,不能好好的保护你,不能好好的陪你长大。

    她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曾在无数个夏夜做在自己床边,给自己赶蚊子;曾在大雪纷飞的夜晚,站在学校的门口等着自己放学;曾在自己生病的时候,背着自己走了一个多小时去医院……那不光是辛苦,更有着一个妈妈对孩子无尽的爱。

    可她却没有办法对她自己的孩子,奉献自己的这份爱,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哀!

    她哭了半天,才止住眼泪。

    她只能安慰自己,这个孩子呆在这里,天天佣人成群,根本就不可能让蚊虫咬到他,每天车接车送,还有自己的大夫,也许孩子并不在乎自己的爱呢?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骗不了自己,不管孩子在不在乎,她都在乎,而且还越来越在乎,可她再在乎也是徒劳……

    夏末慢腾腾的吹干头发穿着睡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凌亦琛竟然一直坐在床头,等着她呢。

    她看到他一愣,但接着就低着头,从另一边上了床,乖乖的侧身脸朝外的躺在被子里,她今天走了太多的路,现在感觉到又困又乏。

    刚才淋漓尽致的哭了一场以后,心里也不再那么烦躁了。

    被无视掉的凌亦琛,一直用眼角瞄着她呢。

    本来看着她肿的象桃子似的眼睛,还想着要问问她是怎么了呢,可是看着她这样的态度,他还问个屁呀?

    他有些气恼的看着她,真想把她拎起来,好好的问她,谁给她的胆子,让她竟然敢这样的无视他?

    可是他在后面眼睛都要瞪的抽筋了,女人不光头都没回,还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凌亦琛气的差点倒仰,但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决定,暂且放过她。

    他掀开被子,躺在了她的身边,手掌轻轻的摸在了她的肚子上,当感觉到肚子里孩子踢了他一脚以后,他整个人都不镇定了。

    他小心的掀起女人的睡袍,直接的摸在了她又光又亮又圆的肚皮上,小心的摸来摸去,想要再感受一次孩子的胎动,可是孩子却好象故意的似的,竟然一动也不动了。

    他的大手在四处乱摸和寻找胎动之中,不小心的就移到了肚子的上面,摸上了她身前的柔车欠。

    我的天,凌亦琛眼眸一深,差点没有惊叹出声。

    她不光肚子大了,怎么这里也变的比原来大了近一倍呢?

    她原来的尺寸,他握上去正好,不大不小,可现在一下子变的这么大,竟然让他一手都难以掌握。

    而白天去了趟医院,回来在院子里走了无数圈,晚上又跑出了小院那么远,回来再洗了一个小时的澡,夏末早就累的差点昏死过去。

    所以就算是被人掀起了她身上的被子,将她扒了个干净,她竟然都没有醒。

    凌亦琛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她现在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面前男人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他的大手摸上了她身前大的象是两个小盆似的浑园,还有中间那两粒紫红色的黑葡萄,他的心里涌起了阵阵的爱怜。

    这个女人的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呢!

    不管是谁花的钱,也不管花了多少钱,都改变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也是她。

    他低头带着虔诚和淡淡的,微不可闻的爱惜,亲上了她圆的发亮的肚皮,肚皮的下面有着一条条狰狞的血丝,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他轻轻的吻了下去,然后又吻了回来,慢慢往上,最后吻上了她浑园的边缘。

    “……别……”女人敏感的厉害,只是这样浅淡的几个吻,就让女人全身白皙如脂似玉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身子也酥软的象面条,虽嘴里说着拒绝的话,可纤纤玉手却已经抱上了他的脑袋。

    凌亦琛的心里不由的就笑了,她那又娇又媚的样子,真应该给她照下来,等到她再在自己面前摆出那付跟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时,拿给她看看。

    他嘴唇微微往上一移,就含住了那颗紫红色的黑葡萄,时轻时重的口允口及起来。

    “……别……难受……”夏末差点惊叫出声。

    睡梦中的夏末感觉自己的身里好象有一团火,四处的流窜着,却始终找不到出口,左冲右突的让她难耐的扭动起了身子。

    就算她跟块木头似的躺在那里,男人都已经动了情,更不要提她此时那谷欠拒还迎的模样了。

    男人血脉贲张的轻覆在她的身上,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她粉白的肌肤上,象一颗颗水晶般晶莹透明,他身体的某处就跟要炸裂了似的,让他实在是舍不得停下来,但又不敢真的要了她,他只能在她的身上狠狠的瞪着她,不停的玩弄着她的浑园,最后他看女人谷欠求不满的都红了眼圈,哭唧唧的也眯着美眸瞪着他,他才低咒了一声,把自己的手指伸入了那温热紧致的……

    FL"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