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凄厉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凌亦琛将陆宛秋扶住,就看向了夏末,她的样子实是太过骇人,下身的血渍,更是触目惊心。

    他张着嘴,却发不出来声音。

    颤抖的松开陆宛秋,他就要跑向那个女人,可陆宛秋却拉着他的袖子,顺着楼梯扶手就坐了下去,捂着肚子,白着脸,哭着叫道:“亦琛,亦琛,我的肚子……疼,我们的孩子……”

    凌亦琛肝胆俱裂的看着两个女人,眼里闪过一丝纠结,但最后牙一咬牙,还是抱起了陆宛秋,跑上了台阶,声音凄厉的喊道:“大夫——”

    夏末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还有那个女人从男人的肩膀上露出的得意的笑脸,她绝望的笑了。

    抬手摸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夏末流下了痛苦的眼泪,低不可闻的跟自己的孩子说道:“对不起!”

    眼睛一闭,她倒在了地上,彻底的晕了过去……

    得到陆宛秋回国的消息,紧随其后的陆宛如,略晚了一步赶到的医院。

    听到了楼上凌亦琛的的叫声,吓了她一跳,带着吴妈小跑着上了楼,在拐角处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夏末。

    “快叫大夫,快!”陆宛如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推着旁边傻掉了的吴妈。

    “哎!”吴妈打了个机灵,掉头就要往楼上跑,刚上了三个台阶,就看到凌亦琛从安全门那冲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大夫拿着担架。

    凌亦琛的眼睛里一片血红,几步就跳到了夏末的跟前,看也没看陆宛如,就把她推的坐到了一边的地上,伸手就要去抱地上的女人。

    “先生,还是让我们来吧!”一个年龄稍长的大夫伸手拦住了他,“小心给病人造成二次伤害。”

    凌亦琛忙听话的退到了一边,看着他们把女人抬到了担架上,又跟着急忙的跑上了楼,从头到尾,都没有看陆宛如一眼。

    “夫人。”吴妈绕过地上大片的血迹,走到了陆宛如的身边,扶着她的胳膊,颤声说道:“怎么办?”

    “先去看看!”陆宛如紧紧的握着吴妈的手,两人一起去了手术室。

    凌亦琛站在手术室外,双手插裤,目光炯炯的看着紧闭的铁门。

    陆宛如走到他跟前,问道:“怎么回事?她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

    凌亦琛看了眼她,抿着唇角没有吱声。

    陆宛如心里生了恼意,但看他那冷厉的样子,忍下了没再多说。

    “亦琛……”柔柔的声音从旁边的走廊里响起,弱不禁风的陆宛秋由两个小护士扶着,慢慢的走了过来,“姐——”

    陆宛如的瞳孔一缩,就冷冷的看向了她。

    “她……怎么样了?”陆宛秋连嘴唇都没有一丝的血色,梨花带雨的样子,我见犹怜,缓慢的走到了两人跟前,“我不是有意的……”

    “是你弄的?”陆宛如一听她的话,就激了,“你是故意的!”

    “不!”陆宛秋哭着摇着头,挣开两个护士,就拉住了陆宛如的胳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姐姐,你要相信我。”

    她的手才刚一搭上陆宛如胳膊,陆宛如就猛的挥了出去,陆宛秋一个踉跄倒向了一边,凌亦琛忙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

    “亦琛——”陆宛秋含泪欲滴的转身扑在了男人的怀里,“我真不是故意的。”

    凌亦琛一动未动。

    手术室的灯光忽然“嘀”的一声变暗,凌亦琛推开怀里的陆宛秋,就急步走向了手术室门口。

    陆宛如和吴妈也忙跟在了他的身后,陆宛秋在身后撇了下嘴角,瞪了眼旁边的小护士,也跟着虚弱的走上前去。

    “是个男孩。”一个小护士抱着孩子先一步进了出来。

    凌亦琛和陆宛如一起看向了孩子,黑亮的头发长过耳朵,小脸粉扑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直转,凌亦琛看着心里不由的一颤。

    “大人怎么样了?”凌亦琛沉声问道。

    陆宛如犹豫了一下,小心的伸手把孩子接到了怀里,吴妈小心的在旁边护着。

    “大人失血过多,但没有生命危险,还得再过一会儿才能出来。”小护士看向陆宛如,“孩子早产,需要送到加护病房!”

    “好,好。”陆宛如浅笑着,跟凌亦琛说道:“我和吴妈先送孩子回去。”

    凌亦琛的眼睛又看了两眼孩子,才点了点头,“让人小心点照顾着。”

    “嗯,我知道,你在这里再等会她。”陆宛如满脸难掩欢喜的抱着孩子,跟吴妈一起走了。

    凌亦琛看了眼不远处的陆宛秋,眉头轻皱了一下,道:“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亦琛……”陆宛秋委委屈屈的站在那,软软的叫着。

    “回去吧……”凌亦琛话说了一半,看见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忙迎了上去。

    夏末脸白如纸的躺在那,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

    凌亦琛抬手捂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好象被人紧紧的抓住了,他竟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心疼。

    他现在好象还能清晰的想起她躺在血泊里的样子,他伸手把她脸上沾着的一捋头发拢到了耳后,才问着紧跟着出来的大夫,“她怎么样了?”

    “病人做了剖腹手术,加上失血过多,需要静养……”凌亦琛认真的听着大夫的交待,一直跟着病床将人送回的病房。

    陆宛秋站在旁边发现凌亦琛的眼睛一直锁在那个女人身上,从自己的身边走过,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气的咬紧牙根,嘴里都有了铁锈的味道,才冷笑着让小护士扶着自己也回了病房。

    病房里的人都出去以后,凌亦琛就洗了个热毛巾,把女人手上的血渍都擦拭干净,然后又掀开被子,把她腿上的血渍也一一清理干净,每擦一下,他的心就更疼一分。

    直到把女人的身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他才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女人发呆。

    女人的眉眼非常精致,跟陶瓷的娃娃似的,他还能想起女人时而津鼻,时而瞪眼的生动表情,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房门轻轻的被推开,陆宛如轻轻的走了进来,看着坐在那发着呆的男人,轻声问道:“她还没有醒呢?”

    加我"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