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投怀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凌亦琛感觉到拉着的女人停了脚步不往前走了,他就笑着伸手一搂,就把她搂到了自己的身前,不顾她的挣扎,把她一直抱到了玻璃前,紧挨着玻璃。

    “这里是不是更美?”凌亦琛看着紧紧的闭着眼的女人,在她的耳边笑道:“你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很美?”

    “我不敢看。”夏末闭着眼一个转身,胳膊就碰到了玻璃,吓的她尖叫着扑到了男人的怀里,抱着他的劲腰,不抬头。

    男人欢快的笑着,双手扶着她的腰,别有目的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也不给女人反对的时间,就直接的伸进了她的月匈罩里,一手握住了一团柔软。

    夏末大惊,没等从他的怀里起来就伸手去推她,结果一推她就靠在了身后的玻璃上,吓的她忙又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的笑更得意了,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肆无忌惮,或轻或重的扌柔捏着,特别是最前方的那朵红梅,他只扌莫了几下,就在他的掌中慢慢变石更……

    “我想你了。”他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侧头轻轻的含住了她的耳垂,动情的说着,“很想很想。”

    敏感的不象话的夏末,觉得自己的脑晕乎乎的,身子软绵绵的,只被动的搂着他的脖子,也不知道听没听清他的话,轻声的“嗯”一声。

    “给我,好吗?”凌亦琛一只手顺着她的裤腰伸进了她的裤子里,一只手还在她的月匈罩里,但却很君子的问着:“夏末,给我,可以吗?”

    当感觉到身体进了异物时,夏末一下子就低叫出声。

    凌亦琛扌莫到她的湿意时,就已经不准备再忍了,现在又听到了她的这声似答非答的“嗯”,他更不想再忍了。

    他抱着她,一起倒在了床上,几下子就把自己和她都扒了个米青光,接着就轻轻的覆在了她的身上。

    在她的身上四处的点着火,从上到下都亲口勿了一遍,最后停在了她肚子上的一处细长的疤痕上。

    他的心里一滞,医生说过她是剖腹产。

    细密的吻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在那条疤痕上,带着无尽的怜惜。

    当他进入到她的身亻本里时,那熟悉而美好的感觉让他不由的轻叹出声……

    一室的旖旎一宿都不曾停歇,直到东方泛白,男人才放过身下的女人,搂着她,钻到了被子里。

    凌亦琛躺下没有多长时间,他的手机就响了,他忙起身拿着电话去了卫生间。

    “亦琛,你不是说这几天来看我和孩子吗?”电话是陆宛秋打来的,“人家等了你一宿呢。”

    凌亦琛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宛秋,我说过,我去你那里不合适。”

    “亦琛,我要求的不多,只要你能偶尔来看看我们娘俩都不行吗?”陆宛秋的声音里立刻就有了哭意,“让孩子知道他也有爸爸就行……”“这几天公司有事,等过几天忙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凌亦琛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当初自己求她别走,她高傲的想要追求梦想。

    当他想要放下她时,她却又回来了,说是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唯独不能没有他。

    看着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陆宛秋,他就觉得娶陆宛如是个错误,可是由于责任,他又没办法跟陆宛如离婚,所以对陆宛秋的追求,他除了觉得对不起她以外,他都是回避的态度。

    至于跟陆宛秋生孩子,那更是非他所愿,他从来就没想过要跟陆宛秋上、床,可是他都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是怎么跟她就滚到了一张床上。

    虽然心中有怀疑,可是他又觉得陆宛秋犯不上那样作贱自己。

    但是在看到她把夏末“碰”下了楼梯,他就对她心生不满,特别是夏末失踪找不到以后,他对她就越来越不满,把心里找不到夏末的原因都怪罪到了她的身上。

    他一度曾认为夏末是在生自己的气,所以躲起来不愿意见自己呢。

    现在他忽然再见到了夏末,还在禁欲了一年多以后,跟她重温了旧情,心里对夏末自是又怜又爱,哪里还会再去见陆宛秋?

    可是现在有了孩子,陆宛秋又很低微的从不要求过多,弄的他很是无奈。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呀!”陆宛秋温柔的说道:“我们娘俩可还指着你养活呢,你可不要累坏了,人家该心疼了。”

    凌亦琛不由的打了个哆嗦,以前听了无比温馨的话,现在听来竟然感觉到了一阵恶寒。

    “我先挂了。”

    凌亦琛匆匆的挂断了电话,陆宛秋和她的孩子,现在成了烫手的山芋,弄的他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才好。

    这一年来光顾着找夏末,现在夏末找到了,陆宛秋的事情也该解决了,长此以往绝对是不行的。

    他用温水洗了毛巾,先回床上给女人擦拭了一番,才又回卫生间,将自己清洗了一番。

    看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就把手机设了闹钟,调成了震动,才又钻到了被子里弯着唇角抱住了小女人。

    被打扰了的女人,嘟着嘴跟小猪似的“哼唧”了两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凌亦琛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下,“傻样!”

    陆宛秋坐在别墅里,心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至从自己怀孕以后……不,应该是至从那个叫夏末的女人出事以后,凌亦琛就一次好脸色都没给自己。

    包括自己生孩子的时候,凌亦琛都没有表现出来象那个女人生孩子时那么紧张。

    她拨了电话出去,“昨天晚上先生回没回老宅?”

    “没有。”对面的女人声音细如蚊蚋的低声说道:“连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

    陆宛秋这才心里踏实了些,凌亦琛对自己不好,对家里的那个黄脸婆也不怎么的。

    她的眼珠子直转,得想个什么法子,能让凌家的那个黄脸婆主动离开呢?没了亲妈,又没了黄脸婆,家里的那个死小子,还不是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得好好的想想,跟她妈妈好好的沟通一下,只要她和她的孩子进了凌家,那她的孩子就是光明正大的凌家接班人,凌亦琛冷不冷淡,又有什么关系?

    快看"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