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心疼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喂?”凌亦琛的眼睛看着她,接起了电话。

    “亦琛,孩子又发烧了,啊——他开始抽搐了,亦琛——”电话的那头一阵零乱,接着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声,还有一些其他的声音就都传了过来。

    凌亦琛和夏末都变了脸色,夏末伸才就要去拉车门,“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快去医院吧。”

    凌亦琛一把拉住了她,让司机现在开车就去医院,“把我送去医院后,再让司机送你回去。”

    凌亦琛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夏末能感觉到他异常的紧张,她忙回握住了他的手,不太自然的安慰道:“孩子不会有事的。”

    他伸手把她的头摁在了自己的怀里。

    想到那个弱不禁风的孩子,他的心里阵阵的难受。

    那毕竟也是他的孩子,看着他那么小就那么遭罪,他的心里也跟着越来越疼。

    车子到了医院,凌亦琛下了车,就吩咐司机一定要把夏末送到公寓交给田妈。

    车子刚起步,夏末就回头看见他大步的跑上了医院的台阶,她转过了头,把车窗摁下了一点,看着浓浓的夜色,轻轻的叹了口气。

    看样子那个孩子好象真的病的挺厉害的。

    他应该也挺累的吧?

    这一夜凌亦琛都没有回公寓,田妈陪着夏末住在了公寓里。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凌亦琛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公寓。

    “伤还疼不疼了?”他的下巴上长满了胡茬,他先到沙发前看了看夏末的腿,“别沾水,别让它出汗。”

    “嗯,我知道了。”夏末伸手摸了下他的胡茬子,看着他的黑眼圈,心疼的说道:“昨天晚上没睡觉吗?都有黑眼圈了。”

    “孩子昨天晚上不太好,我先去冲了个澡。”一天一宿都没换衣服的凌亦琛都不敢太靠近跟瓷娃娃似的女人,“让田妈给我下碗面吧,我还没吃早饭呢。”

    “好的。”夏末看着他进了浴室,就忙让田妈把新买的刀削面拿出来,给他做了碗油泼面。

    凌亦琛洗了澡出来,坐在她的旁边,看着红油发亮的油泼面,笑道:“你让做的?”

    “你怎么知道?”夏末伸着脑袋看着面,舔了舔嘴唇,“你尝尝,看着好象挺好吃的样子呢。”

    “好吃跟你也没有关系,”凌亦琛端着碗做到了另一面,“你现在不能吃辣的,等你伤好了,我带你连吃三天。”

    “又骗人!”夏末不信的嘟着嘴,靠在沙发上,用眼睛直翻他。

    “小样吧,我没事骗你干什么?”凌亦琛三下五除二的把一碗面吃到了肚子里,又喝了一碗面汤,才说道:“味道真好吃。”

    “你是在馋我,还是在气我呢?”旁边闻了半天味的女人瞪着他。

    凌亦琛笑着把碗放到旁边,就站起来把她抱回了卧室,“等你伤好了,我做给你吃。”

    “真的?”夏末一听他这话,就笑了,“骗人的是小狗。”

    “我要是成了狗,你成了什么?”凌亦琛把她放在了床上,自己从她的后面想抱着她,可才伸出手,就又躺到了一边,“我还是离你远点吧,别再碰到你的伤。”

    夏末虽然很喜欢让他抱着自己,可是她的伤也是真的好疼,便乖乖的躺在一边,侧着身子看着他。

    已经闭上眼睛的凌亦琛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调侃的问她:“怎么了,想我了?”

    “我才没有呢。”

    夏末就抿着嘴闭上了眼睛,凌亦琛笑着抬头在她的小嘴上轻咬了一口,才说道:“我真有点困了。”

    没过多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本来不困的夏末害怕会吵到他,就躺在旁边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她竟然也跟着睡着了。

    等到夏末再醒来时,竟然已经天黑了。

    她看了眼旁边还在睡着的男人,悄悄的下了床,出了卧室,去看田妈都做了什么好吃的。

    两人在厨房忙活了半天,饭菜都做的差不多了,夏末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叫他起床吃饭呢,卧室的门就打开了,穿戴整齐的凌亦琛出现在了门口。

    “你要出去?”夏末挑眉问。

    “医院那边有点事,我去看看。”凌亦琛闻着满屋子的菜香味,抱歉的上前抱了抱她,“你晚上多吃点,早点睡,明天如果不去上学的话,我让人去请假。”

    “现在就已经不疼了,明天不影响我上学的。”夏末从他的怀里起来,看着他催道:“你快去医院吧。”

    凌亦琛想着刚才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声音,他叹了口气,又急急的赶去了医院。

    “怎么回事?”凌亦琛到的时候,医院已经恢复了安静,只有肿着眼睛的陆宛秋和孩子的奶娘呆在病房里。

    “孩子今天又发起烧,差点没抽了。”陆宛秋有些绝望的看着他,“亦琛,我好害怕,你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好吗?刚才差点没有吓死我。”

    凌亦琛看着才几天功夫就瘦了不只一圈的孩子,被她说的心里一跳,转身就出了病房。

    陆宛秋忙跟在了他的身后,“亦琛,亦琛,你这才刚来,就要回去了吗?”

    凌亦琛也不回头,直接去了医生休息室,一掌就把门给推开了,看着里面吓了一跳的两个大夫,怒声道:“我现在就问你们,孩子的病,你们到底能不能治?要是不能治,就立刻跟我说,要是能治,就马上给我治好!如果再象现在这样,反复发作的话,你们就都给我滚蛋!不光治不好,连病因都查不出来,还配当什么医生?”

    两个医生脸色一变就都看向了陆宛秋。

    陆宛秋忙拉着凌亦琛劝道:“刚才大夫说已经找到原因了,是佩琦的身体比较特殊,对有的药物有耐药性,现在的药是大夫重新给配制的,应该对佩琦很有用。”

    “你是说用了这次的药就不能再犯了?”凌亦琛目光灼灼的看着陆宛秋。

    “这次药对症了,当然不会再犯。”陆宛秋看着大夫,征询的问道。

    “对,这回药对症了,不会再犯的。”两个医生忙点头。

    凌亦琛暗黑如墨的眼眸,看了陆宛秋半天,才说道:“孩子小,可抗不了这么折腾。”

    陆宛秋的心里一颤,红着眼睛点了点头,“可不是吗,看着佩琦那样子,我都要心疼死了。”

    凌亦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回了病房。

    陆宛秋的心脏立刻“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她抬手想摁都摁不下住……

    添加"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