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心疼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夏母身子一抖,眼圈立刻就红了,回头看着夏末,颤着声音伸出了双手,“末末?真的是你?”

    夏末心里的悲伤油然而生,虽不知从何而来,但却想挡也挡不住,她大步的冲着母亲扑了过去,搂着她的脖子,就嘤嘤的哭了出来。

    “你上哪去了?”夏母一边捶打着她的后背,一边哭道:“连电话都不打一个,你是想急死我吗?还是你生妈妈的气了?才只让莫娜转话给我?”

    “妈——”夏末搂着夏母的脖子泣不成声,看的人好不心酸。

    旁边的女人上前拍了拍夏母的后背,“你们母女这是在做什么呢?见面是高兴的事呀,还哭成这样?”

    夏母这才松开夏末,从兜里拿出手帕先把女儿小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又擦自己的脸,给夏末介绍道:“这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恒姨,她不在D市了,搬到了这里,我就也跟着到了这,你这么长时间都在哪了?莫娜说你去学习了,学什么去了?这是学完了?”

    夏末被母亲关切的话,问的哑口无言,只得先跟恒姨问了好,又跟夏母接着说:“妈,我是跟我同学,还有冷玲的大哥一起来的。”

    “阿姨好。”冷俊生笑着先一步走到了夏母的身边问好,而李纪尧却明显的慢了半拍。

    “哟,这不是俊生吗?”夏母看到冷俊生很高兴,“好久不见了,变得比以前瘦了不少,也更精神了。”

    “是吗?”冷俊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眼睛却看向了夏末。

    “这是你同学?”夏母看着李纪尧和蔼的问道。

    “嗯,是我同学。”夏末点了点头。

    “那……”夏母犹豫了一下,道:“我请你们去外面饭店吃饭吧,好不好?”

    “行。”中午没吃多少,早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冷俊生道:“我请,今天必须得我请,有男士在,怎么能让女士请客?”

    旁边的李纪尧暗瞪了他一眼,忍着没说话,但心里却不由骂道:这个冷俊生长了了一别憨厚的面容,却实在是狡诈的很。

    “这孩子话说的。”夏母和恒姨都乐了起来,“你们都是孩子,来了这里,当然得阿姨请客。”

    “是呀,今天你夏阿姨最高兴,是得她请客。”恒姨在旁边插言道。

    “就让我妈请吧。”夏末也觉得有些太麻烦冷俊生和李纪尧,就也跟着说道。

    于是众人就又上了车去了不远处的一家火锅店。

    吃完了饭,夏母有些为难道:“晚上末末到是可以跟我回去住,可是俊生和纪尧可怎么办呢?”

    “我们住酒店,”冷俊生说完,看着李纪尧,“你是回家还是住酒店?”

    李纪尧已经一连几次的被冷俊生挤兑,心里已经不爽到了顶点,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他又没有办法怼回去,只能大度的笑道:“我们晚上都住在酒店,明天下午再跟夏末一起回D市。”

    “明天就回去?”夏母不由的拉住了女儿的手,“怎么这么着急?”

    “妈,我现在在D市财经大学,学习工商管理呢。”夏末解释道:“明天周日,后天周一就得开学了。”

    “你什么时候在D市上的大学?”夏母疑惑道:“莫娜说你出国了,得两三年才能回来呢,怎么又忽然在D市上学了?”

    “妈,晚上我再跟您说。”夏末握住了母亲的手,轻声说道。

    夏母便没有再问。

    冷俊生先开车把夏末她们送回了别墅区,才拉着李纪尧去酒店。

    “你身上带钱和身份证没?”冷俊生看着一脸高冷的李纪尧,揶揄道:“酒店的钱是你出,还是我出?”

    “AA。”李纪尧拿着手机打起了王者农药。

    “幼稚!”冷俊生看到,不屑的笑了笑。

    李纪尧则懒得理他,只是挑了下唇角。

    夏末跟着夏母回到了家,才知道恒姨是给别人当佣人的,后来另一个跟她一起干活的佣人犯了错被主人给撵走了,恒姨才把夏母给介绍到了这里。

    平时夏母跟恒姨都住在保姆房,,但因为这间房子的主人多数时候都不在,所以恒姨和夏母一商量就又收拾出来了一间客房,给她们母女暂时住一宿。

    等到要睡觉的时候,夏母才问女儿道:“末末,跟妈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替你爸还帐的一百万元钱到底是哪里来的?”

    “呃?”夏末一愣,什么一百万?

    “莫娜说是你考上外国一所大学的奖学金,那你怎么又回到了D市去上大学?”夏母看到了女儿眼里的惊讶,“难道这个钱不是你出的?”

    “妈,其实……我失忆了。”夏末缓缓的说道。

    “什么?失忆?”夏母大惊,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你怎么会失忆呢?那你现在怎么样?好了吗?”

    “没有。”夏末摇了摇头,拉着夏母的手,柔声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的忆,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连您我都不记得了,今天无意中碰到了宋佳南,是他给我了你的电话,李纪尧查到的您的地址,冷俊生开的车,我才好不容易找您。”

    “我的天啊!”夏母泪如雨下,抬手摸着女儿的小脸,“难怪你瘦成这样,你这一年都在哪遭罪了呀?你可心疼死妈妈了!”

    夏末一听母亲的话,便也跟着哭了起来,隔壁的恒姨吓了一跳,慌忙的跑过来,看着哭成一团的母女二人,惊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的宝贝女儿失忆了!”夏母看着多年的好友,哭道:“她这两年可得遭多少罪呀?我这心里都要心疼死了!”

    恒姨也是一愣,但接着便心疼的坐到了她们旁边,嗔怪道:“现在好了就好,苦尽甘来,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你现在就算哭死了,也没有办法回到之前,咱们只要孩子现在好好的,比什么都强,快别哭了,都差点没给我吓死。”

    夏母和夏末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

    到了第二日,冷俊生和李纪尧将近中午才来,接了她们出去吃了顿饭,才跟夏母告别,夏母塞给了夏末一个信封,千叮咛万嘱咐的跟夏末说着,下周她就去D市看她。

    夏末趴在车窗上,不停的跟夏母挥着手,直到车子走远,再也看不到夏母的影子了,她才眼泪巴巴的坐回到车厢里。

    想起手中夏母塞给她的信封,她忙打开,里面竟然装着一沓钱。

    夏末的鼻子一酸,又差点没有流下泪来。

    她忽然间就觉得自己有了底气,就算离开凌亦琛她也不怕了,她现在可是有妈妈的人了呢!

    加我"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