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六章爱惜

作品:《夏末凌亦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没过多一会儿水母也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看见夏末小脸惨白的躺在病床上,心疼的不得了。

    “我的天呐,怎么说病就病的这么重了?”水母站在床边,围着夏末嘘寒问暖,比刘艳姿还要关心爱惜几分。

    弄的刘艳姿最后不得不说:“才丽呀,你快别乱转了,我这头都要让你转晕了。”

    “你和末末都在这里呢,那我们家美琪谁看着呢?”水母才想到似的问道:“要不,我把她接到我们家去吧?”

    “不用,宛如在家里看着她呢。”刘艳姿笑道:“她大姨给她弄了个沙滩城堡,她们这两天就玩那个呢,弄的家里到处都是沙子。”

    “哦。”水母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就又忙说道:“那我晚上去你们家吃饭吧?我新学了一个菜,说是正好给小孩子吃的,不但可以开发大脑,还可以补钙长个。”

    “行啊!”刘艳姿看到水母这么喜欢美琪,心里很是高兴:“一会儿末末她爸爸来了,咱们就回去。”

    “那还等陆大哥干什么?直接让冬至在这里陪着不就得了?”水母对着刘艳姿挤了挤眼睛,“咱们在这里还碍事。”

    刘艳姿看着不远处,水冬至正温柔的给夏末擦着脸,她不由的对着才丽笑道:“那咱们现在就走?”

    “走吧,如果末末中午回不去,还得给她和冬至送点饭来。”

    才丽拉着刘艳姿跟儿子和末末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的回了陆家。

    水冬至则被留在医院里照顾末末。

    当夏末迷迷糊糊的又闭上眼睛要睡着的时候,水冬至的电话响了。

    他低头一看上面的号码,脸色就不由的微变。

    “我先去外面接个电话。”他把末末的手放到了被子里,跟末末低声说道。

    末末点了点头。

    他才站起来拿着电话出了病房,进了楼梯间。

    夏末也没有在意,抬头看了眼才滴了一半的点滴,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是告诉你,不让你给我打电话吗?”水冬至对着电话里没好气的说道。

    “我怀孕了。”电话里的女人轻声的笑着。

    “你怀孕了?”水冬至不信的问道:“怎么可能?咱们每次不是都带套了吗?”

    “你没听说过吗?只要用针在袋外面扎个眼,就阻止不了你的精子吗?”女人“咯咯”的笑着,“但也是你的精子太厉害了,才两次,就怀上了,真是不一般呢。看样子得是个男孩。”

    “陆宛秋,你是不是有病?”水冬至的声音更冷了几分,“你就算怀上了我的孩子又能怎么样?你还准备让我娶你不成?再者说了,谁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我肚子里的孩子当然是你的,不是你的,我还能硬赖到你的身上?我可不能犯那样低级的错误。”陆宛秋笑道:“再者说了,不是还有亲子鉴定吗?你要是不信,到时可以去做呀。”

    水冬至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要夏末那个孩子的几根头发。”陆宛秋声音清冷的说道。

    “你要她的头发干什么?”水冬至一时摸不着头脑的问道:“那个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就别管了。”陆宛秋不耐烦的说道:“你现在就赶紧把头发想法子给我弄来就行了。还有,别想骗我!我手里有夏末的头发,是不是真的我一验就知道。”

    水冬至挂完电话,还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但是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真的把美琪的头发给了陆宛秋,陆宛秋也不一定能轻易的就放过他。

    他回到病房,看着还睡着的夏末,轻轻的坐在了床边。

    他不得不承认夏末长的确实好看,瓜子脸,杏眸樱唇,柳眉高鼻,皮肤白的透明,清纯和妩媚并存,美的不可方物。

    而且她性子温柔,总是细声慢语的,不急不恼。

    他对她越来越满意。

    他也已经决定跟陆宛秋断了,只一心一意的想跟着她。

    可是现在却偏偏出现了陆宛秋怀孕的事情!

    夏末睡醒了,吊瓶也正好打完。

    水冬至半搂半抱的扶着她离开了病房。

    在医院的门口,不巧不巧的跟凌亦琛和刘以真走了个碰头。

    水冬至感觉到怀里女人的身子微颤了下,他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冷?”

    他说着就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夏末忙拦道:“不用,我不冷。”

    凌亦琛把手忽然就搭在了刘以真的肩膀上,半笑不笑的看着夏末和水冬至,道:“哎呀,这不是陆小姐和水先生吗?”

    夏末抿着唇角没有吱声。

    水冬至则是看了一会儿,才认出凌亦琛,“是凌总呀?”

    凌亦琛看着水冬至的手,半天才伸手握了下,“久闻水先生大名,今日相见,荣幸之至。”

    “凌总真是太客气了。”水冬至有些受宠若惊的跟凌总笑道:“前几日家父还说呢,我们水家出国多年,这回到家乡了,还没找机会拜会一下龙头老大凌总呢。”

    “水总可真是太客气,过几日,我定当亲自上门去拜会。”

    夏末听他们在那虚假的客套,脑仁子都疼。

    她晃了下头,轻拉了一下水冬至的衣服,“我头有点疼。”

    水冬至忙伸手搂住了夏末的肩膀,跟凌亦琛说道:“凌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未婚妻生病了,我得先带她回家。”

    “我看不象是生病,到象是累着了。”凌亦琛半笑不笑的看着夏末,让夏末的眼角微跳。

    夏末舔了下干裂的嘴唇,瞪了凌亦琛一眼,就先迈开了脚步。

    水冬至也不明白凌亦琛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看着夏末那难受的模样,忙跟凌亦琛说了声再见,就扶着夏末走远了。

    凌亦琛从刘以真的肩膀上收回了自己的手,冷冷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刘以真看了看凌亦琛,然后看着夏末离开的方向微眯了下眼睛。

    “凌总,我爸爸住在五楼。”

    “走吧。”凌亦琛收回目光,跟刘以真一起上了楼。

    添加"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