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0章 阮奕洁不是我喜欢的

作品:《宋年夕陆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那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陆续声音淡淡:“爷爷,既然你问,我就实话实说,阮奕洁不是我喜欢的。”

    “喜欢不喜欢,我都无所谓。你在外面有女人,我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陆老爷子的眸光,慢慢变得暗沉,“咱们这样的人家,男人在外面有多少个女人,都不为过,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

    陆续没有说话,心口却狠狠的震了下。

    这个要求就是:这些女人统统见不得光,只能生活在暗处。

    “这话,我从前跟你说过,今天再和你说一遍,以后,我不会再说了。”

    说,代表老爷子只是动动嘴而已。

    不说,那就意味着,他要开始动手了。

    而如果他想动手,那么第一个倒霉的人,就是宋年夕。权贵手中力量,想动一个小小的医生,那真的是太简单了。

    “老三,这女人你是分手,还是在外面养着,你都可以自己作主。爷爷年纪大了,就盼着你们早点结婚生子。你也不小了,回头我让你妈看个好日子,把事情办了吧。”

    陆续悚然一惊,脸色阴沉地难看。

    ……

    阮家。

    豪华的大奔缓缓驶入别墅。

    司机打开门,许冰从车里走下来。

    佣人迎在门口,“夫人,您来了。”

    “你家小姐呢?”

    “在房间里哭呢,谁也不理,老爷,夫人都愁死了。”

    许冰心疼的不行,“走,我去看看她。”

    话音刚落,阮妈妈走出来,“许冰,你快别去了,这丫头说什么人都不想见,连我都被关在外面。”

    许冰见到闺蜜,心里满是愧疚,“孙昕,我真的是……唉,都怪我,没教好老三。”

    孙昕拍拍许冰的手,拉着往屋里走。

    “这和老三有什么关系,现在的女人,就是那些有点钱的五六十岁的老头子,都恨不得一个个扑上去抢。”

    许冰一听这话,真是讲到她心里去了。

    “可不是吗,老三从来都是很听话的,坏就坏在宋年夕那个贱人上,要不是她勾着不放,老三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听说,她还是个离过婚的?”

    “对,就是个离过婚的,你说这种女人,心机多重啊,老三怎么可能是对手。”

    孙昕连连冷笑:“老三被蒙在鼓里,你这个当妈的干什么吃的?”

    “我……”

    “换了我,早就一个耳刮子刷上去了。这种贱人不给她厉害看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啊,和从前一样,就是心太软。”

    许冰眸子一缩,脸上微微有些尴尬。

    “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两个孩子也是堂堂正正订过婚的,发生这种事情,丢的是陆、阮两家的脸,你可得给拿出点手段来。”

    孙昕一口气说完,眉头一横,压低了声道:“我们可都是吃过小三的苦头的,这苦,我绝对不会让我女儿再吃的。”

    话音刚落,许冰脸色变了变,眼里翻涌着恨意。

    片刻后,归于平静。

    大奔驶离阮家。

    二楼的阳台上,阮奕洁穿着真丝的睡袍缓缓走出来,脸眼不仅没有眼泪,反而是一抹狠毒的笑。

    宋年夕,你想取代我的位置,门都没有。

    ……

    客厅的沙发上,陈加乐帮宋年夕额头的疤痕擦药膏。

    宋年夕目光盯着茶几上的手机,不由的有些晃神。

    手机安安静静,像是进入了休眠的状态。既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

    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宋年夕脸上看着平静无波,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一颗心一直在揪着。

    “擦好了,小腹上你自己擦,我先上床睡了。”

    “噢!”

    宋年夕回答的心不在焉。

    陈加乐深深看了她一眼。以年夕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找陆续,她能做的就是等。

    但等待这种事情,太耗神。

    陆续有心的话,应该发个消息,或者打个电话过来,就不知道这个男人……

    突然,茶几上的手机像是死而复生了一样,嗡嗡响了几下。

    宋年夕迅速拿过手机。

    是陆续发来的,但只有短短一行字:[早点睡,晚安。]

    什么信息都没有,宋年夕脑袋一滞,情绪反而更加乱七八糟了。

    “他说什么?”

    “他让我早点睡。”

    “那就早点睡啊,想太多没用,天塌不下来,就算塌下来,也就有个高的人顶着。”

    宋年夕轻轻“嗯”了一声。

    陈加乐见她嘴里虽然“嗯”,身体却一动不动,摇摇头,打了个吹欠走进了房间。

    等她离开,宋年夕想了又想,还是回了条微信:[嗯,你也早点睡。]

    消息发过去,石沉大海。

    宋年夕在沙发上等了一会,才进了卧室。

    这会,陈加乐已经睡着了。

    她躺在床上,迟迟不能入睡。

    久违的失眠不期而至,她索性打开了壁灯,找出了床头柜里的安眠药。

    ……

    另一边。

    陆续坐在吧台前抽烟,手边放着一杯酒。

    从陆家出来,他就直奔这里。

    门被推开。

    斐不完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坐在他身边,“服务生,今天喝洋酒,要烈的。”

    接到阿续电话,正好在和女人滚床单,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却只能硬生生的憋回去。

    不喝点烈酒,怎么压下心底的那股子噪郁。

    陆续淡淡扫了他一眼,吐出口烟圈,没有说话。

    “宁子呢,他什么时候来?”

    “应该在路上了吧。”

    斐不完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站起来,“走,到沙发上说话,这凳子太硬,咯屁股。”

    陆续懒懒走到沙发上,身体笔直的坐下去,冷肃的眸子微微眯着,从外形就能看出是受过军人训练的。

    斐不完屁股一沾到沙发,就没个正型,身子一歪,二郎腿一翘,像没有骨头似的。

    “阿续,你把我叫来也没用。这几天我看了咱们集团的所有财务资料,说句难听的,你还不够和陆家对抗的资格。”

    陆续将烟熄灭,“说点有建设性的。”

    “建设性的就是……哎啊,宁子来了。”

    厉宁一身黑色风衣站在门口,目光冷冷一扫,便冲他们走过来。

    给力小说"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