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01章 算帐

作品:《宋年夕陆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他为了她,小小年纪就去打童工,在游戏厅里看场子,在学校门口卖过茶叶蛋,在KTV里做打手,还在黑市打过黑拳,辛苦赚的每一分钱都给她花。

    这个女人一边心安理得的用着他的钱,一边和黑社会的老大鬼混在一起,被发现后,还骗朱青说她是被逼的。

    朱青为了心上人,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找那老大算帐,结果被人打得死去活来。

    她和林苏苏赶到的时候,那些王八蛋正往他身上撒尿,而刘莉则在一旁大声骂朱青是哑巴,是聋子。

    这一幕她永生难忘。

    如果说养母的性侵是压死朱青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刘莉的背叛,则是最重的那根稻草。

    “哪位大老板点的小丽的台啊!”刘莉搔首弄姿的走进来。

    安之慢慢站起来,目光冷冷地看着她,“刘莉,你还记得我吗?”

    “你……你……是安之?”

    刘莉说着,身体下意识的往后缩,下一秒,似乎就要夺门而逃。

    安之眼明手疾,一把揪住了刘莉的头发,“看到老朋友这么害怕干什么?”

    “啊--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刘莉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干什么?”

    安之手上用了点劲,“算算旧帐。”

    “放你娘的屁,我和你没有帐,那个蠢货是自己寻死的,和我没有关系。”

    安之一拳打在那女人小腹上,吼得歇斯底里:“谁说和你没有关系?是你害死他的,是你把他逼死的,你是杀人犯。”

    “我没有,我没有!”刘莉惊声尖叫。

    “你有。你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榨干他的每一分钱,还带人侮辱他,你是人吗,是人吗?”

    安之素来无所谓的脸上,每一根青筋都爆了出来。

    那个清秀温柔的男孩子,和身体的残疾嘶咬,和操蛋的命运嘶咬,和爱情的背叛嘶咬……最后,他把他自己给咬死了!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天,他来找她,一边用手比划,一边用唇,一字一字说:“安之,人为什么活着?”

    这是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安之眼神露出杀气,一把拽着女人头发,用力把人拖到桌子旁,然后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向女人的脑袋。

    一下,又一下。

    “啊--啊--”刘莉惨叫连连。

    突然,门被从外面推开,闯进来两个身材魁梧男人。

    “王哥,刘哥,救命,这女人是个疯子,她要杀了我,快救命,救命啊!”

    血顺着刘莉的脸不停的往下流,整个人看上去比厉鬼还要可怕。

    “放开她。”王哥大喝一声,大掌落在安之的肩上。

    安之眼中厉光一闪,抓着刘莉的手一松,双手同时握在那只大掌上,一使劲,漂亮的过肩摔直接把王哥摔在了地上。

    “卧操,竟然是个狠角色。”

    刘哥吓得骂了句脏话,立刻掏出手上的对讲机,呜哩哇哗讲了一通。

    仅仅过了几秒钟,包间里又冲进来十几个人,黑压压的把整个包间都围住了。

    “哎约,哎约……鬼哥你来了,就是这个女人,下手贼狠,好像是个练家子……”

    鬼老三看清楚眼前的人,差点没“扑通”跪下去。

    我的个娘勒,怎么又是这个姑奶奶。

    安之这时的目光才惊怖起来,她一脚踹开刘莉,过热的脑子和过冷的心一相遇,她默默的抿了下唇。

    “不好意思,我和这个女人有点私人恩怨,你开个价,东西和这位大哥的医药费,我赔。”

    这是赔钱的问题吗?

    鬼老三一把抓过身旁的马仔,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马仔飞快的溜出了包厢。

    几分钟后,只听“咔哒”一声,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厉宁高大的身影走进来,浑身都透着寒气。

    他目光幽冷的扫射一圈,只一眼,连倒在地上哀哀直哭的刘莉都吓得不敢嚎了。

    安之心尖儿也微微颤栗了几下,怔愣片刻后,她才后悔自己没有弄清这是谁的地盘。

    厉宁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步走到刘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刘莉感觉自己都快吓尿了,脸色惨白,“老,老板,不关我的事,是,是这个女人……”

    厉宁的目光毫无预兆地像道利箭一样射过来,安之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满脸戒备的看着他。

    “没错,是我做的。”

    厉宁冷笑一声,抬起脚往茶几上重重一踩,几厘米厚的茶花玻璃应声而碎,飞溅的到处都是,吓得所有人纷纷往后直退。

    一块玻璃擦着刘莉的脸而过,她吓得号啕大哭。

    安之反而上前一步,“我赔。”

    厉宁哼笑一声,笑容满是高高在上的嘲讽。

    “……”安之有些莫名所以的看着他,“那你想怎样?”

    厉宁指了指地上的刘莉,两条剑眉高高挑起,无声询问了一句:“为什么?”

    安之只平静、冷静的道:“看不顺眼,就这么简单。”

    厉宁凉凉地看着她。

    安之撩了下头发,故作轻松道:“怎么,不相信?”

    厉宁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他像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观众,冷眼旁观着这个女人拙劣的表演。

    安之从背包里拿出皮夹子,从里面抽出一张卡,“这卡里有二十万,足够赔今天的损失。”

    她把卡随意的刘莉身上一扔,“我可以走了吗?”

    “我说过让你走吗?”厉宁淡淡的说出了进门到现在的第一句话。

    安之读明白意思,硬着头皮咬牙问:“那……你想怎么样?”

    厉宁阴森地回了她一句:“你说呢?”

    安之勾了勾唇,索性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大大方方坐了来:“拼酒吧,你赢,我任你处置。你输,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

    厉宁低头,无声的微笑起来,“敢和我拼酒,你倒是胆大。”

    “不敢?”安之抬眼向厉宁挑挑眉、

    厉宁略微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在她唇上放肆的抚摸了一下,“这世上,还没有我厉宁不敢做的事情。”

    安之别过脸,避开那只手,侧脸不自然的板着,片刻后,她像是破釜沉舟般问了一句,“喝什么?”

    “你定!”

    给力小说"xinwu799"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