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8章 面对

作品:《宋年夕陆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这时,隐约有音乐从楼上传来,是悠扬的钢琴声。

    “阮奕清从小就练钢琴,如果不是因为阮家的生意耽误了,他应该是个钢琴演奏家。”陆续低声为女人解惑。

    “那,我们上去吗?”宋年夕有些不确定。

    “嗯。”

    陆续缓缓地迈开脚步,拥着女人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走上二楼,钢琴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陆续忽然有些呼吸困难。

    那熟悉的旋律如鲠在喉地卡在他胸口,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哼唱的一首曲子《双截棍》。

    一个年代,一种音乐。

    周杰伦是他们那个年代的巨星,他们三个人都贼特么喜欢,所不同的是,厉宁喜欢听他的慢歌;斐不完喜欢听古风;而他偏好这种快节奏,听起来带感。

    这么年代久远的事情,他自己都忘了一干二净,阮奕清却记得。

    冷汗,又慢慢渗出皮肤。

    这幢别墅有三层,奇怪的是,二楼没有房间,也是一个巨大的客厅。

    这个客厅的装饰不欧式,而是中式,世纪之初每个家庭都有的那种客厅。

    钢琴放在窗户前,阮奕清一身悠闲的运动装,坐在钢琴前,头发蓬松,像个天真的少年。

    陆续顿时炸了毛,一股寒意从脚底心下往上涌。

    这个客厅的布置和他从前客厅的布置一模一样,甚至连窗帘的颜色都一样。

    他,他怎么记得的?

    宋年夕察觉到男人的身体像石头一样僵住了,一时间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

    钢琴前的男人依旧在,修长的十指敲动着琴键,完美的像个艺术品一样。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双手啊,他可以敲打出最动听的音符,也可以要人的命。

    这么一想,宋年夕感觉落在阮奕清身上的阳光触感变得很奇怪,阴冷潮湿,凉飕飕的,不像阳光,反而像是暴风雨中的风。

    对了!

    只有长期心里阴郁潮湿的人,才会对身边的人下手。

    钢琴声突然嘎然而止。

    阮奕清转过身,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嘴角往上扬了扬,“你,来了!”

    他说的是你!

    显然,还有一个人不在他的预想范围内!

    是她吗?宋年夕呼吸骤然一紧,倏地后退。

    但男人的手臂比她想象中的要结实,死死的将她箍在怀里,让她后退不得。

    接着,宋年夕便听到男人比暮钟还要沉的声音:“阮奕清,我们来了。”

    阮奕清似乎被“我们”两个字激了一下,视线这才缓缓的落到宋年夕的脸上。

    这个女人……

    很漂亮!

    很知性!

    很有味道!

    但--配不上他!

    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上,没有人能配得上阿续!

    包括自己!

    如果说,从前阮奕洁看宋年夕的目光,是情敌看情敌的目光,那么阮奕清此刻的目光,便是猎人看猎物的目光。

    区别在于:前者是仇恨,后者就是猎杀!

    宋年夕只觉得浑身一阵难受,连勉强想笑一下,都做不到。

    陆续突然松开她,脚步往前跨了一步,把宋年夕挡在了身后,“阮奕清,有什么话,直说吧,别绕弯。”

    阮奕清骨节分明的手敲了下键盘,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啪、啪、啪”,拍了三下手。

    “既然来了,喝点东西吧,我为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可可,三亚产的,我尝过了,味道和从前一模一样。”

    陆续又浑身刺骨发寒,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时候,他最喜欢吃甜食,有一次跟家人去了三亚,尝过那边的可可粉后,有几年就疯了似的迷上了。

    但凡家里长辈要有人去那边出差,他都会缠着他们带点了回来。有一回,爸爸出差忘带了,他气得把老爸喝茶的壶都摔了,被二哥一顿狠揍后才老老实实的回到自个的房里,闷头睡大觉。

    一觉醒来,暮色已经很暗了。

    床前坐着一个人,正是阮奕清。

    他抬起迷迷糊糊的眼睛,嘟着嘴问:“清哥,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我家有瓶可可粉,给你送过来,以后想吃,打电话告诉我就行。”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兴奋的用力抱住阮奕清,“清哥,你才是我亲哥!”

    再后来到了青春期,那时候男生之间流行请喝咖啡,谁要喝那些甜不拉叽的玩意,是会被人嘲笑的。

    他从来没有给阮奕清打过电话,也在一夜之间戒掉了可可的瘾。

    这时,一个穿着白T恤,沙滩裤的少年端着托盘走过来,托盘里只有一个杯子。

    “陆少,请喝!”

    陆续眸中划过一缕危险的暗芒,既没有拒绝,也没有伸手去拿,“两个客人,一杯可可,阮奕清,你这主人做得有点不地道啊!”

    “她不配喝。”阮奕清冷冷开口。

    他在说什么?宋年夕难以置信阮奕清会这么直接的把话说出来。

    “既然她不配喝,那么我也不配,谢谢你的好意,端回去吧。”

    陆续牵过女人的手,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神态难得的有些吊尔郎当。

    阮奕清一脸的冷漠,“陆续,你一定要把她带来吗?”

    “已经带来了!”

    宋年夕像是懵了,呆呆地坐着,反射弧好像一时出了问题。这两个的对话,每个字都听懂了,连在一起没明白什么意思。

    陆续侧首看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用了几分力道。

    宋年夕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嘴角艰难的扯出个笑,却是比哭还难看。

    陆续凑过脸,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别怕,有我在。”

    “我怎么听不明白你们的话?”

    “一会就能听懂了。”

    陆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女人的手指,好一会,他抬起头,对阮奕清说:“阮奕清,我们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

    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尽数落在阮奕清的眼里,瞬间,他的眼里涌上滔天的怒火。

    “你觉得坐在这里,是浪费时间?”

    “没错。”

    陆续勾了下唇,“事实上,如果不是看在你和我二哥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我根本不会坐在这里。”

    言外之意,你阮奕清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什么钢琴曲,什么客厅,什么可可……统统滚蛋!

    小爷不吃你这一套!

    阮奕清被这一句话,彻底的激怒了,“陆续,你不要得寸进尺。”

    “是吗?”陆续弯了弯嘴角,“阮奕清,我们之间,到底是谁得寸进尺?”

    快来看"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