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37章 吵架归吵架

作品:《宋年夕陆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陆续缓缓回头。

    数米之外,唐昊一身灰色的西装,手上撑着一把黑伞,站在雨幕里,神色幽暗不明。

    陆续勾唇冷笑起来。

    这个晚上可真热闹啊,老相识一个一个都冒出来,约好的吗?

    唐昊走近,对着李律师冷冷道:“叫个救护车,把人送去医院。”

    “是,唐总!”

    “哟,唐总,这种恶心货你竟然还管,不会你也被你哥传染了那种毛病吧!”陆续说出去的话,像刀子。

    唐昊冷冷看他一眼,没搭理,而是走到苏见信面前,冷冷笑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什么人不好惹,惹这个魔头?”

    苏见信浑身是血,掀了掀眼皮,哼哼唧唧半天没哼出句话来。

    救护车由远而近,几个人一起把“死狗”拉上车,心道:谁这么大胆啊,竟然敢在公安局门口行凶?

    唐昊这时才走到陆续面前,回答他前面的问题,“我,性别男,爱好女,还没弯,让你失望了,陆队。”

    一旁的沈鑫听到这句话,神情尴尬的转过了身。

    陆续却是眼睛“唰”的一下亮了,从前追着宋年夕不放的毛头小子,变得稳重起来,像块原石,被生活和岁月打磨,磨出了一点宝石的光亮。

    他笑笑:“既然没弯,怎么还管这人的闲事?”

    “在替我哥擦屁股。”

    陆续微微吃惊,“噢,你哥屁股上有屎吗?”

    “有一堆!”

    唐昊掏出烟,递过去,陆续摆摆手,“准备戒了!”

    “因为宋年夕?”唐昊声音发冷。

    陆续挑眉:“她不喜欢我抽烟,事后烟也不喜欢!”

    唐昊忽略他话里挑衅的意味,自顾自点了烟,心想:只要宋年夕愿意看他一眼,别说是香烟,命都可以给。

    “对了,你还没说你哥屁股上有什么屎呢?”

    “感兴趣?”

    “可以当笑料回家讲给老婆听,哄她开心。”

    唐昊笑笑,吐了口烟雾,“陆队,你用不着这样一刀一刀往我心口戳,你对她好,我乐意见着。”

    陆续的小心思被人一眼看穿,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补了一句:“那就再好不过。”

    唐昊幽幽盯着了他一会,道:“姓苏的手上,有我哥从前的一些性爱视频。”

    “这种人渣,爱死不死,你还管?”

    “本来也不太想管,不过我发现用苏见信对付我哥,挺有效,所以就勉为其难的管管罗,反正花不了几个钱。”

    这话,让一旁的沈鑫都暗暗挑了下眉。

    这个唐昊真的和从前判若两人,若不是亲眼见着,他压根不会相信从前那个趾高气昂的富二代,会变得如此冷静沉稳还有腹黑。

    陆续则油然而生出一股寒气,心道:这男人对宋年夕不会贼心不死吧!

    一支烟抽完,唐昊把烟蒂扔进垃圾筒,抬头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很快,到时候唐总赏光喝杯喜酒。”

    “要的!”唐昊勾唇:“说起来,我还是她的娘家人。”

    滚,谁要你做他的娘家人!陆续在心里骂了一声。

    唐昊上前一步,把伞往陆续那边移了移。

    他这么一个动作,就变成了两个男人同时打一把伞,陆续正警惕着他要做什么时,唐昊又开了口。

    “我一生出来,我妈就给我去和尚那边算了命,和尚说我八字很好,八字好的人,就好比打麻将时,起手就是一副好牌,但打成十三幺,还是放炮,得看自己。我哥一副好牌,结果一炮三响;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差一点点被别人和了。这时我才明白了,命运的结果有一部分掌握在自己手里,有一部分则是听天由命。”

    唐昊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我能早些明白这些道理,早点逼着自己长大,我就不可能让宋年夕先喜欢上你。但世上哪来的早明白啊,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唐昊的声音低沉而平缓,娓娓道来就像午夜电台里的男DJ,陆续却听得胸闷。

    “刚刚李律师在电话里和我说了苏见信挨打的原因,你能这样为她出头,我也放心了。再见,陆队!”

    唐昊转身,慢慢的走进夜色里,一步一步走得很稳。

    陆续由最初的震惊变为平静,然后,他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沈鑫听的,“这样的人,才配和我陆续做对手。”

    哪知沈鑫这会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字--命运!

    赫瑞文喜欢自己,难道也是命运的安排?

    命运就不能给自己安排一个女人吗?

    ……

    “陆续走了,你还愣着做什么?”

    一把大伞遮在沈鑫头上,沈鑫立刻往后退了半步,又将自己置于雨中。

    赫瑞文浑不在意的笑笑,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下解锁键,走过去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纸袋,递了过去。

    “给你从家里拿了几件替换衣服,你和我吵架归吵架,个人形象总得注意。好几天没用洗面奶了吧,我都帮你带来了。”

    沈鑫怔愣。

    “家里有两个灯突然不亮了,一个是卫生间的,一个是阳台的,哪天你回家,帮我弄弄,没了灯房子就显得空荡荡的,感觉自己真像孤寡老人一样。”

    这话,说得跟小媳妇似,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在里面。

    关我屁事!

    沈鑫在心里回了一句。

    赫瑞文见他神色淡淡,也没有下文,心里微微一酸,自嘲道:“老年人熬不了夜,我走了!”

    说罢,他收起伞,转身坐进车子里,驶出铁门的时候,他趁机看了眼倒后境。

    那人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

    沈鑫回到办公室,低头看了一眼纸袋。

    衫衫,袜子,内衣归纳的整整齐齐,内裤叠成方方正正的一小块。

    沈鑫这人活得粗糙,内衣内裤晾干收回来后,都往衣橱里一塞,穿的时候再找出来。

    袜子更是扔得东边一只,西边一只,有时候实在找不到了,就穿两只颜色不同的,反正穿在里面,谁知道呢!

    现在,这些衣服被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送来,就好像赫瑞文把他的一颗心熨烫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送到他手边。

    沈鑫掏出香烟点燃。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