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 第五卷 幽冥乱 血浮屠 第二千五百零八章 改头换面

作品:《武逆焚天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四道身影轻盈的从房顶之上落下,这是一处还算比较宽敞的院落。在院落之中,摆满了各种药材,阵阵药香味扑面而来。

    四人刚刚落入院中,就有三道身影突然窜出,分别从三个方向将他们四个围在中央。对于刚刚进入就被对方发觉,左风倒也是不慌不忙,打了一个不要做声的手势。

    将左风等人包围的是三名武者,年纪看起来都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三人中年纪最大的留着一缕山羊胡,干瘦的身材却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只是那种气质总给人一种市侩的奸商嘴脸。

    另外两人,身上穿着的是粗布麻衣,看起来很像是一般的店伙计,只不过那山羊胡男子有着纳气后期的修为,而两名伙计都有着感气期巅峰的修为,这种实力很难与一般的店家和伙计联想到一起。

    那留着山羊胡的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几个就是在城主府搞事,闹的整个隶城不得安宁的潜入者吧。既然逃到了这里,你们也就再没有什么希望了,乖乖束手就擒我倒是不会为难你们,否则的话……”

    山羊胡男子说话之际,目光扫过那两名伙计,并且用下巴微微示意了一下。那两名伙计早有准备,马上从各自储晶中取出了两柄短刀,同时他们身体之中的气息也开始急速的运转起来。

    看到这样一幕,左风也是心中一惊,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真的敢说动手就动手。如果现在几个人在这里交手,相信用不上三息,就会有东临郡的的强者来到。

    “您先别急,看看这个再说。”

    左风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入怀摸索起来,最后从怀中摸出了一块极为通透的玉牌。取出玉牌之后,左风没敢挪动一步,怕引起对方的误会,而是径直将那玉牌抛向山羊胡的男子。

    那山羊胡的男子,倒也非常的小心,看到玉牌朝自己而来,并未伸手去接,而是轻轻的挥动衣袖,将之一卷一带便直接包裹在了袖子中。

    隔着衣袖感知了一下,知道这玉牌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才小心的将之慢慢的在袖中摊开,只是直到这一刻,他都未曾真的用手直接触碰过。

    当那玉牌从袖中露出后,山羊胡中年人双目就瞪的滚圆,瞧他这幅样子,另外两名伙计也是惊讶的望来,他们显然也很好奇那玉牌究竟是什么。

    山羊胡男子抬头望了左风一眼,见到对方神态平静,用目光向那玉牌示意了一下。中年男子马上就明白过来,随即用手指凝聚灵气分别朝着那玉牌的四个角上点去。

    这玉牌除了质地非常通透外,并没有什么特别,那玉牌表面上雕刻了一个龙飞凤舞的“林”字。此时中年男子将灵气灌注,那灵气却是直接沿着四角融入玉牌之中,并且从四个角朝中央汇聚而去。

    最终四道灵气汇入其中后,那林字也慢慢的被点亮,只不过完全亮起就那么一瞬间,接着那字的一半光芒便的黯淡,剩下了一个“木”字。

    “你是木家,呃……你是术家的什么人?”

    那中年人刚说了一句,就发现那林字一半的木字左上角位置,有着一团若星辰般的亮起。看到这个字后,中年男子也是震惊的改口问道。

    未等左风回答,那中年男子立刻就说道:“你这玉牌的身份极高,它绝不应该是你能拥有的,说,这玉牌你是从何处得来?”

    其实左风准备了几种说辞,具体如何运用,就要看现场的情况。只是连他都没有想到,眼前之人竟然能够一眼判断出这玉牌的持有者会有如此身份,所以左风也只能再重新整理一下思绪, 这才开口说道。

    “果然好眼力,这玉牌的确不是我所有。”

    左风刚说到这里,那中年男子和两名伙计,就同时紧张的握紧武器,看样子随时准备动手。

    左风摆了摆手,说道:“先不要急,这玉牌虽然不属于我所有,可是却是有人亲手交到我手中。这玉牌的主人原名叫林独,而我见到他的时候,人们都称呼他大掌柜。”

    中年男子目光微微眯起,有些诧异的自语道:“林独?他不是去了阔城,这玉牌又怎么会落到了你的手中?”

    左风已经有了新的说辞,此时倒是很干脆的回答道:“我是囤木村之人,为了配合术家在阔城的行动入的城。只是在入城之后,出了一些状况,若非大掌柜,林独大人亲自出手,我当时可能已经死在素王家的围捕中了。

    后来我进入林家之后,一直跟随林独大人,他不光指点我的修行,而且还教了我不少的符文阵法之道。”

    说话之时,左风手指指尖处灵气凝聚,龙飞凤舞般的刻画起来。很快便有一道小阵凝聚成型,这小阵之中景象变换莫测似虚似实。

    看到左风如此轻松的刻画出了这道小阵,那中年男子的神情也终于有了一些缓和,不过仍然带着几分警惕的问道:“的确是家族的幻阵,你还没有说这玉牌是如何到了你的手中?”

    一脸沉痛的摇着头,随即黯然叹息了一声,说道:“完了,家族在阔城的布置完了,连我们囤木村都完了,全都完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阔城的行动不可能失败,你胡说些什么!”那中年男二目圆睁,如愤怒的狮子般盯着左风大声说道。

    在这夜深人静晚上,如此声音显得非常突兀,左风赶忙挥手示意对方小声一点,这才开口说道:“我知道您是说,城内还有家族的两位执事,而且另外还有横五和横六两位族叔在,可是,可是我们终究还是败了,败的太惨了。

    连强大的幽冥一族也都失败了,那个叫冥海的家伙,已经被阔城的护城大阵所击杀,如今玄武南部,几乎已经寻不到幽冥兽,阔城和关门城的幽冥一族危机都被化解了。”

    为了不让对方再大喊大叫,左风赶忙将一些重要的情报抛出来。反正泥鳅等人逃走,情报已经泄露。就算自己现在不说,过一段时间,林家的人也早晚会得到这些消息。

    那位山羊胡男子,此刻怔在当场,嘴巴如离了水的鱼一般,不断的张张合合,左风趁热打铁将阔城的情况又详详细细的说了一番。

    同时他也介绍了自己,用的还是在阔城最初的身份。自己本名叫做木下河,因为大掌柜林独收留自己后,改了姓氏,同时又提升了家族的等阶,如今已经叫做术天乐。

    阔城的事情,左风完全参与其中,如今说起来自然也是思路清晰,那山羊胡男子很快就知道,眼前的青年人绝不是随口胡编。否则阔城的一些细节上布置,就是术家本族的一部分人也是不清楚的。

    当然,左风也不会傻乎乎的说太多,将自己的真实情况暴露。关于大掌柜,老城区,泥鳅和胭脂的事情,他讲的更细致一些。

    尤其是胭脂是千幻教合欢堂之人,这样的情报左风当然会毫无保留的出卖,关于素王家的一些情报,他基本上都含混过去,当然更不会提到左风,风城,甚至唐斌和伊卡丽他都没有提到。

    整个过程中,琥珀、逆风和殷劫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完全是交给左风一个人“表演”。殷劫是头一次见到,左风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是看着看着他便心中佩服起来,因为看得出来眼前这三个人,已经完全相信了左风说的话,而且是那种深信不疑。

    “天乐小兄弟,你冒险进城来,难道就是要传递这条重要的消息么?”

    那山羊胡男子此时心情极为沉重,他虽然不愿意接受,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相信。既然大家是“一家人”,他也详细询问起了左风的来历。

    话到此处,那山羊胡男子,想起还没有自我介绍,马上说道:“我叫术芒,若是按家族的称呼,应该是林横芒。他们俩一个叫林天忍,一个叫林天洛。”

    这样一介绍,左风已经知道,左面之人叫术忍,右面的叫术洛,按照“纵横天下”来分,面前的术芒要高出自己一级,身边两个跟自己同一级。

    左风点了点头,先按照家族的礼仪向面前的山羊胡术芒,施了一个晚辈之礼,左右两边用的是同辈中的“见礼”。

    施礼完毕后,左风这才说道:“我们主要目的是为了传讯,让家族尽早知晓阔城的事情。玄武帝国的根基没有了,所以我们只能来最近的隶城报讯。这还是之前在阔城时听说,客卿泥塘有个弟弟,是这边的隶城城主。”

    听对方提起泥鳅,山羊胡的术芒脸色也立刻阴沉了下来,这些年来隶城在泥鳅的掌握下,情况可谓越来越差。甚至如今东临郡郡守伯卡,直接来到隶城,也与泥鳅有着直接关系。

    “你们既然来到这儿,也就等于回到了家,消息我会想办法送回家族。只是被你们这一闹,城内现在应该会戒严一段时间,你们先换个身份在这里躲一阵吧。”

    山羊胡术芒轻声的说着,便安排两名伙计去收拾房间,让他们四个人住下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