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4章 如此少妇

作品:《全才无双叶兴盛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t-rexhockey.com

    叶兴盛之所以没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陆佳音,那是有过历史教训的。那还是在教育局当人事科副科长的时候,有一次,一名学生家长要了他的手机号码,然后约他出来喝茶,想让叶兴盛帮忙把他的孩子弄进市一中读书。

    那时候,叶兴盛身为副科干部,手中其实没什么权力。但凡是教师调动和安排学生进入好中学读书的事儿,他根本无能为力,所有的权力都被几个局长和人事科正科长给抢走。

    自己办不到的事儿,自然不能答应对方,叶兴盛没想到,他拒绝了对方之后,对方投诉到市纪委驻市教育局纪检监察小组,说他收了别人的好处,却不给办事。那家长所提供的唯一证据就是他有叶兴盛的手机号码。幸亏纪检监察小组组长明察秋毫,否则,叶兴盛那次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过关!

    他跟陆佳音根本不熟悉,自然不能轻易把他的手机号码给陆佳音!

    叶处长,接下来,麻烦您帮我换一下灯泡吧!陆佳音搬过来一张小矮凳,指着墙上的一个已经烧黑的灯泡:就那灯泡!

    等叶兴盛站到凳子上,陆佳音竟然双手抓着叶兴盛的双腿:叶处长,我给您扶着,防止您摔倒!

    叶兴盛换灯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陆佳音的双手不安分起来,先是抓着他的双腿,然后慢慢地往上移动,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地方。那时,叶兴盛刚把烧毁的黑灯泡给取出来,正要换上好的灯泡,关键部位被触碰到,他就条件反射般低头看了一眼。

    这居高临下的一眼看下去,他看到陆佳音的领口好像有个精灵在跳跃,就赶忙移开目光:额,陆小姐,您甭扶着我,自己能站稳,不会摔倒的!

    倒不是叶兴盛不是男人,而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想有这种行为。再说了,当初,他和许小娇在高速公路被雨淋的时候,曾借助李登迈的瓜棚躲雨,还欠着李登迈一个人情呢,怎么能做对不起李登迈的事情?

    然而,陆佳音的主动,实在出乎叶兴盛的意料,叶兴盛要她别扶着他,她干脆明目张胆地把手伸到叶兴盛的关键部位......

    此时,叶兴盛已经换好了灯泡,他赶紧从凳子上下来:陆小姐,灯泡已经换好了!转身要走。

    陆佳音讥讽道:叶处长,你不喜欢女人?

    叶兴盛转身看着陆佳音,这个美丽少妇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双颊微微地泛红,一副略微有点娇羞和激动的模样,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叶兴盛目光不自觉地往下移动,惊奇地发现,陆佳音领口处的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解开一颗,他顿感呼吸困难,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陆佳音走过来,牵起他的手:叶处长,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叶兴盛把手抽回来,像犯错的孩子似的,不觉地把头埋下:陆小姐,灯泡我已经换好,媒体记者正在采访许市长呢,我得回去了!

    那是采访许市长,又不是采访你,你急什么?陆佳音嗔怪地说:为什么这么心急火燎?我又不是老虎,会吃了你?

    陆佳音的声音很软乎,还很甜,比蜜糖还甜!

    叶兴盛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陆小姐,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陆佳音眼波流转地看着叶兴盛,再次将叶兴盛的手给抓起来,她将叶兴盛的手翻过来,掌心向上,再张开她白嫩的小手,用她的掌心,轻轻地摩挲叶兴盛的掌心:叶处长,您的手掌真的很宽厚......

    叶兴盛再次把手抽回来:陆小姐,你公公可能还在等着你去斟茶倒水呢!

    叶兴盛说是斟茶倒水,其实是想告诉陆佳音,她公公就在客厅,身为儿媳妇,她可不能乱来。陆佳音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叶兴盛的话外之音,就轻笑了一下:叶处长,你一直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叶兴盛最不堪忍受的就是被女人嘲笑无能,尤其还是美丽的女人,就一把揪住陆佳音的胸襟,将她顶在墙上:不许你再说这种瞧不起人的话,否则,我会让你很难堪的!

    陆佳音竟不生气,相反地,似乎激动起来:我理想中的男人就是这个样子的!脑袋一仰,眼巴巴地看着叶兴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叶兴盛喘了几口粗气,转身就走。

    陆佳音追上来,揪住叶兴盛的衣角:喂,你就这么走了?

    叶兴盛转过身:你还想怎么着?

    陆佳音理了理胸襟,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你就这么揪着我,顶在墙上,然后转身就走了?

    那我还能怎么样?叶兴盛裹了裹外套:陆佳音,难道你不知道,你是人妻?

    不曾想,这句话,把陆佳音给惹毛了,陆佳音扬手啪的一声,给了叶兴盛一记响亮的耳光:你混蛋!

    你打我?叶兴盛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惊讶地看着陆佳音。这个陆佳音也太大胆了吧,他又没对她说过分的话,她干吗打他?还下手这么重?

    就打你,怎么着?陆佳音眼里有泪花闪烁,她咬了咬牙,噙着眼泪:叶兴盛,实话告诉我,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

    我......叶兴盛心里已经首肯,嘴上却不肯说出来,毕竟,这种话很伤人!

    饶是如此,陆佳音的眼泪流了出来:你以为我想吗?抹了一把眼泪:我老公车祸之后,就已经不是男人。我不离不弃地照顾一个男人,却得不到一个男人的温存,年纪轻轻就守活寡,我是人,不是木头!

    陆佳音的眼泪,滴落在叶兴盛的心弦上,他深深地同情这个女人。丈夫出车祸,功能废了,陆佳音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她能守在丈夫身边照顾他,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她还要承受没男人关心的痛苦,这种生理与心理的折磨,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陆小姐,对不起,你的处境,我能理解,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陆佳音又抹了一把眼泪。

    叶兴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陆佳音。

    陆佳音接过纸巾,把眼泪擦干:我丈夫失去功能不说,还丧失了劳动力,家里只靠公公早年盖下的这幢楼收租过日子,眼下,这楼又要改造,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这要没有铺面,我们的日子怎么过?

    李登迈的难处,叶兴盛早就听李登迈说过,他深深地同情这一家人十分艰难的处境,就说:陆小姐,你尽管放心好了,政府这边,会尽量给你们赔偿铺面的。

    尽量?陆佳音冷哼了一下:为什么不是百分百?你不是拆迁小组组长吗?你应该有权力决定吧?

    叶兴盛何尝不希望自己有权力决定?只可惜他没有!整个拆迁小组都归市委副书记、市长赵德厚领导,跟拆迁有关的大事,都是由赵德厚来决定,他根本无权,他只不过是个执行者而已!陆小姐,政府这边也有政府的难处的,你要体谅我们!

    我们体谅你?陆佳音讪笑了一下:要说体谅,那也是你们政府先体谅我们。拆迁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利益,我们的利益要是受到损害了,你让我们怎么体谅你们?

    陆小姐,你公公帮过我们的忙,在拆迁这个问题上,我们会尽量为你们争取到最大的利益的!话一出口,叶兴盛就有点后悔了,在为人处世之中,轻易给别人许诺可是大忌,因为,将来一旦许诺实现不了,那边等于失信于人!

    却见陆佳音含泪笑笑:那我就先谢过叶处长!顿了顿,问道:叶处长,我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什么问题,你请说!嘴上是这么说,叶兴盛其实已经没有太多心思去听陆佳音的话。他已经从客厅出来太久,这么久还没回去,万一许小娇有事找不到他,岂不麻烦?

    叶处长,您、您成家了吗?陆佳音吞吞吐吐,抬头看了叶兴盛一眼,迅疾又把头埋下。

    额......,还没有!叶兴盛微微地不高兴,这个陆佳音怎么回事?问他这么隐私的问题,她好奇心也未免太强烈了吧?

    那,您有女友了吗?陆佳音又问道,此时,她的双颊又像刚才那样,微微地泛红,看上去有点含羞却是十分娇媚动人。

    叶兴盛更加不高兴了,这个陆佳音简直是得寸进尺呀,刚才问那个问题,他已经不高兴了,她怎么还继续问这种问题?难道,她没看出来,他已经不高兴了?

    如果不是念及李登迈帮过他的忙,叶兴盛早就黑脸了:陆小姐,灯泡已经给你换好!客厅里,媒体记者对许市长的采访可能要结束了,我得回去了。

    叶兴盛说完,转身要走。

    突然,陆佳音扑上来,环腰紧紧地将他给抱住。关注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