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想做忘恩负义的人吗

作品:《继承人轻点疼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夏雨辰,我爱你——”她大声喊了出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在回答她。

    夜静静的,谁都睡不着,也许是因为房间里太热的缘故吧!

    “我手还有些钱,改天你留意一下,我们买一套自己的房子住。你觉得呢?”他说。

    她抬头看着他,却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现在房子那么贵的,说不定会慢慢降下来呢!而且,我自己没有存款,让你一个人承担的话,我,我不想那样。”

    “你这家伙,我是个男人,赚的又你多,当然是应该多承担一些的。你还盼着房价跌,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我小舅那种人成天的炒地皮,房价哪里会便宜?还是趁着现在买,越往后,越是买不起!”他说道。

    “那你们政府不会想办法吗?不是应该让更多的人有房子吗?”她问。

    “你知道考核官员最直接的标准是什么?是本地的gdp。不管是当地政府还是银行还是房地产商,以及房地产相关的每一个行业,没有一个人是希望房价跌的。所以,你还是听我的话,找时间看看房子,看之后告诉我,我们买了行了。再涨下,我也买不起了。”他说道。

    方晓悠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可是,到底要不要那么做,她还不知道。

    夜晚到黎明,转瞬到。

    天亮后,方晓悠早早起床班,她没有叫醒夏雨辰。

    快午的时候,她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说明天到了。方晓悠立刻给夏雨辰打过,说了情况。

    “哦,我知道了。我现在正要我爷爷那边,晚再过来。有什么事晚再说。”他说道。

    方晓悠很害怕妈妈会发现她和夏雨辰的事,于是决定晚回家后把所有和他有关的物品全都藏起来。

    说到底,两个人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

    眼看着快十二点了,她正准备和郑华一起食堂吃午饭,却接到了如雪的电话。

    “我们见个面,好吗?”如雪问。

    方晓悠不知道如雪找她打算做什么,还是答应了,两人约好在方晓悠单位附近的一个咖啡店见面。

    方晓悠随便吃了点,赶约定的地点,如雪还没有到。

    如雪和夏雨辰关系要好,而且,她对方晓悠也很友善,方晓悠便将她看做是姐姐一样的。见了面,自然是很热情。

    “今天我找你来,想请求你一件事!”如雪说。

    方晓悠望着如雪,突然感觉她和谭阿姨有些像。是什么地方呢?也许是从她们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骄傲吧!

    求?为什么说这个字?难道如雪也和谭鸿宇一样,要我离开夏雨辰吗?不会吧,如雪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

    方晓悠这么想着,却微笑着说:“如雪姐,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有什么事随便说,只要我能做到!”

    “你一定可以!而且,这件事只要你能做!”如雪也客气地笑了。

    方晓悠觉得和如雪距离好远好远,陪笑道:“什么事?”

    “听说你和雨辰在一起,是吗?”

    方晓悠端着咖啡的手突然抖了下,杯子里的咖啡洒到了桌面,她赶紧拿纸巾擦。

    即便是不用嘴巴说,她已经回答了如雪的问题。

    如雪却是很淡定,望着眼前有些手足无措的方晓悠。

    “看来是真的!”如雪道,她的声音,分不清是嘲笑还是什么,只是让方晓悠感觉很不舒服。

    方晓悠没有回答。

    “小悠,你知道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你,特别是我大舅,他一直把你当做是亲生女儿一样。雨辰是我们全家的希望,现在,他因为你而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如雪说。

    “你是要我离开他吗?”方晓悠问。

    如雪有些惊讶,却很快恢复镇定,说:“最好是那样!”

    方晓悠没有说话,如雪这居高临下的态度,让方晓悠越来越不舒服。

    “我大舅对你那么好,难道你是用这种方法来报答他吗?”如雪道,方晓悠依旧没有说话。

    如雪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好,便放低了音调,说道:“你应该知道,雨辰他和你不一样,你们生长在不同的环境里,即便是他不顾家里人的反对,非要和你在一起,你们也不会幸福的。他对你只不过是好,因为他圈子里没有你这样的女孩子,所以才会被你吸引。当然,我承认你是个很出色的女生,我也很喜欢你。可是,两个人要在一起生活,单是外表的吸引是不够的——”

    “如雪姐,谢谢你这么为我考虑。我是什么出身,我很清楚,你不用不停地提醒我。至于夏雨辰,你放心,我不会影响他的前途,我会离开他,只不过不是现在。”方晓悠说完,从钱包里掏钱。

    “不用了,我来付!”如雪说道。

    方晓悠看了她一眼,还是把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桌,说道:“这点钱,我还是有的!谢谢你,如雪姐!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方晓悠知道咖啡是多少钱,可是,在被如雪这样说了之后,她内心的那点自卑感又将她吞没,她绝对不要让如雪再看不起自己。

    走出了咖啡店,她才心疼那一张百元大钞,那得买多少东西啊!可是,有些时候,自尊或许金钱更加重要!

    叹了口气,她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看来从来都没有缩小过。如同这天与地,相距永远都是那么远。即便是水天相接,那也只是人的错觉!

    她没有回头,走回公交车站了车,直接回了单位。

    如雪这么做,方晓悠也没有生气,如雪只是说了个事实,也许,如果真的和他在一起了,会像如雪说的那样不幸福。毕竟,两个人要生活一辈子,单靠身体来维系关系是不够的,要是没有共同语言,生活也会持续不下,即便是维持着,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此时的方晓悠,内心变得极为矛盾。没有夏雨辰的生活,她已经不能想象了。可是,她真的不想他因为她的缘故而失原本该拥有的一切,不想他因为选择了她而后悔,不想他痛苦!

    车窗外的阳光好刺眼,只要看一眼会让人流泪。她抬起手背,擦了眼角流下的泪。

    下午,她整个人都没有太大的精神,想起夏雨辰让她请假的事,她已经不知道要不要那么做了。

    夏雨辰是夏家的希望,是夏叔叔的希望,她怎么可以伤了夏叔叔的心?不管别人怎么想,她都不能让夏叔叔伤心啊!

    方晓悠啊方晓悠,难道你要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吗?

    晚,她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面回家了,到家的时候,他还没回来。也许他是有事吧!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夏家人肯定要有个主意的。

    于是,她没有给他打电话,只是在出租屋里等着他。

    环视一周,自己这个小房子,一眼都可以看遍了。他和自己住在这里,难道真的是一时新鲜吗?

    不可以,方晓悠,你怎么能这样怀疑他?他对你怎样,你还不清楚吗?你怎么可以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怀疑你们的感情?

    可是,现实摆在面前,不管她怎样努力,永远都不能和他并肩站立。因为,这一切早在出生的时候决定了,而且,无法改变!

    那扇门,他还会推开吗?

    周一早,李妍和往常一样给夏雨辰办公室打扫卫生,没有人告诉她那里不会有人。和往常一样,她哼着歌、满脸笑意给他窗户的几盆花浇了水,尽管她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在意那几盆花。

    到了开会的时间,她却始终没有看见夏雨辰到来,他是有什么事不能来还是生病了?李妍的心惴惴不安,也许是因为习惯了每天看见他吧!

    会议开始了,夏雨辰依旧不在,而主持会议的变成了陈主任。

    “今天的第一项内容,是告诉大家,夏主任交了休假申请,暂时不会班了。所有他之前交代的工作,你们各人认真完成,然后报到我这里——”陈主任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即便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久居办公室的人都听出来其隐含的变故。

    是啊,怎么会没有变故呢?夏雨辰本来是要接替许主任成为一把手的,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好端端地休假?

    众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却都在心里思考着夏雨辰休假的事。

    对于李妍来说,夏雨辰的突然休假是个绝对的打击。

    她知道自己的失误,知道面在追查,知道他替她顶了罪。如果说他是因为她的失误而被处分,那么,那么——

    李妍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懊悔。倘若夏雨辰真是因为那件事出了问题的,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陈主任接下来谈了些什么,整个人的思路都在夏雨辰的身。

    会议结束后,她跑楼道里给夏雨辰拨了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出了什么事?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