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一两茶叶二十万

作品:《继承人轻点疼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到了下午,方晓悠接到夏雨辰的电话,说是爷爷要见她,没办法,方晓悠只好在忙完后,在路吃了个午饭,才赶夏家。

    到了夏家,夏爷爷的战友们还都在,夏雨辰带着她一一向大家问候,并向每一位爷爷敬了茶水。大家都给方晓悠红包,方晓悠不收,夏雨辰便说“都是爷爷们的心意,你收下”,方晓悠便向大家道谢,收下了。

    众位爷爷便问起方晓悠的家里人,问起她的工作,听她说了,大家才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方岩的女儿啊!以前老夏老是说起方岩,没想到,竟然和振华成了儿女亲家。这缘分啊,真是说不来!”

    夏爷爷笑着说道:“小悠这孩子,乖巧聪明,又能吃得了苦,是个好孩子!”

    “还是咱们辰儿有眼光啊!转来转,把方岩的闺女娶了!”有位老爷爷笑着说。

    夏雨辰只身微笑着握着方晓悠的手,坐在一旁。

    方晓悠偷偷瞥着夏雨辰,他眼的喜悦,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只不过,此时听到老爷爷们这样说,她又想起彭于慧和潘蓉的对话,夏雨辰娶她,到底是为了负责,还是为了报恩?

    谭桂英从二楼下来,看着儿子和方晓悠坐在那里,心不悦,又转身了。

    夏雨辰看见了母亲,便凑近方晓悠的耳朵,说“我妈在楼,咱们吧!今天这么多人,她不会说什么的。”

    方晓悠也想和谭桂英解开纠结,可是,一直都迈不出那一步。过谭桂英那么对待她,她也很难受,可是,谭桂英毕竟是夏雨辰的母亲,现在也是她的婆婆,还是要搞好关系,要不然,夏雨辰夹在间也不好受。谭桂英过对她说的那些伤人的话,已然成为了过。此时,她和夏雨辰走到了一起,必须放下过的宿怨。

    夏雨辰跟各位长辈说了下,和方晓悠楼了,而夏爷爷、夏振华,以及夏雨辰的两位姑父都在客厅里陪着老前辈们。夏振华看着儿子和媳妇,只是笑了下,并未说什么。

    二楼,谭桂英正在陪着婆婆和前来的各位老妇人们说话。

    夏雨辰和方晓悠推开二楼会客室的门,谭桂英的表情有些僵硬,却是没说话。夏雨辰和方晓悠便向各位奶奶们问好,夏奶奶骄傲地跟姐妹们夸着孙媳妇,那些话,在谭桂英听来那样的不舒服,她待不住了,起身走了出,夏雨辰跟过。

    “妈——”夏雨辰跟到门外,拉着妈妈的胳膊。

    “干什么?”谭桂英道。

    “给我们一个机会,和她谈谈,好吗?”夏雨辰恳求道。

    谭桂英看着儿子,笑了,说道:“好啊,你让她过来!我在房间里等她!”

    夏雨辰很高兴,终于,母亲愿意见她了,便说:“您等等,我马叫她!”说完,夏雨辰立刻返回会客室,谭桂英看着儿子欣喜的模样,心不知如何想。

    方晓悠听到夏雨辰跟她说,心情陡然变得紧张起来,因为她刚刚发现谭桂英对她依旧是充满敌意的,现在说是要见她、要和她谈,谭桂英还是会像过那样对待她吗?

    “别担心,我陪着你!”夏雨辰轻声在她耳边说,她对他笑了下,想让他安心,也是想让自己安心。

    夏奶奶知道儿媳妇出了,也发现夏雨辰和方晓悠在窃窃私语,待夏雨辰要走过跟她说的时候,老太太笑着点点头,重新换了个话题,把大家的注意力从方晓悠和夏雨辰身转移走了。

    谭桂英坐在自己和丈夫的卧室,他们的房间也是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小客厅,以便他们在这边家里单独接待自己的客人。当夏雨辰和方晓悠进的时候,谭桂英正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沙发摇晃着茶杯。

    “妈——”夏雨辰叫了声。

    谭桂英抬眼看了他们一下,便说:“你们坐下吧!”

    夏雨辰便拉着方晓悠坐在了母亲侧面的沙发,他又起身给自己和妻子倒了两杯白水。

    “辰儿,把茶叶给你们泡。”母亲道,夏雨辰打开立柜,刚取出一罐红茶,听母亲说:“你把那盒冻顶乌龙泡些,我尝着味道很不错。”

    夏雨辰仔细看了下,取出一盒,问母亲,母亲点头。

    方晓悠坐着不自在,起身走到夏雨辰身边,说:“我来吧!”

    “不用,你坐着!”夏雨辰说,方晓悠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

    谭桂英始终没和方晓悠说话,待夏雨辰泡好了茶端过来,谭桂英才说:“你们两个尝尝,这茶很不错。”

    夏雨辰倒是没觉得怎样,端起杯子闻了下,说:“嗯,还好!”

    谭桂英看着方晓悠,问:“你觉得呢?”

    方晓悠对这些东西却是没什么探究,其实是她对这些根本没兴趣,于她而言,茶只不过是一种饮品而已,这种泡着喝的,和那康师傅生产的没什么区别。可是,她又不能说这茶和那两块五一瓶的冰红茶差不多,而且,她也不知道这乌龙茶和冰红茶有什么不同。于是,她只好说:“我也不太懂!”

    她这是实话,可是,谭桂英说:“这是辰儿大舅妈送给我的,台湾南投出产的顶级茶品,一两二十万。”

    谭桂英的语速很慢,每个字却说得清楚。

    夏雨辰知道母亲的意思,却故意笑着说:“茶嘛,贵的便宜的,有什么差别,喝着解渴行了。”其实,夏雨辰对茶也是很讲究的,可是,他又不能附和母亲而让方晓悠难堪。

    谭桂英当然知道儿子的目的,见他这样维护方晓悠,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放下茶杯,道:“你们,有什么话要说的,现在说吧!”

    方晓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谭桂英,难道是要像过一样叫她谭阿姨吗?可是自己都已经和夏雨辰结婚了,那是不是该称呼她为“妈妈”呢?

    夏雨辰看着方晓悠,他希望她可以先开口。

    “妈——”毕竟夏雨辰在身边,方晓悠便如此叫了,谁知——

    “我什么时候认你这个儿媳妇了?”谭桂英冷冷地说道。

    “妈,您——”夏雨辰的话也被母亲打断。

    “方晓悠,既然你们都结婚了,我知道我的态度也没有任何用,所以我也不再拦着了。”谭桂英道,夏雨辰大喜,突然握紧了方晓悠的手,方晓悠克制着自己的意外,脸露出平静的笑容。

    “以后,有空多来家里坐坐。我听辰儿说你工作很忙?”谭桂英一反常态,语气虽然有些生硬,却也还是让那两个人听起来开心许多了。

    在方晓悠看来,谭桂英是接受她了。

    “还好,主要是有个两年的考核期,如果不能通过的话,可能要被降级,而且,学生们都还不顺手,所以,很多事都是自己做。”方晓悠道。

    “那些考核只不过是做给人看的,只要你有办法,即使条件不够,也会通过。”谭桂英道,这种事,她再清楚不过了。

    “我还是想自己努力,很多人都看着呢,要是做得不好的,以后也待不下的。”方晓悠道。

    谭桂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便站起身对儿子说:“哪天你们过来?”

    夏雨辰想了想,说:“下周吧,明天我还有事。”

    谭桂英便没有再说什么,开门离开了。

    不过,从头至尾,她对方晓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是,这对于两个年轻人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胜利了。

    “我跟你说过了,我妈她是会改变的,你看,现在她不是变了吗?”夏雨辰拉着方晓悠的手,笑着说。

    这一天他等了四年,整整四年,他渴望自己的婚事能得到父母衷心的祝福,而今天,竟然真的——

    方晓悠却不像他那么高兴,因为她还是从谭桂英的言行举止感觉到了排斥,谭桂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和夏雨辰之间的差距,她和他们家族之间的差距。纵使谭桂英让她家里,要想弥合彼此的关系的裂痕,恐怕也很难。可是,能有这样的突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而且,夏雨辰又那么开心的,她怎么可以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谢谢你,我知道,让你和我妈这样面对面,对你有多难,毕竟,她曾经那么伤害过你。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谢谢!”他搂着她,激动不已。

    为了一个男人,她忍受了他母亲对她家族的轻视和对她的蔑视。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好女儿,这样嫁给了一个伤害了自己父母尊严的人的儿子。

    她该恨谭桂英吗?恨她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肆无忌惮地伤害其他人?

    恨什么?爸爸妈妈都说,记着别人对自己的好,记着坏要轻松许多。何况,她爱着的人等了自己四年,隔了千山万水都没有改变过心意,她又如何因为他母亲的偏见而伤害他?

    算了,一切都过了,没必要再执着。至于今后,为了夏雨辰,还是努力做个好妻子好儿媳吧!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