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章 言肆,我不爱你了

作品:《久伴无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往上看便是被西裤所包裹着的修长双腿,夏久安心里紧了一下,又很快的恢复过来,波澜不惊的抬头看着他。

    言肆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还真是巧。

    夏久安朝他笑了笑,侧着身子想要走。

    他们现在,应该没什么话可以说了吧。

    言肆放在兜里的手慢慢握成拳,垂着眼帘看到夏久安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来帮她接过去,而手拿出来的一瞬间,却又顿住了。

    面前的女人眼睛有些红肿,那双干净的眸子里也满是血丝,而她却朝他淡然一笑,侧身想走。

    他想问她,为什么昨晚没有回去。

    但是这个问题好像有有些好笑,她自己都买了房子了,还回他家干什么呢。

    “我家里还有很多你的东西。”言肆不找痕迹的把手收回了兜里,淡漠的看着前方,连多余的视线也没有给她。

    夏久安叹了口气,站在身旁站定,“扔了吧。”

    扔了?

    言肆那波澜不惊的眼底终于泛起了一丝涟漪,瞳孔骤然收缩。

    她竟然能如此平淡的说出这三个字,还真是底气越发的足了。

    以前闹脾气的时候可没敢这么说过。

    言肆蓦然转身,微微弯腰捏住了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夏久安,你就这么着急吗?”

    着急着搬走,住进她那个沈煜给她精心挑选出来的家?

    夏久安皱了皱眉,他的愤怒来的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也再也懒得去猜测他的心思或者嬉皮笑脸的去哄他,伸手拍开了他的手,“言少爷是个要订婚的人了,我要是还进出你的家门,别人更要说闲话了。”

    “谁?”言肆皱起了眉。

    “谁?”夏久安轻笑,“当然是天下人,见不得我玷污了你的江山,侮辱了你的地位。”

    虽然她这话有些夸大了,她还不至于让天下众人都唾弃,只是这耳畔的闲言碎语,终究还是没有断过。

    哪个女孩子不看重名声啊,言肆,你是不知道外面那些人说的有多难听。

    之前站在门口看着夏久安的背影聊八卦的人,在看到言肆之后瞬间闭了嘴,只是脚上像被钉了钉子一样不敢动弹,直到言肆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之后,才冷的打了个颤。

    言肆是个几乎不会出入这样的商城的人,不管这商城是高端品牌还是顶级品牌,不过今天突然出现在这里,让人有些诧异之余,更多的是惶恐。

    他像是自带着强大的气场,浑身冷冽的气息能把空气都凝结住一样。

    “那我扔了。”言肆直起身子,直勾勾的看着她。

    “扔吧。”夏久安坦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虽然决定放弃了,但是站在一起还是有些难过呢。

    见言肆没有说话,夏久安抬脚就走,只是刚走出去两步,言肆突然转身叫住了她,那个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你不是学的设计吗?不如帮晨曦设计一下婚纱。”

    夏久安顿时停住了脚步,脸色有些不太好,抿着唇半晌才转身直直的看着他,“我很像免费劳动力吗?”

    “价格你尽管开就是。”他倒是很大方的样子。

    “千金难买爷高兴,我不帮!”夏久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他是什么意思?嫌她命太长了,想气死她是吗?

    “我们也这么熟了,帮……”

    言肆今天的话似乎很多,夏久安却第一次打断了他的话,眉目认真的看着他,“你说过,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是吗?”

    言肆的眸色沉了沉,把没说完的话语吞进了肚子里,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他终于在今天看清了那双眼睛里最深处的情绪,是一种叫失望的东西。

    夏久安看着他愣神的样子,轻轻笑了出来,没想到言肆也会在这样的地方失了神,继续补充着自己没说完的话。

    “言肆,你不用怕我以后还不知羞耻的缠着你,不需要用这种羞辱的方式来对我。”她顿了顿,朝他笑的淡然,“我放弃了,不爱你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这里,消失在了言肆的视线中。

    耳边没有嘈杂的声音,眼前也没有那个娇小的身影,只是她那句话仿佛进了言肆的脑海里,甚至是心里。

    她说,我放弃了,不爱你了。

    这怎么可能呢,她可是夏久安啊,那个死皮赖脸缠着自己说赶她也不会走的夏久安啊。

    这次闹脾气还真是闹的有点过了。

    言肆颀长的身影呆站在商场的三楼,那张俊脸上竟然有了片刻的慌乱,抬起手来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掌心,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她为什么不道歉呢……

    ——

    转身之后的夏久安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直到自己回了家才敢放声大哭。

    明明说好为他哭最后一次的,现在却还是没能忍住。

    心里那抹疼痛感,真是让人窒息啊。

    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放弃了,可是在他叫自己名字那一刻,居然还有些期待,居然会在想他是不是会开口挽留一下自己。

    就算他说一句‘不要闹了’也好啊。

    哪怕是他假装的一句挽留,也会击溃她好不容易筑起来的防线的。

    可是他没有。

    没有一句挽留,他居然还让她帮忙设计婚纱。

    如果说她夏久安没心没肺的话,言肆就是铁石心肠!

    夏久安现在无心去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商场,也懒得去思考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起身擦干了眼泪,觉得整个人都很疲惫不堪,呆呆的坐在床上放空了自己。

    身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一串没存名字的数字号码,而这个号码却印在她的心底没有抹去,她虽然删了言肆的所有联系,但却把所有的号码倒背如流。

    还真是讽刺。

    他打电话过来是想干嘛,继续说服她让她帮陆晨曦做婚纱设计吗?

    手却还是没听使唤,按下了接听,将手机轻轻放在耳边,没有说话,等着电话那头的人先开口于。

    言肆沉默了很久,并没有听到听筒里传来高兴或难过的女声,才低低的说了一声,“我把东西扔了。”

    “嗯。”夏久安淡然应声。

    反正是她让他扔的,也没必要非要打这个电话来跟她说一声吧?

    “还有猫。”言肆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小久……

    夏久安愣了愣,因为刚哭过声音有些闷闷的,鼻音还带着着急,赶紧开口制止了他,“等等!我会找个时间去把它带走的,不要丢。”

    “好。”电话那头的男人漫不经心的问她,“什么时候?”

    “过几天吧。”夏久安咬着下唇,挂断了电话。

    以前叶歆依跟君以辰闹分手的时候,总会拖着她出去大醉一场,而结果就是叶歆依醉了,夏久安还得把她背回去。

    大醉一场或许能让心里那抹执念消去很多,至少在酒精的麻痹之下,大概可以不用那么想他。

    但是现在的她,感觉连东西都吃不下,更不用说去喝酒了,也不知道是上次喝了酒之后留下的后遗症还是如何,现在居然对酒精有些抗拒。

    只好起身洗了把脸,重新躺回了床上,怔怔的看着天花板。

    我不知道你听说我不爱你了是什么心情,但是我说出来之后竟然有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感,心里那块压着的石头终于被搬走了。

    夏久安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过一句话,如今也算是能让往事过去了。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她起身倒了杯果汁,走到阳台上看着万里晴空,没有刺眼的阳光,也没有阴沉的云朵,眼里都是明亮鲜艳的感觉。

    就当把心底的阴霾都驱散了。

    夏久安拿着杯子靠在栏杆上,仿佛耳边回荡着的都是言肆那低沉性感的声音,她曾经迷死了他的声音,却也是这致命如毒药一样的东西,在她心上划上了很多刀。

    “不爱了。”夏久安用杯子的底部碰了碰栏杆,发出嘭的一声,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前方,迎着吹来的微风半眯起了眼,扬起了嘴角,“言肆,我不爱你了。”

    就当现在以果汁代酒,放弃曾经我所对你付出的所有感情。

    她抬头将杯里的水饮尽,清澈的眼里带着淡然的笑意。

    ……

    作为S城的太子爷,早就备受关注,聚光灯集于一身,而且商业上的联姻,当然是被传的越广泛越好,所以自从言肆那句莫名其妙的决定要订婚之后,言陆两家的联姻,几乎占据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版面报道。

    不管是开手机还是开电脑,总有一个地方会提醒着夏久安,言肆要跟别人订婚了。

    真不愧是S城的太子爷啊,这跟君主与天下同乐都快没什么差别了。

    夏久安再一次关掉了引入眼帘的照片,那是陆晨曦挽着言肆笑的温柔大方,一起出席活动的媒体照片。

    虽然已经决定要放弃,但是依旧还是不会祝福他们。

    她从来就不是个大度的人,大度到祝福自己心里的人跟别人在一起,但却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愤怒与执着。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