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6章 有何不可

作品:《久伴无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安诺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淡漠的叶歆依,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红色小信封,有些无语。

    这乍一看,还真是能让人以为这是个婚礼请柬呢。

    沈煜疑惑的看了一眼安诺,俯身过去拿起了桌上的小信封,拆开看了一眼才皱着眉头念了出来,“生日邀请?”

    闻言,叶歆依打游戏的手一顿,终于抬起了头,看着沈煜手里的那抹红色,嫌弃的撇了撇嘴,“生日邀请函,还搞个大红色,过寿啊?”

    坐在一旁的君以辰低低的笑出了声,她们几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嘴里说出来的话比听相声还有意思。

    “她过生日,邀请你干嘛?”沈煜问到了重点上,毕竟陆晨曦从最开始就看安安不爽,应该是这S城的名门闺秀,没有一个是看她顺眼的,前段时间还在扣帽子泼脏水,现在就变脸了?

    “不知道。”安诺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她还想知道陆晨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但是却看不出来。

    安诺走到沙发面前坐下,惬意的翘起了二郎腿,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直勾勾的看向君以辰,“诶,陆晨曦给你邀请函了么?”

    “……”君以辰的将眼镜推了推,茫然的环视了一圈,对上安诺的眼神,“我?”

    “是啊。”安诺点头,“你们不是认识吗?”

    君以辰:“……”

    他跟陆晨曦哪算是认识啊,明明就只有那一次,两个同在异国他乡的人组队回国而已……

    叶歆依低着头玩手机玩的认真,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谈话一样,君以辰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我跟她又不熟,就见过那几次而已,她邀请我干嘛啊!”

    估计是游戏过关了或者是输了,叶歆依浑身松懈了一下,没有抬头却抬起了手,直接伸向了君以辰的耳朵。

    “疼疼……疼……”君以辰的耳朵被面无表情的叶歆依揪住,疼的龇牙咧嘴的往她身上靠。

    “你还认识陆晨曦啊,怎么没跟我说过。”叶歆依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审问般的气势。

    安诺吐了吐舌头,跟着沈煜很默契的低下了头,佯装着玩手机的样子。

    君以辰这回真是委屈死了,明明也就是前几年在国外跟陆晨曦在一个偶然的聚会上认识了,发现两个人都是同一个地方的,而且近期都准备回国,所以才联系过那么两次,回国之后去了她那个什么聚会遇到了安诺之后,就根本没有跟陆晨曦联系过了。

    现在倒好,这个死安诺,开口就把他推了出去!

    明知道歆依很讨厌陆晨曦,居然还说他跟陆晨曦认识!

    叶歆依倒也并没有准备怎么折腾君以辰,只是听到他和陆晨曦认识,有种莫名的不爽而已,听到他吸冷气的声音,撇了撇嘴,收回了手。

    君以辰对她的感情她知道,不然也不会两个人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在一起,只是觉得陆晨曦那个人,不管是看照片还是看本人,都觉得很厌恶。

    如果她要是对君以辰有过什么想法的话,叶歆依可不会跟安诺一样,慢慢悠悠的跟她绕圈子。

    拿起手术刀就能断了她的念想,嘻嘻。

    安诺看着叶歆依突然勾起的嘴角,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她邀请了你才好。”叶歆看向君以辰笑了笑,“也好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

    毕竟陆晨曦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安了好心的样子。

    ——

    仿佛宁静的时间一被打破,随后就会是接憧而来的拜访,比如陆晨曦刚走,言肆又出现了。

    他穿着白色衬衫,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在一起,神色淡然的坐在了安诺对面。

    不过这次不是在咖啡厅,而是在公司的会客室。

    曾经的夏久安巴不得跟着眼前这个男人出现在每一个角落,而现在,安诺却只觉得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让她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不由的眯了眯眼。

    两个人沉默的坐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安诺也懒得再去开口问他要干什么,反正现在不过就是一场拉锯战而已,她不需要去讨好谁也不需要去哄谁。

    言肆看着面前疏离的安诺,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只是语气有些生硬,“你跟沈煜在一起了?”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审问还是疑问,安诺扬起嘴角轻笑,“关你什么事?”

    现在的她要跟谁在一起,还需要他来管吗?

    “为什么不关?”言肆皱起了眉,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又为什么关?”安诺挑了挑眉,像是等着他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但是并没有。

    言肆只是怔怔的看着她,却怎么也看不透。

    “我还以为言总是来谈公事的。”安诺摊了摊手,毕竟这次言氏的丑闻给他们的打击力度不算小,现在跑来找她居然不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是来问她的私人感情。

    这可真不像言肆。

    “我的私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至于我跟谁在一起,还真是无可奉告。”安诺轻笑,站起了身作势要走,“如果言总感兴趣的话,等我哪天要结婚了可以给你发个请柬。”

    言肆蓦然起了身,黑着一张脸走到她面前,逐渐逼近。

    带着凌人的气势和危险的气息,安诺不由的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瞪大了眼睛看向他。

    不得不说言肆身上的气场真的是能镇得住人的,即便是她没有做什么坏事也不曾亏欠过他,但是他一皱起眉头步步紧逼的时候,总让人心里没有底。

    言肆越靠越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安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着他俯身下来,双手撑在沙发两侧的扶手上,自己整个人都被他的气息所包围。

    敞亮的房间里,两个人凑的太近,连空气都变得有些违和的暧昧,只是两个人都皱着眉头,带着抵触的眼神看着对方。

    安诺知道言肆的情绪总是变化万千,而且对于他来说,仿佛别人怎么想的并不重要一样,反正,他就是王。

    “我不感兴趣。”言肆离她很近,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了,越短的距离越能让安诺感受到他压抑的怒气。

    他在气什么?当初是他自己把她一步步推远,现在又觉得身边没了个喧闹的东西,想把她捡回去吗?

    安诺怒极反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刚好,笑容好看却又带着疏离,一双干净的眼眸带着冷意看向他,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芒。

    言肆看着她冷漠的样子,眸色微沉,又凑近了几分,偏着头凑近了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安诺脸侧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一瞬间紧绷起了身子,一动不动。

    感受到了安诺的紧绷,言肆放在两侧扶手上的手指紧了几分,语气却并没有软下去,依旧是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你想跟谁结婚?”

    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轻了些,带着一点愤怒一点压抑,在她的耳边响起。

    “无可奉告。”安诺紧绷着身子,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四个字。

    她不想要言肆靠近,却又不排斥他的靠近,甚至在他靠近的时候,自己脑子里想到的都是以前他对自己好的画面,又在一瞬间转换到他的冷漠和无情,崩碎成粉末。

    他靠近自己一分,自己就会不由的多恨一分。

    “你不能。”言肆离开了她的耳畔,重新面对着她,眼里带着灼灼光芒,态度强硬。

    她不能?

    不能干什么?

    安诺紧皱着眉头,他的气息就像是能轻易扰乱她的心神一样,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失了神。

    两个人近距离对视了半晌,安诺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我不能?和别人结婚?”安诺好笑的反问他。

    “嗯。”言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她,目光温柔了几分。

    “凭什么?”安诺笑了出来,紧绷的身子放松了几分,毫不畏惧的微微抬头,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些。

    眼前的男人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却也有着阴狠的心。

    言肆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安安会跟他说,她以后会跟别人结婚,也没有想过她会问他,为什么她不能和别人在一起,就像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走一样。

    “你这个样子会让人误会的。”安诺看着他垂下的眼帘,他的睫毛还真是很长,一点都不逊色于女生。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巧笑着问他,“还是说,你想追我啊?”

    “有何不可?”言肆的声音低低的,却坚定有力,像是带着撩人心弦的能力,四个字飘进她的耳朵,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这四个字,包含的东西太多了,多到让她喘不过气。

    或许自己之前所等待的,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和这样的一个回答,会让人高兴的手舞足蹈,而如今却只像是从高处跌落到了谷底。

    他说有何不可?

    当初自己死心塌地的追着他的时候,他不愿意也不要,伸手把她推入了深渊,而如今却来问她有何不可?

    手机看好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