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3章 生离还有重逢日

作品:《久伴无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一提到这个事情,黎若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了。

    还没等她开口,慕南就踩了两脚地上的烟头,打断了容绍的问话,“除了吓坏了,还能怎么的?”

    他就不信安诺现在能给言肆变个孩子出来,刺激着他让他醒过来。

    黎若目光沉沉的看了一眼慕南,没有说话。

    慕南对上黎若的目光,那双杏眸里泛着淡淡的冷意,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冷冽了些。

    她属于长得乖巧可爱类型的,就算是微微一笑都会给人一种温暖撩人的感觉,可是现在这样的神情,反而让人有些不自在了。

    慕南咂了咂嘴,堪堪闭上了嘴。

    “感觉怪怪的……”容绍一脸复杂,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三个人沉默了下来,各怀心事,黎若感觉跟他们站在一起,也了解不了什么,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言肆和安诺怎么会大晚上的跑到一个废弃工厂去。

    她暗暗叹了口气,转身把手里的衣服给安诺拿了过去。

    有些事,容绍他们不知情,但是也不该由她来说。

    虽然之前总是在安诺那里说言肆这样的人死不足惜,但是现在才发现,如果言肆真的死了,安诺可能也会一蹶不振了。

    那些所谓的爱恨情仇,在生命面前都成了小事。

    生离还有重逢日,死别再无相聚时。

    可能在很多的时候,生离比死别更不能让人接受,毕竟人生终有一别,命运总是有尽头的,拗不过命运也耗不过时间,败给天命没有怨言。

    但是生离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痛到撕心裂肺却又无可奈何,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痛苦和绝望,才是真的残忍。

    可是安诺和言肆两个人,经历过了生离,好不容易又在两个人的生命中重新出现,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个时候的死别,倒下的不止是一个人。

    这件事情,在国外的安家父母并不知情,甚至君以辰连沈煜都没有告诉。

    这样的处理方式,大概才是安诺此刻想要的,一切的事情,都等言肆醒来再说吧。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外面的人越发的焦躁,中途连个出来的人都没有,安诺把黎若的手都捏的发白了。

    黎若紧皱着眉头,咬紧了牙,这个时候还真是没办法说她什么,只能任由她捏着了。

    慕南和容绍身上的烟味越来越重,也不知道他们是去抽了第几根烟了,头发也有些乱,越发的躁动不安。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里面的人也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在外面守着的所有人,都神经紧绷。

    又过了两个小时,所有人都一言不发的看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直到那盏灯终于灭了,安诺才突然站了起来,因为速度太快,险些没有站稳。

    黎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也提起了一颗心,等着叶歆依出来,容绍和慕南也围了过来,叶歆依出来的时候,对上的就是几个人激动的眼神。

    扫了一圈之后,她才把口罩摘了下来,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命大,子弹距离心脏很近,但是没有伤到神经和重要部位,手术很成功。”

    本来取弹手术时间不会太长,但是其中有一颗子弹距离心脏确实太近,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很容易在每一个小细节伤到神经,所有一场手术做下来,叶歆依也感觉有些疲累了。

    听到叶歆依的话之后,所有人的心才放了下来,安诺一瞬间感觉到了88必发手机客户端的安静,之前所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些,然后头晕目眩接踵而来,两眼发黑的晕了过去。

    “安安!”

    “安诺!”

    “快把她送进病房!”

    几个人焦急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随后安诺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他没事就好。

    ——

    安诺再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照进了病房,带着一点点的暖意,所有的阴冷都在这个时候消散不见了。

    抬起手无力的放在额头上,动了动眼睛之后,她才蓦然坐了起来。

    “歇着。”

    刚一坐起来,就听到了叶歆依冷冽的声音,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直直的看向安诺。

    “言肆他……”安诺急急的开口,掀开被子想要下地。

    “他没事,躺回去!”叶歆依看她匆忙的动作,脸色有些不善,“这么着急下地去给他办理后事吗?”

    “……”安诺捏着被子的手一顿,一条腿放在了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沉默了半晌,才坐在了床边,闷闷的垂下了头,“我只是想去看看他。”

    叶歆依看了她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能理解安诺的心情,如果现在躺在那里的是君以辰的话,她可以比安诺还要疯狂,但是现在也只能让安诺歇着了,她昨天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一瞬间松懈下来之后产生了晕眩感,加上本来就贫血,更是让身体吃不消。

    现在既然言肆已经脱离了危险,她就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虽然言肆的伤不算重,但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休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醒的过来的,而且这个时候,她们更需要担心的,是安诺。

    “吃点东西再去,不然你到时候又会头晕。”

    安诺听了她的话之后,乖乖的坐回了床上,抱着枕头将下巴靠在了上面,闷声问她,“他还有多久才醒?”

    “应该……快了。”叶歆依说的有些迟疑。

    安诺一颗心又提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她,“什么叫应该?”

    “他失血过多,大脑有短时间的缺氧,所以我不能保证醒过来的时间。”叶歆依抿了抿唇,“也只有等他醒过来之后,才知道他有没有缺氧的后遗症。”

    安诺一双眼睛慢慢的又红了,感觉叶歆依的一番话像是每个字都化成了一座山压在她身上。

    “你别哭啊……”叶歆依纠结的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不能说,但是又不得不说。

    两个伤口,路上还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虽然有用东西暂时止血,但是也挡不住时间过长的消耗。

    “后遗症是什么?”安诺吸了吸鼻子,尽量把眼泪憋了回去。

    “说不好。”叶歆依咂了咂嘴,“脑部神经系统损伤的话,可能会变成智障。”

    “……”

    安诺都快要疯了,抱着枕头将脸埋了进去,一瞬间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叶歆依见状站起了身,大步走到她面前,用手从她的脸和枕头中间塞了进去,托着她的下巴让她重新抬起了头,“又没说一定会变智障,你这么着急的哭个什么?”

    言肆是真的命大,如果那颗子弹再往前一点点,他连变智障的机会都没有了。

    既然都已经有了这么好的运气,那不妨相信,他只不过是昏迷两天,不会造成什么神经损伤的。

    安诺没好气的拍开了她的手,也不知道她那个话到底是不是在安慰人。

    “走开!”

    “行那我走了。”叶歆依撇了撇嘴,作势就要转身离开,“顺便去把言肆病房里的电断了。”

    安诺快要被她给气死了,赶紧抓着她的衣角又把她拽了回来,“回来!”

    “那你到底是要我走啊还是要我回来啊?”叶歆依摊开手,无奈的看着她。

    “坐……”安诺嘟着嘴,扯了扯她的衣角。

    叶歆依看到她的样子,也算是放心了些。

    她担心言肆是情理之中,但是也不能一味的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一件事上,不然很容易情绪崩溃的。

    叶歆依坐在了床边,揉了揉她的头发,安诺刚刚醒来脸没洗头发也没梳,整个人都还无精打采的。

    “你先去把脸洗了,等下吃了饭再去看他。”叶歆依低头把她的鞋子放在了床边,起身的一瞬间又想起了黎若在夜里跟她说的事,“安安,你想好了吗?”

    “什么?”

    “言肆。”

    安诺被她问的一怔,紧张的抓紧了被子。

    叶歆依捏了捏眉心,“你已经决定好了,要跟他继续下去吗?放下那些过往,不管是感情还是伤痛?”

    “我……不知道。”安诺摇了摇头,“以前以为只有爱情这种东西容易变质,但是没想到恨也会。”

    如果在知道言肆的过往之前,她可能还能狠下心来抽身离开,哪怕是自己再难过,也想要让言肆感受一下什么叫铭心刻骨,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叶歆依叹了口气,没有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去洗漱吧,小若等会儿就买东西回来了。”

    “哦……”安诺乖乖的下了床,进了洗手间。

    叶歆依双手环胸靠在墙上,看着洗手间的位置,紧紧的皱起了眉。

    思索了片刻,她还是转身走了出去,刚一开门就撞上了买了早餐回来的黎若。

    “她醒了吗?”黎若大步走了过来,关切的看着叶歆依。

    “醒了。”叶歆依淡淡的应了一句,拽着黎若的手腕进了屋,把东西给安诺放在桌子上之后,又把她拽回了她的办公室。

    “干嘛呀?”黎若一脸不解,皱着眉看了一眼叶歆依,“你去休息会儿吧。”

    叶歆依也忙了一个晚上,前脚刚把言肆的手术做完,转头安诺就晕倒了,忙的心力交瘁的,睡觉也就睡了两三个小时候,又去了安诺病房守着。

    慕南一直守在言肆那里,容绍天一亮就去朝阳山接向晚一行人了,虽然君以辰安排了人在那边,密切的保护着她们的安全,但是始终还是不放心。

    “等会儿去。”叶歆依打了个哈欠,揉着脖子坐在了沙发上,眼里都有了红血丝。

    黎若叹了口气,拿着杯子去给她接了杯温水放在面前,“喝点水。”

    她在叶歆依的旁边坐下,叶歆依喝了一大口水之后,两个人才仰头靠在了沙发上,活脱脱的跟瘫痪了一样。

    真的太累了,人累心也累。

    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发生在眼前,也从来没有想过,为了安诺做到这一步的人是言肆。

    “安安和言肆,你怎么看?”叶歆依偏过头来看向黎若。

    黎若垂下眼帘看了看,“我坐着看。”

    “……”

    转头看到叶歆依的无语表情,黎若撇了撇嘴,“我能怎么看啊,反正从始至终,安安那个死脑子也没听过我们的话。”

    “你别说,我还真的挺意外的。”叶歆依望着天花板,喃喃道,“言肆竟然会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我也是。”

    “可是我并不觉得,就因为这样,就可以放弃所有的过往。”叶歆依皱起了眉,“毕竟还有个豆芽的事情在啊。”

    “你难道没发现也就正好是因为小豆芽吗?”黎若坐了起来,双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说起这些事就觉得有点头疼。

    “如果当初小豆芽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她会恨的彻底,但是他没有出事,而且也希望见到自己的亲爹。安诺这样的性子,你只要没一刀把她捅死,她就总能越战越勇。”

    叶歆依也坐直了身体,诧异的看着黎若,“我怎么听你这意思,像是觉得豆芽没出点什么事,有点可惜的样子?”

    黎若一巴掌给她拍了过去,“我靠!我是那样的人吗?好歹我也是他干妈呢!”

    叶歆依冷哼了一声,撇过了头,“说起这个我就纳闷,言肆为了安诺都能不要命了,当初是怎么舍得把她送上手术台的?我不信他不清楚安诺的身体,总觉得哪里不对。”

    “巧了,我也这么觉得。”黎若拧着眉,“问题是当初就是这样。”

    “那天如果不是我正好在医院给她拿补药的话,那她就真的玩完了。”

    “而且当时我也是听别人说了我才知道的,天合医院的医生护士说有人被绑去了妇科做人流,还是言肆安排下来的,重点是她们说小道消息是言肆觉得安安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加上他要跟陆晨曦订婚了,才强行让安安过来流掉的。”

    黎若越说,叶歆依的眉头皱的越深,真的是越发的搞不懂言肆的想法了。

    “什么孩子?什么流产?”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慕南一脸的震惊和茫然,站在了两个人的面前。

    他的面色也不太好,守了言肆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明明已经手术完了却迟迟不醒,所以才来了叶歆依的办公室想要问问,结果在门口的时候发现两个人在里面聊天,本来想等她们聊完再进去的。

    结果,就听到了这些话。

    “你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啊?”黎若不悦的皱起了眉,一脸的嫌恶。

    慕南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对于黎若问的话充耳不闻,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也不能算是八卦,主要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慕南对于言肆和安诺的过往,只有耳闻没有眼见,所见到的都是言肆想要把安诺留在自己身边的样子。

    他知道曾经的言肆做了很多伤害安诺的事情,不然也不至于悔不当初,甚至容绍也给他讲过,那几年里言肆的落寞。

    他知道言肆对不起安诺,有伤害才想要弥补,但是他不信言肆能做到如此的地步。

    虽然言肆对人向来冷冽无情,都说他是个冷面阎王很不好惹,但是并不代表他会对一个陪在自己身边那么久,而且还有着另一个新生命的人下手。

    “问言肆啊。”叶歆依淡淡的回了一句,站起了身。

    这些事情,言肆都不给他们讲,是不愿意说还是不敢说,就没人知道了。

    “他现在半死不活的我怎么问啊!?”慕南急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着叶歆依一脸冷漠的样子,赶紧讨好的看向黎若,毕竟她那张脸看上去都比叶歆依温柔很多。

    “能不能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只是想来问问叶院长,阿言什么时候能醒的过来。”

    结果谁知道,一过来就听到这些。

    黎若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慕南,又看了看叶歆依,对方一脸你想说就说的表情,只能暗暗的叹了口气。

    黎若粗略的给他讲了一遍那天发生的事情,对于天合医院医护人员的说法做法也详细的转述了一遍,听的慕南表情越发的复杂。

    最后他抓了抓自己本来就有些乱的头发,蓦然站起了身,“不可能,言肆不是这种人!”

    “事实胜于雄辩。”叶歆依淡淡的冒了一句,难不成黎若还能说谎?

    “言肆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慕南还是不信,紧皱起了眉头,“我去问个清楚!”

    “……”黎若看他转身就要走的样子,无语的摇了摇头,“那你也得让他现在能开得了口。”

    按理来说言肆差不多也该醒了,但是什么事都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

    提起这个,累了一晚上想要去休息的叶歆依又重新站了起来,“正好,我过去看看。”

    对于言肆这个情况,她也不能百分之百的放心,就像是之前跟安诺说的一样,大脑缺氧,保不齐他醒来之后就变成一个智障了呢?

    有句话叫血债血偿,曾经安诺流的血,如今言肆也算是加倍还回来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就是纠缠不断的了。

    叶歆依带着两个人去了言肆的病房,安诺已经在里面坐着了,握着言肆的手怔怔的看着那张脸,苍白虚弱,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我都说了,你守着也没有用。”叶歆依叹了口气,看着病床上的言肆,也有些无能为力。

    慕南一脸焦急,一肚子的话想要问,又没办法开口,就算是现在他把口水说干了,言肆都不会动一下。

    安诺垂着眼帘,昨天哭了一晚上,现在的眼睛真的是过于干涩和酸痛了,只能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希望能以此感受到他细微的动作。

    “说句煞风景的话。”黎若突然开口,虽然现在看着病床上的言肆没有那么厌恶了,但是依旧有些气,“你也曾经这样躺着过,但是守在床边的不是他,甚至他连你们的孩子都不要。”

    一句话,说的所有人皆是一愣,慕南脸上什么样的表情都有,愠怒纠结激动都堆到了一起,想要反驳黎若的话,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安诺握着言肆的手指逐渐收紧,脸色苍白。

    叶歆依定定的看着床上的人,毕竟她还是一个很有职业操守的医生的,只要穿上衣服进入病房,那就只有医患关系了。

    至于那些恩怨过往,都不是现在该她来提的。

    床上的人睫毛颤了颤,动静虽小,但是也没能让叶歆依忽视它。

    “别动!”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