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章 不准叫他沈爸爸

作品:《久伴无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安诺打开门之后,言肆才弯腰把小祈放了下来,换好了鞋之后才往屋内走去。

    小祈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换好鞋之后就哒哒哒的跑进房子里了,头也没回。

    言肆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时候,目光顿了一下。

    安诺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小祈离开的方向,换好鞋之后倚靠在了墙上,偏着头怔怔的看着言肆。

    “言肆。”

    “嗯?”

    “其实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小祈说的。”

    言肆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她,“什么?”

    安诺努了努嘴,“小祈啊。”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听懂,还是装作听不懂,但是安诺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毕竟这次小祈都已经跟着她一起回来了,要是两个人住在一起还总是零交流的话,那感情永远都好不起来。

    她承认她很爱言肆,但是她对小祈的爱也并不会少,言肆的过去没办法逆转,所以不能让小祈有同样的童年。

    虽然安诺知道,言肆不会像言明那样,给安子祈一个充满阴影的回忆,可是两个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交流却很少的话,换个角度想,跟冷暴力其实也没有差别。

    即使她知道言肆心里真的很爱这个孩子,也知道小祈对于这个爸爸有好感,但是两个人总有一个要先开口,而先开口的这个人,安诺出于私心,她希望是言肆。

    “跟他说什么?”言肆好像真的没有听懂她的话的样子,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揽着她的腰,带着她往里走去。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安诺抿了抿唇,“小祈其实什么都听得懂……”

    话音刚落,一道疾驰的小身影就猛地冲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却故作平静的看着言肆,“那是你买的吗?”

    “???”安诺半眯着眼睛,不解的看着小祈。

    言肆对上那双黑亮的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给你买的。”

    “真的吗?”小祈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嘴角却已经欣喜的扬了起来。

    “真的。”言肆看到他兴奋的笑容,脸色越发的柔和,微微弯腰揉了揉他的头发,声音也变成了自己从未想过的柔和,“你不是说喜欢吗?”

    安子祈听完他的话之后,眼睛都笑弯了,雀跃的转身跑进了屋内。

    愣在原地的安诺不明所以的看着言肆,“什么呀?”

    “我给他买了一套乐高。”言肆弯唇一笑。

    安诺呆住了片刻,随后朝他挑了挑眉,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很开窍嘛,会哄儿子开心了?”

    言肆轻笑了一声,牵着她走了过去。

    小祈嘴角还挂着笑容,盘着腿坐在地上拆盒子,眼里满是兴奋和激动。

    可能是第一次收到这个,也可能是因为他第一次收到自己亲身父亲的礼物,怎么都觉得开心。

    之前安诺还怕言肆送给他一些小男孩儿玩的小汽车呢,那肯定是会被小祈鄙视的。

    虽然言肆送的东西质量和种类都不会差,甚至会是上等,但是在孩子的眼里,一般就只分为玩过和没玩过,也没时间去管到底好坏了。

    而小祈,从一岁开始,就在无限的收各种玩具,从最开始拳头那么大的,变成人那么大的,如果他再长几年,沈煜估计都能给他买辆车放在家里了。

    所以对他来说,一般的玩具肯定会被鄙视的,不过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沈煜总是喜欢给他买些玩具回来,但是终归还是见识有限,而且接触乐高的时间也没那么长,现在言肆送的这一套,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了。

    一想到这个,安诺突然有些不平衡了,双手拽着言肆的手臂,噘着嘴耍无赖,“你给小祈都买礼物了,那我呢?我的呢?”

    她的嗓音软糯糯的,带着一股撒娇的意味,拽了拽言肆的衣袖,白皙的脸上满是委屈。

    安子祈盘着腿坐在地上,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咪,突然挪了挪屁股,将自己调整了一个方位,背对着他们。

    安诺在家里经常都是这个德行,一言不合就撒娇,撒娇卖萌不行就撒泼。

    小小年纪,已经见识了安诺的太多面了。

    安子祈暗暗的撇了撇嘴,专心的玩起了玩具。

    而在言肆的眼里,安诺这个样子,几乎是他没有见过的。

    “……”言肆转头看了她一眼,眸色渐沉,却没有说话。

    安诺跟个八爪鱼似的,干脆直接圈住了他精瘦的腰身,脸颊贴在他的胸口蹭了蹭,也不管还是在小祈面前了。

    反正,他应该也习惯了……

    “你也太偏心了吧,给儿子买礼物不给我买!人家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你这是有了儿子不要……”

    安诺不依不饶的说着,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她的眼眸闪了闪,随后才理直气壮的补了一句,“我!”

    莫大的失落与空寂朝她袭来,甚至是填满了她心里的每一寸,那一个到了嘴边却拐了弯的称呼,还是被她吞回了肚子里。

    而安诺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毕竟从来都没有把自己的那种失落表现的太明显过,就连如今也不过如此。

    她依旧还是那样嬉皮笑脸的样子,只是看上去有些勉强。

    言肆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突然的情绪转变,伸手扣住了她的腰,低头问她,“怎么了?”

    安诺冷哼了一声,很快的盖过去了自己的失落,猛然抬头一口咬在了他的喉结上。

    她没有用力,甚至可以说只是碰了一下,只是洁白的牙齿始终还是跟他的喉结有了一个亲密接触。

    一个轻轻的剐蹭,愣是让言肆的身体僵住了几秒,随后就一窜遍了全身的热火。

    “都不给我买东西!”安诺哼哼了一声,像是想要通过这样的一个动作来解气似的。

    在之前,安诺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贪婪的人,至少在什么时候她都懂得知足,可是偏偏在言肆这里不一样。

    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其实也并不全是错的。

    她确实想要做言太太,想做言肆唯一的那个妻子。

    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能呆在他身边就好了,后来跟他在一起了,又有了孩子,虽然现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言肆也变得越来越温柔,可是她总觉得还缺些什么。

    她是小祈的妈妈,言肆是他的爸爸,可是他们两个人到现在也不过就是男女朋友关系。

    如果换做以前的话,安诺肯定会蹬鼻子上脸的跟言肆讨论着什么时间去把证给领了,反正这么些年她一直脸皮都很厚,可是现在她却有些不想了。

    大概是小女人心里的那种娇柔感作祟吧,总还是希望在这件事上,是对方先开口。

    可是言肆偏偏好像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又急又气,又不知道该气自己矫情还是气他不开窍,毕竟现在自己的父母也在中间挡着。

    她正愁思着,言肆却蓦然扣住了她的腰,几乎是将她半个人都提了起来,转了个弯往一旁的房间走了过去。

    刚一进房间,言肆就把她抵在了墙上,随之落下来的是一个绵长而又热烈的吻。

    安诺被抵在墙上,被吻的迷迷糊糊的,直到他离开了都没有反应过来,双眼迷离的看着他。

    眼前的男人气息不匀,微微喘着粗气,一只手挡在她的脑后,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颊,大拇指的指腹蹭了蹭她有些发红的唇。

    “当着儿子的面乱来?”

    “什么嘛……”安诺嘟囔了一句,“什么叫乱来……”

    言肆看她脸颊微红的样子,低低的笑了一声,忽然低头含住了她的耳垂。

    “你——”安诺腿一软差点缩了下去,好在言肆的反应够快,及时拉住了她。

    “感受到了?”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带着淡淡的笑意。

    “什么?”安诺抓紧了他胸前的衣服,茫然的看着他。

    “我刚才,跟你现在一样。”

    “……”

    空气陡然变得有些暧昧,安诺怔住了片刻,才扬起了唇角,眼底带着一抹小小的得意,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你很敏感哟。”

    怪不得每次她吻他的喉结的时候,他都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看到她痞里痞气的坏笑,言肆差点没忍住把她给扒了,可是最终也只是抱紧了她,低低的说了一声,“你不该带孩子回来的。”

    小祈在外面,他都不敢随心所欲了,这些年了,还没有这样被约束过。

    安诺脸上的坏笑却是越来越深,之前的失落和不平衡都结束在了他的深吻之中,一边抱着他,一边看向了窗外的白云,心情颇好的样子。

    “干嘛,你不想看见他哦?”

    她的故意曲解,言肆有些无奈,扣着她的腰贴向了自己,呼吸炙热。

    “你觉得呢?”

    他的问题有些恶劣,安诺咬着下唇推了推他,感觉之前被他吻过的左耳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烫的吓人,“小祈在外面哦。”

    她提醒了一句,见言肆只是抱着她,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才偏了偏头,把自己的耳朵贴上了他的脸颊,“太烫了,都怪你!”

    言肆的脸上带着一丝凉意,起码跟安诺的耳朵比起来,就像是炎热的夏天吃到了一个冰淇淋一样的降温,让她舒服了不少。

    “哦。”他哑着声音应了一声,下巴抵在她的肩窝上,撒娇似的埋怨了一句,“也怪你啊。”

    “……”

    安诺被他撩拨的都有些心猿意马了,但是刚才那句话不仅仅是提醒言肆,也提醒了自己。

    儿子还在外面呢……

    言肆如今已经在安诺面前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与面具,就连对外人的那一丝冷漠,在面对着她的时候,都尽数收了起来。

    他说过的话,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

    当然,除开那些气她的,和吃醋时候的口不择言。

    言肆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有些无奈的紧抱着她,强行按捺住了心里的冲动。

    安诺也静静的任由他抱着,除了耳朵还在持续发烫之外,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也在等着言肆平静下来。

    暧昧静谧的气氛,是被那道稚嫩的声音打破的。

    安子祈在客厅里玩的虽然入迷,但是肚子饿了这种生理感受还是能感觉得到的,于是猛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到眼前陌生的房子的时候,到嘴的称呼转了个弯,用英文大喊了一声。

    “爹地妈咪我饿了!什么时候吃饭啊?”

    “……”

    ——

    一如既往的,晚饭是言肆一手承包了的,安诺就只负责跟安子祈一边玩儿一边等就好了,自然,安子祈对于自己这个爸爸的手艺,也是万分期待的。

    好在言肆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厨艺高超,安子祈吃饭的时候话都少了很多。

    言肆的动作依旧优雅从容,眼底的温柔宠溺却越发的浓郁,看着面前的安诺和闷头吃饭的小祈,嘴角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安子祈吃完饭后,没着急离开饭桌,而是思索了几秒,堪堪的开口说了一句,“谢谢爸爸。”

    “……”

    言肆的手指蓦然攥紧了几分,跟安诺对视了一眼,随后才看向了小祈。

    他微微低着头,也没有看言肆,让人看不清表情。

    “谢我?”言肆的语气有些不自在。

    “嗯。”小祈这才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谢谢你给我买玩具,也谢谢你给我做饭吃。”

    “……”

    言肆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点儿什么。

    他也不知道这算是小祈跟他更近了一步,还是跟他依旧距离疏远。

    “妈妈,我去玩儿啦!”安子祈见言肆不说话,小大人似的耸了耸肩,朝安诺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安诺眼睛转了转,没有说话,言肆也只是出神了片刻,便收回了思绪。

    把桌子和厨房都收拾好之后,两个人才重新回了客厅。

    安子祈坐在地上认真的在玩着积木,看到两个人过来了之后,下意识的把面前多余的砖块往他们面前推了推。

    安诺二话没说就盘着腿坐了下来,跟小祈面对面的坐着,身旁的男人站的笔直,有点格格不入的样子。

    “坐吧,别客气!”安诺巧笑着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很是大方。

    言肆不像她,能光着脚在地上跑,能盘着腿坐在地上,虽然地上铺了地毯,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像她那样,怎么舒服怎么来过。

    看他垂着眼帘还在想些什么的时候,安诺仰着头扯了扯他的裤腿,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和可怜,看的言肆心头一动,神差鬼使的盘着腿坐在了她的身侧。

    偌大的房子里就三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起,远离了喧嚣,也没有吵闹,气氛却格外的温馨。

    言肆没玩儿过这些,但是毕竟是小孩子的东西,他上手看看就知道拼装的大概了,以至于后来,小祈手里的动作越来越慢,甚至是停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

    安诺看着那修长的手指跟有魔力似的,一块接一块的飞快的拼装着,一时间有些无语。

    她看了看小祈目不转睛的样子,又看了一眼心无旁骛的言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轻轻碰了言肆一下,“挺晚了,要不先去洗澡吧?”

    “嗯,你先去。”言肆顿了顿,看了一眼剩余的砖块,沉声补充了一句,“我再陪他一会儿。”

    “……”你是想自己玩会儿吧。

    “嗯,妈妈你先去洗吧。”安子祈头也没抬的打发的安诺。

    “……”

    哇,这对父子真的是绝了。

    安诺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他们一眼,只好认命的起了身,上楼洗澡去了。

    言肆盘着腿坐在地上,额前的头发垂了一缕下来,却没能扰乱他的心神,小祈看了他好一会儿之后,才发觉自己也不能停下来,于是也加快了手里的动作,父子俩就好像准备今晚上就给拼完似的。

    “小祈。”过了好一阵,言肆才突然低低的叫了安子祈一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好像所有的思绪都在一瞬间回归了本体,眼前的玩具也成了背景。

    “嗯?”安子祈偏着头,疑惑的看着他。

    “对不起。”

    “……”

    言肆没有抬头看他,或许是怕看到他那样干净明亮的眼睛,自己说不出来话。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安子祈不解的问他。

    “因为……”言肆迟疑了片刻,“让你等了这么久,才见到我。”

    “哦,没关系。”小祈很大方的原谅了他。

    言肆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向了他。

    安子祈笑嘻嘻的,似乎真的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反正我见到你啦,而且你又没有犯过错。”

    “……”言肆抿了抿唇,试着问他,“那你没见到过我的这几年,怪我吗?”

    安子祈认真的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不怪啊,舅舅说你不是个坏人,我为什么要怪你?”

    小孩子的88必发手机客户端始终还是很单纯的,而且,小祈在安家那样一个环境里长大,始终都比旁人更加的宽容善良一些,更何况,还是他的孩子。

    言肆看了他半晌,才弯着唇角笑了笑,眼底的笑意像是春风过境,一片柔和。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他轻轻揉了揉小祈的头发,声音低沉醇厚,像是在对自己说着某种承诺,“我会好好陪你们,照顾你们。”

    “嗯。”安子祈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言肆的话深信不疑。

    父子两个人的关系像是得到了质的飞跃,直到安子祈想起了沈煜,一瞬间煞了风景。

    “那沈爸爸呢?他也会来陪我吗?”

    “……”

    言肆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剑眉皱起,“不准叫他沈爸爸。”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