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10章 若你在南-活的这么天真

作品:《久伴无言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黎若已经很久没有在别人面前委屈的哭过了,再疼再难受都给忍了下来。

    不是没有人保护过她,只是一两次之后就觉得晦气了。

    大概这88必发手机客户端上很少有人跟她一样,总是给人带去危害和灾难,像一个扫把星。

    今天晚上慕南浑身戾气的出现,却像是冬日里照进了一束阳光,把天都撕开了一个口子,直直的照射着她。

    黎若靠在慕南的怀里,抽抽噎噎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我带你去医院。”慕南的口吻变得急了起来,拉下她的手臂看了一眼。

    白皙的手臂上好几处擦伤,还沾染着灰尘,腿上也有淤青和伤痕,灯光昏暗的车内,那张小脸上的红痕和淤青清晰可见。

    慕南的呼吸一滞,手指都攥紧了些。

    “好。”

    黎若没有拒绝,只是吸了吸鼻子,鼻尖红红的,半个人都被黑暗所笼罩着,却又让人感觉到钻心的疼。

    慕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按捺下了自己的冲动,“你的手机呢?”

    “被方少俊扔了。”黎若依旧还有些颤抖,“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还没来得及打出去,就遇到了他。”

    她每个月花钱买的安稳,也只不过是在给这个家里的人出去鬼混,至于父母的那份工作,说到底,他们也觉得可有可无了。

    反正有黎若,反正他们不要脸。

    很不要脸。

    一家子人都是像土匪一样的刁民,仗着自己什么都不懂,就无所畏惧。

    如果说之前陆长远是拉下老脸守在安诺公司,想要让安诺救助的话,那么陈欣和方庆就能在方少俊的怂恿下,直接去安诺的公司闹事要黎若的消息,反正也没皮没脸。

    至于闹什么,就是她们自己胡编乱造看心情了。

    黎若的恐惧就来自于这些,哪怕是她可以躲在国外不回来,哪怕是她能够有资本单独出去闯,毕竟以她现在这样的能力和地位,做什么都不用受到这样的伤害。

    可是没办法。

    方少俊知道她的学校,甚至可以直接带着人闹到学校去,口耳相传也好,拉横幅也罢,反正所有无理取闹的事情他们都能做的出来。

    方家的人可以说黎若不赡养二老,不照顾家庭,甚至还能去安氏集团的门口宣扬,去跟那些不相关的人戳黎若的脊梁骨。

    黎若跟安诺不一样,她没那个胆子。

    “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最先同情的都是弱者,越惨越能引人注目。”

    “我们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要让你知恩图报的。”

    “别觉得混进了上层社会的圈子你就能改头换面了,说到底你也不过就是个农村丫头。”

    这些话,她听过无数遍。

    有的是别人说的,有的是家人说的。

    她可能也算是弱者,在这一切都被摆明了的时候,但是在不知情的人眼里,黎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孝女,为人冷漠,对亲人心狠,一年到头也不会回去几次。

    不过她们也没有说错,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丫头,从下接触的就是那些低贱的辱骂声和嫌弃。

    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改变一个人太容易了,所以她变得越发的懦弱,身边的朋友越多,越是看到家人那种像恶狼一样贪婪的眼神,她的顾虑就变得多了起来。

    甚至今天晚上闹的这么一出,黎若坐在车上的时候,都有些恍惚了。

    她跟慕南在一起,到底是不是个累赘,她有没有勇气为了慕南去挣脱这一切,她不知道。

    ……

    ——

    到了医院之后,慕南直接把黎若打横抱起来进的医院,黎若整个人都窝在他的怀里,十分娇小,脸上的眼泪也已经干了,静静的靠着。

    慕南的脚步有些急,直接给抱去了急诊,把黎若放好之后,看到医生给她消毒的时候,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

    深邃的眼底也有了凌厉的寒意,一想起方少俊一行人的样子,就恨不得想杀人。

    黎若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垂着的一只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忽略掉了胳膊上的疼痛,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指尖。

    越是无声,就越是让人难安。

    从急诊出来的时候,黎若手臂上和腿上的伤口满是药水的痕迹,也被包扎了起来,看上去特别严重的样子,其实这个时候,她倒也没那么怕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打,只不过当时是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她慌了而已。

    现在包扎好了,慕南也在,她也就没什么害怕的了。

    可是身旁的男人一直沉着一张脸,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就算是牵着她的掌心依旧温热,但是却周身却像是散发着寒意。

    原来真的生气时候的慕南,是这样的。

    黎若忽然就顿住了脚步,抬眸看着男人的侧脸,站在医院的门口,眼眶微微的有些红了。

    手臂上的拉力让慕南回过了神,侧目看了黎若一眼,那种冷冽的视线忽然就变成了关切,“怎么了?还疼?”

    黎若摇了摇头,松开了他的手,忽然就上去抱住了他的腰身,半晌没说话。

    慕南的指腹蹭着她的头发,眸色幽暗。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让这样的家人自生自灭,为什么给他们拿了钱,他们还会侮辱我?”

    上一次,她给慕南讲的那些,其实不过就是九牛一毛而已,粗略的讲了个大概,如果讲的太过于细致,黎若觉得那两瓶酒可能不太够喝。

    她什么都会,做饭画画照顾人,有着恰到好处的温柔,可是会的再多,都始终没有她想要的。

    黎若有点贱,至少她自己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了,以至于长大后都忘了家庭的温暖是什么样了,后来她就拼命的想要找回那种温暖,至少,她想要自己的亲生母亲的那种关爱。

    所以她在这些所有的事情里挣扎的时候,所抱着的一丝希冀,也是说服自己的理由,就是这样。

    哪怕是知道不可能,知道自己有多贱,明明他们都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却还在渴望什么母爱,家庭温暖。

    二十七岁的人了,还活的这么天真。

    慕南良久,才嗯了一声。

    黎若没有说话,只是松开了他,往右边的路上走了过去,找了一条长凳坐了下来。

    黎若看了一眼夜空中的月亮,笑容有些惨淡,“我没有面对谩骂和诋毁的勇气,哪怕是那些都是假的。”

    “我当初可以选择在国外就消失到底,但是国内还有安安,他们知道安安的身份,那个时候程万没抓到,安家也只不过是想让她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没有人敢冒这个险,也没人敢让安诺暴露在程万的监视之下。”

    “如果我不联系他们,不回家,那他们就会去安安的学校找,找不到就会大肆宣扬,编造谣言说我不孝也好,还是抖出事实说出安安的真实身份,多多少少都会引起一些关注。”

    “有些时候,真相真的没有曝光度重要,尤其是牵扯到了一些神秘的人,或者上层的圈子,媒体所关注的根本就不会是闹事这件事。”

    黎若叹了口气,“后来,方少俊就开始变着法子的要钱,如果我不给,他就直接找上了门,闹我也好,闹我朋友或是男朋友也好,反正就是闹到我身边的人都疏远我了,我给他钱了,他才罢休。”

    慕南的胸口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有些喘不过气。

    “这些事情,其实可以交给安安他们处理。”说完,他顿了顿,又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他们会更有办法一些。”

    “我想过啊,安安也跟我说过,如果不行的话,她来出面。”黎若轻笑一声,很是嘲讽,“可是又能怎么出面?哪怕是他们真的闹了,也只不过是以聚众闹事的名义给放进去关几天,出来之后还能继续闹。”

    “就算权势滔天,这始终不也是个法制社会,总不能因为拉个横幅,说几句谣言,就把人拖出去枪毙吧?”

    慕南哑口无言。

    那种利用权势压住对方的人,也不过是因为对方真的游走在了灰色地带,而这种人身攻击,造成的影响巨大,却又真的判不了什么。

    当然,如果有一天黎若被逼到精神崩溃自杀了,或许还能给人冠上一个谋害罪。

    但是那个时候她都不在了,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上,最可怕的还是话语,不管是现实还是网络,那些声讨的语言词汇黎若完全做不到熟视无睹,也没办法像安诺那样在一个万人唾骂的88必发手机客户端上生存下来。

    哪怕是她可以澄清,可以说明,但是就像奶奶说的,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同情弱者的人和仇富的人比长了脑子的人多了上千倍。

    “方少俊读书不怎么样,洗脑倒是在行。”黎若嗤笑了一声,扯得脸颊都有些疼,“现在这一家人,只要给钱就能堵住他们的嘴,不然他们可以凭着自己的不要脸闹到鱼死网破,总之就是不会让我好过。”

    慕南满眼心疼的看着她,除开那样浓烈的心疼,还有着很多复杂的情绪,甚至连他自己都搞不懂。

    黎若带着一身的伤痕,却笑得淡然,对上了那灼热的视线,“所以,到今天我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慕南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心里面一大堆想说的话,却看着这张笑颜,怎么也说不出来。

    黎若本来以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会像是被人撕开了上头,按着头塞在水里,血水蔓延呼吸困难,结果没想到反而轻松了一些。

    她一点都没觉得难过,倒是感觉慕南在身边之后,好像什么都不怕了。

    过往的阴影迟早都是要被挥散开的,就算是伴随着余生已经带入尘土,那也终有放下的一天,只是对于黎若来说,这一天来的太早了。

    让她有些欣喜,也有些烦闷。

    “交给我。”慕南信誓旦旦的说了三个字,握住了黎若的手。

    没有什么热烈的告白和话语,却又好像浓情蜜意的样子。

    慕南的心疼都变成了责任,他才恍然明白,为什么会在最开始的一瞬间,看到黎若的脸的时候,突然有些心疼。

    不是谁爱谁更多一点,他就只是不想让她受伤。

    就算是光凭着这张脸,她也有资格被保护着。

    “其实我现在真不怎么害怕了,也不觉得疼。”黎若弯着唇角朝他笑了笑,“这些伤对我来说也不算重,只不过之前看到你的时候,忽然就觉得有点委屈。”

    “他以前也打过你?”慕南拧起了眉头。

    “唔——偶尔吧,所以我回家次数才少,他们喝多了之后就是畜生,哪会把人当人看。”黎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往慕南的身边挪了挪,靠在了他身上,“不过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江玥给我打的电话。”慕南的眸子半眯着,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江玥那扇阴风点鬼火的话,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江玥啊……”黎若小声的重复了一句,没了下文。

    同样作为女人,她不可能不懂这样的行为表示着什么,无非也就是江玥觉得自己的身份本来就配不上慕南,还在这样的场合里还跟人不清不楚的。

    看来她还真是,对慕南一见钟情?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情敌,不然今晚上慕南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被救下来了。

    一想到这个,黎若还是一阵恶寒,跟慕南在外面坐了一会儿两个人就回家了。

    这样的一个夜里,乱七八糟的发生了一堆事情,又好像在冥冥之中注定了什么样的缘分。

    比如,该在一起的两个人,怎么都是分不开的,哪怕是知道了未来可能会经历什么样的生活,慕南都不愿意分开了。

    于他而言,黎若不一样,就算是她说的,之前的那些男朋友都在一两次后觉得她是个累赘和祸害,可是他不会这么想。

    毕竟,她说过嘛,他像个天使一样。

    虽然说一个大男人被称为天使有点怪怪的,不过在黎若这里也勉强接受了。

    晚上慕南靠在黎若耳边,低低的说了很多话,讲述着自己的心情和想法,也说到了以后她家里的人再闹的话,要怎么解决。

    现在黎若担心的,不过就是安诺怀孕了,要是他们真的闹过去,还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就算言肆再狠厉,也不可能直接杀了那一家人。

    黎若听着听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梦里梦到自己回到了古代的生活,有一个除暴安良的大侠,帮她解决了身边所有的败类,哪怕是杀了人,也只会被拍手叫好,不会有人觉得他草菅人命。

    她大概是魔怔了,至少在这样的生活中,要么是她生不如死,要么是她希望对方生不如死,赶快抽离这个88必发手机客户端。

    要是真有电视剧里的那种大侠就好了。

    可是并没有,睁开眼睛还是那个原本的88必发手机客户端,人心还是比鬼神可怕。

    第二天黎若起的很晚,慕南叫人把新手机送了过来,之前被方少俊拍掉的手机也被员工找了回来,把卡给换上了。

    不过慕南出去了,只是给她手机里留了条消息。

    【慕南:午饭我让帝豪的人送过来,今天我有点儿事,晚点回来。】

    黎若拿着手机有些疑惑,却也只是回了一个‘好’。

    没一会儿帝豪就把饭给送过来了,期间黎若的手机屏幕就没暗过,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来,只是她都没有接。

    陈欣和方庆打来的,一看就是兴师问罪,昨天晚上方少俊被扎的跟个刺猬一样,他们不得心疼死才怪。

    而且以方少俊那种嘴脸,肯定什么话都添油加醋的往外吐,顺便再卖个惨,与其接电话听他们吼骂,还不如先吃了东西再说。

    而另一边的慕南,坐在安静的包厢里有些头疼,整个人的姿势倒是挺放荡不羁的,双腿直接抬起来靠在了桌子上,捏着自己的眉心接通了电话。

    他猜的没错,江玥不仅把昨晚上的事情跟他说了,顺便还在不经意间给叶真和慕棠明打了个电话,问了个好,顺嘴,提了提之前发生的事情。

    叶真没真的跟黎若见面接触过,但是却又并不觉得黎若会是江玥说的那种跟其他男人牵扯不清的人,只是江玥都说她亲眼看见了——

    慕南没在家里跟她说这些事情,所以选在了外面,跟叶真把黎若家里的情况老老实实的讲述了一遍。

    只是那边沉默了片刻,忽然电话换了人。

    慕棠明:“你的意思是说,黎若的家里人只会变着法的要钱?”

    “嗯。”

    “如果不给就去她身边朋友那里闹?”

    “嗯。”

    “……”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听到慕棠明沉沉开口,“我觉得,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这段感情。”

    慕南面容突然就冷了下来,“不可能。”

    “我不是觉得黎若有问题,而是她的家庭问题很大,一个人的话还好,那可是一家人!你有钱怎么花都可以,但是人心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不然的话,凭安氏的那个安诺,还能搞不定一家刁民吗?”

    刁民这个词真的形容的特别贴切,那一家人算得上是刁民中的土匪了,不顾自己的脸面,也不会顾及别人的脸面,偏偏文化低又不敢真的干出来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让人想要收拾都无从下手。

    慕棠明:“按照他们家这种情况,如果她家里人知道了你的家庭身世,你就能确保她们不会狮子大开口吗?你可以跟他们打架,打到最后呢?你把人打出问题了,要负责的是你!”

    “那我也不可能跟黎若分手。”慕南的声音淡淡的,却很坚定,“不可能。”

    慕棠明:“那你就等着以后,把我们慕家的钱都往别人那里塞?人心得不到满足,颜面扫地的是我们慕家!”

    “哦——”慕南不咸不淡的应了声,手里的动作却顿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的某一点,“知道了。”

    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还没等慕棠明开口问他,慕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两条长腿交叠着靠在桌子上,目光意味深长。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