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3章 心狠手辣

作品:《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最快更新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最新章节!

    相隔千里,茫茫戈壁的尽头,如今已经改头换面,成为西楚下辖的北郡。

    因为战乱被有效的控制着,无烧杀抢掠等恶行,北郡基本没有收到破坏,除了少数试图反抗的势力,基本都维持原样。每一座城都依旧繁华,印刻着岁月的风华,更增添了无数异国的商队,将北郡变得更加富饶热闹。

    为了防止前朝势力死灰复燃,西楚帝南宫擎彻底严格控制北郡各城的兵力,除了必要的巡城防卫,府衙兵役等等,防止作乱生事。而北郡郡守管侯麾下,更是有十万兵力,皆为西楚服役三年以上的将士,忠心耿耿,随时准备镇压。

    曾经是北越的京城已经改名为灵溪,因为临时成立,事急从权,并没有再修建城主府,而是直接将原本的皇宫大内,去掉代表天子皇权的名讳,暂做办公之用。

    从西楚调来这里的第一天,管侯就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如此大气磅礴的殿宇,华丽的建筑,数不清的宫室,这就是他的管辖之地吗?西楚郡守三年一考,根据政绩上调或者下贬,但如果操作得当,也有数十年如一日坐在原位的。

    如果他永远都是北郡的郡守,那该有多好?

    整个北郡的百姓,数百万之巨,几乎是西楚全部人口的八成。这么多百姓,有农人,商户、乡绅、富户、读书人甚至没落的贵族……如今通通都是他的子民!

    管侯想的理所当然,他是北郡的父母官,北郡的百姓自然都是他的子民。

    怀着如此心思,他的想法开始日渐改变,当一次午夜噩梦惊醒,梦见他被西楚帝下贬,离开北郡的落魄后,他的心思就彻底改变了。前后,不过一个月而已。

    怎么能舍得到手的荣华和权力?

    如今的他,岂不就是和陛下等同,变相的北郡王吗?只不过欠缺一个名头罢了。

    在一次雨夜中,他召集了几名最信任的心腹,密谋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和承诺不出意料的打动了早就蠢蠢欲动的几颗心。随即的一个月时间内,管侯一边铲除异己,收买合作者,在庞大的利益攻势和兵力威胁下,他彻底掌控了北郡。

    想要彻底得到北郡,成为一代。开国高祖,管侯要做的事很多。

    但最重要的事,就是在西楚京城找一个合作者。既要让他事后名正言顺,又不能引起旁人的主意,这样的人选并不好找。

    管侯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南宫煜。

    这位西楚二皇子名声颇好,素来得西楚帝的信任,而且很有经商头脑,整个皇室的内库有八成,都是他赚回来的。如此人选若是和他合作,岂不是既能够探听到了西楚的秘密,让他随时做好准备,又能在事后给与他最好的名头,成为名正言顺的开国之祖!

    只可惜,很快有人打消了管侯的念头。

    南宫煜好是好,但却从来没有谋反之心,更是忠于西楚帝。如果要让他来参与这种造反杀头的事,别说成功,只怕刚一透露,就被他告发了。

    而南宫婉儿,则是心腹举荐的第二个人选。

    “大人,这是京城刚送到的密信。”城主府中,心腹吏书何海手捧一个盒子,恭恭敬敬的送了上来。

    一看这密信竟然如此大,管侯皱了皱眉,接过来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幅画卷。

    居然……

    管侯拿起画卷,展开一看,只见画上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正当妙龄,峨眉淡扫,端庄秀美,慵懒的躺在贵妃榻上,露出半截雪白的玉足,无比诱惑。

    一股欲.念油然而生,管侯哈哈大笑:“妙,果然是妙啊!”

    想不到南宫婉儿竟然给他送来一副自己的画像,而且画上的她如此媚态横呈,诱惑妩媚,这难道还不是在向他暗示什么吗?唯一那次,他秘密回到西楚京城,在公主府亲自见了南宫婉儿一面,正是刚刚传出招亲之前。

    那晚,他足足一个时辰才离开公主香闺,而最好的合作者已经定了。

    如果成功拿下北郡,他管侯为帝,南宫婉儿为后,共享盛世繁华,无上尊荣。他在北郡负责招兵买马,暗行起事,而南宫婉儿则在西楚京城留意动向,搅浑池水,将一切罪名都攀咬到楚王纳兰夜头上。

    如果不铲除纳兰夜,管侯是绝对没有信心成功的。

    纳兰夜的威名已经震慑天下,别说他小小一个郡守,就连强大的东宛也无人敢抗衡。所以,管侯和南宫婉儿的决定,先制造纳兰夜和西楚帝的不和,暗自推波助澜,收缴他的军权,将西楚局势闹的越乱越好。

    到时候,他才能乘乱而起,夺下北郡。

    到时候不但坐拥江山,还有了南宫婉儿这个真正的皇室公主,那才是他管侯真正追求的目标。

    端着画像,管侯看的热切不已,恨不得南宫婉儿就在眼前,才能好好的一亲芳泽。一盏茶后,他才将画放好,让人收起来,才给心腹问起最近的城中动向。

    “自从大人将商税调低后,各城的商人多了不少,俨然比曾经的北越还要繁荣。”何海压低了声音道:“所以,大人需要的各类物资,已经混在商队中带进来了,绝对人不知鬼不觉。”

    “嗯,很好,需要的东西实在太多,务必严格保密。”

    管侯点点头,又似漫不经心的道:“那批截下来的东西,处置的如何了?”

    何海连忙道:“大人,第一批是十天前处理的,筹集了一百三十万两军饷,昨天刚刚处理了第二批,目前一共凑集到三百十万两,大约还要再三五次,应该就差不多了……”

    “什么?”管侯脸色一沉,没想到这批珍宝处理的如此慢。

    “大人,是这样的,这批前朝留下来的珍宝都是皇室之物,价值连城,属下知道,如果不是需要筹集军饷,大人也不会如此贱卖了。虽说各城的乡绅富户达官贵族已经买了很多去,但毕竟价高,一时半会也处置不完。归顺大人的那些,估计已经榨不出油水了,而那批珍宝还剩下八百万之巨……”

    “竟然还有这么多?”

    管侯眉头紧皱,第一次为珍宝太多而烦躁。

    既然已经准备造反自立了,自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首先就要筹够军饷军备这些。当西楚帝下令将前朝遗留的皇室珍品通通押运进京时,他就打起了这批珍品的主意。

    明明是他的东西,怎么能白白送给西楚皇室?

    打算用这批无主之物来密谋大事,预先初步估计,军饷至少要三百万两,如果战争的时间拖长,还需要更多。至于购买粮草军备等需要的金钱,计划也不少于五百万,如果算上意外和损毁,至少要再多一百万。

    初步估计,谋个反自个立当个皇,最少需要准备一千万之巨,毕竟这不是直接杀掉皇帝,坐上皇位就完了。他需要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楚王纳兰夜的狂风暴雨和嗜血击杀,否则就是功亏一篑。

    这个男人,实在太恐怖,不但民心所向,而且文韬武略,得到了整个西楚包括皇帝的支持。而他管侯,不过是一介小小州官,执掌一郡,手下虽然有十万大军,但却是西楚将士,他根本不敢动。

    看着管侯的脸色越发阴沉,何海脑子一转,试探着道:“大人,依属下的猜测,城中那些富户怎么可能才这点银子?不过是舍不得全力支持大人罢了,既然他们不识时务,还瞻前顾后,不如大人来个……”

    凑到管侯耳边,他小声耳语几句,管侯听得冷笑连连,“好,好……”

    等说完,何海又冥思苦想:“不过大人,要将这些人聚在一起,得先想个名头出来才好,不然他们只怕诸多借口不敢来。”

    名头?

    要将这些有钱人全部凑起来,的确不太容易,毕竟北郡下属五个城池,至少也有上百人之多。如果不是大事,他们怎么会大老远来到灵溪城?

    宴请如何?管侯心头盘算起来。

    他的生辰吗?不行,还有五个月,这借口只能作罢。或者……他哪个子女出嫁?可略一盘算,他大女儿早已经出嫁,小女儿才十一岁,大儿子已经娶了两房,小儿子去年也刚刚成亲,这个方法也行不通。

    蓦的,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传消息出去,就说老夫人病重,请众人来看看。”管侯淡淡道,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什么,老夫人……”

    何海很是纳闷:“可老夫人身康体健,好好的,怎么就病重了?”

    管侯脸色一沉:“我说病重就病重,你听不懂?”

    这才明白意思,何海忍住心跳,连忙恭声道:“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不过为了不让众人起疑,只怕还是要弄个求医告示,才显出了大人的慈孝之心。”

    “嗯,不错,这事就交给你了,赶紧去办吧。”

    当天下午,城主府门口就贴出了一张紧急告示:城主大人慈母突发怪病,药石不进,特全天下求名医,只要能够治好老夫人,城主自有重谢。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