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72章 毒杀

作品:《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南宫煜到楚王府,刚好在门口遇见纳兰夜。纳兰夜一身墨黑色衣袍,五官俊美浑身散发着矜贵可的气质,腰间佩戴着白玉。见徐巍跟在纳兰夜身后,门口准备的几匹马,南宫煜心中就明白了。

    纳兰夜这是要出发去南魏,还好他来得及时。

    南宫煜心中一着急,将暗卫禀告给他的话原封不动的重复给纳兰夜听。

    “什么,居然……”纳兰夜收到袁兴的消息就已经不能够淡定,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确认那是不是他的青鸾,没想到竟然听南宫煜说了这样的事。

    南宫煜过来找纳兰夜是想让他帮忙拿主意,便直接开口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此事你想办法解决就好,皇室的事情我不适合参与,也没兴趣。”纳兰夜不想与南宫煜多说。他心为洛青鸾跳动着,不想多停留一秒钟。

    南宫煜看他半响,有些无奈。

    当初可没见他因为洛青鸾少参合皇室的事情,更何况他是异性王,在西楚的地位举足轻重。犹豫片刻,南宫煜见纳兰夜眼里浮现出不耐烦之色,才缓缓开口。

    “这件事情我知道你不好插手,可瑶贵妃是你师妹,我也不好下手,而且她是奉了母后的命令将小皇子带走,我想要阻止也没有办法。我想去找皇兄,可怕照他对瑶贵妃的宠爱不会相信。小皇子可是皇嫂的命,一定不能出事,而且皇嫂还是青鸾的好姐妹……”

    南宫煜大倒苦水:“子卿,我这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才来打扰你的,我担心小皇子被瑶贵妃带走会有生命危险,你说怎么办才好?”

    南宫煜知道,也洛青鸾能够触动纳兰夜。

    不出所料,纳兰夜听见青鸾两个字,依旧板着一张脸,可平静的眼眸掀起淡淡的波澜,沉声训斥着:“事关小皇子性命,你当真是蠢笨,人命关天的时候为何还要去顾忌宫中条条框框的规矩?该怎么办你就怎么办,若是青鸾在,必不会像你犹豫不决,只会以牙还牙的偿还回去。”

    南宫煜一惊,纳兰夜这话,是他想对瑶贵妃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瑶贵妃是纳兰夜的师妹,虽然不说纳兰夜对瑶贵妃多好,可也还是有感情的,毕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如今他冷漠的言语像是一点不在乎瑶贵妃,他惊讶于纳兰夜对瑶贵妃的态度,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瑶贵妃是你师妹,当真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你不会插手?”若他对龙宁做任何事情纳兰夜都不插手,事情就简单多了。

    南宫煜也从一开始就没觉得龙宁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只是皇兄不知。

    听见师妹两个字,纳兰夜眉头一皱,想到当天在洛水宫龙宁说的话,眼中泛着对她的厌恶之情,声音冰凉冷漠:“从今往后,瑶贵妃的事情和我再无关系,我如今有要事,宫中事情你自己处理。”

    纳兰夜话语落下就转身骑上马,带着徐巍等人离开了楚王府,朝着南魏方向出发。一骑绝尘,纵马远去。

    南宫煜低头沉思着,虽然惊讶于纳兰夜为什么突然对龙宁的事情如此冷漠,但如今他也没了兴致。他只明白了纳兰夜的意思,立刻招了招手,在自己贴身暗卫耳边吩咐了几句。

    暗卫点点头立刻,人影转瞬就消失在南宫煜面前。

    望着暗卫消失的方向,南宫煜眼中闪烁着快意的光和一抹狠厉。

    ……

    李副使跟着玉湖来到洛水宫,一路上他都紧紧抓着身上背着的医药包带子。

    他就知道玉湖来太医院找他不会有好事,果然,是让他配痛苦的折磨人的,且药效快的毒药。

    果然主子狠毒,奴才也是一样的残忍!

    心中再不情愿,自己妻儿都被瑶贵妃抓了起来,李副使不得不服从瑶贵妃的命令配了毒药。玉湖带着李副使走到门外,他就听见从里面传出孩儿的啼哭声,哭的撕心裂肺。

    心中一痛,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孩儿还在瑶贵妃手里,也不知道瑶贵妃有没有对他做什么?他心中也疑惑,这啼哭的孩儿是谁?贵妃娘娘并未有皇子,只是如今肚子里怀着龙胎而已。

    “下官见过贵妃娘娘。”李副使低着头给龙宁行礼。

    龙宁看着床榻上小皇子哭得脸上都是泪痕,愉悦的眯着眼睛让李副使起来:“本宫让你做得事情如何了?”龙宁声音温柔,眼中却是闪着狠毒的光芒,唇角勾起。

    “娘娘,药已经配好了。”李副使不知她是要做什么,将配好的药拿出来。

    “玉湖,带李副使下去煎药。”

    龙宁并不怀疑李副使开的药,毕竟他妻儿都在她手里,他不敢违背她的命令。

    玉湖点头说“是”,亲自看着李副使将药熬好。

    当药熬好后,玉湖让人准备玉碗将药水装在玉碗里,李副使端着玉碗的手在颤抖。

    这药是他配的,有多毒他十分清楚。就是不知道瑶贵妃是要将这碗药给谁喝下去?他眉心突突跳着,不好的预感蔓延。

    玉湖走了两步,没有听见身后李副使的脚步声,不悦的回头,就见他停在长廊里盯着碗中的药出神,眉头一皱冷冷道:“快点跟上,娘娘可没有耐心等你。”

    李副使点点头,没再多想。

    “娘娘,药已经熬好了。”玉湖进来的时候并未听见小皇子的哭声,就听见瑶贵妃正用着十分温柔的语气哄着小皇子。

    她眉头一皱。

    娘娘不是很讨厌这个小孽种,怎么还会哄他了?

    下一秒,只见龙宁用尖锐的指甲在小皇子身上用力掐了两下,房中又是一阵凄厉的啼哭声,而龙宁却笑出了声,在外面的宫女听了都不忍心。

    李副使将瑶贵妃的动作收入眼底,也看清楚龙宁抱着的小孩是小皇子,心中大惊。

    “这么快就熬好了啊?”龙宁手指从小皇子脸上划过,嘴中溢出狠毒的话语,“本来还想让他多活一会儿,看来是老天都不想让他活着,免得妨碍本宫的计划。”

    “娘娘,这小孽种本来就该死。”玉湖冷笑看着小皇子。

    李副使听完两个人的话,脸色苍白心狠狠颤抖,因为害怕声音结结巴巴的:“娘娘……这……这药是给……”小皇子准备的?

    话还未说完,玉湖就冷笑打断了他:“对,这碗穿肠毒药就是为小皇子准备的,一会儿还需要李副使亲自喂小皇子喝下去。”

    李副使一听这话,只觉得背后一冷,脚底窜着寒气,手一抖碗差点掉落,玉湖神色一冷:“李副使,你手里可不是一个碗,而是你儿子的命。”

    “玉湖,对李副使不可无礼。李副使是和我们一条船的人。”龙宁朝两人走过来,训斥着玉湖,可语气并无半点生气的语调。

    玉湖没说话,龙宁望着李副使面色灰白,一副害怕极了的样子,心中就有一种偏执变态的快感:“李副使,今日的事情你若是帮本宫做好了,本宫就放了你妻儿让你们一家团聚,若做不好……本宫就不敢保证会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让人对你妻儿动手了,特别是你那可爱的儿子。”

    李副使福着身子,手稳稳的端着玉碗,急迫的开口:“娘娘不要动我妻儿,草民什么都按照娘娘的吩咐去做……”

    “只要听我的吩咐去做,你们一家人很快就会团聚的。”龙宁轻笑一声,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李副使端着药战战兢兢的,十分惶恐害怕,可他不敢不做:“下官明白。”

    龙宁见他识相,也无心再折磨小皇子,直接将小皇子递给玉湖让她抱着。可玉湖并不会抱孩子,随意的抱着小皇子,动作粗鲁,弄得小皇子哭的更大声了。

    龙宁刚准备吩咐让李副使将药喂给小皇子,就听见宫女来报,恭敬道:“贵妃娘娘,王太后身边的小喜子公公来了,说是奉了太后的话,来给娘娘送东西。”

    她眉头皱了皱。

    难道是太后突然反悔了?送东西,什么东西?

    她心中一着急,刚想吩咐玉湖将药直接灌入小皇子口中,就看见小喜子的身影已经进来了,龙宁立刻挂上温柔的笑,叫了一声公公。

    小喜子是太后身边的红人,多少人都想要巴结讨好,她自然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贵妃娘娘,这些都是太后让奴才送过来的补品,太后赏赐的,让娘娘保重身体,保好龙胎,好好休养。”小喜子一进来就满脸堆笑。

    龙宁见小喜子身后的宫女端着补品,一眼看过去有雪莲仙,鹿胎宝灵等补品,她心中一喜。原来太后是赏赐补品给她,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好的,看来没有意外了。

    龙宁很高兴,福着身子道:“臣妾感谢太后的赏赐,必会好好保养龙胎。”

    玉湖让宫人将补品拿下去放好,又让人去准备了一袋银两。小喜子会意的点点头,手中浮尘一扫:“娘娘,太后还让奴才带给娘娘一些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扫过殿内的人,龙宁摆摆手让殿内的人退出去,只留下了玉湖:“公公有什么话尽管说。”

    小喜子满意的点点头,这才一脸神秘的朝她走了两步压低声音:“贵妃娘娘,太后说了,只要娘娘办事随了太后的心,皇后之位就一定是娘娘的。”

    “当真?”龙宁一听这话,心中暗喜,听得是心花怒放,“还请公公回禀太后,臣妾一定不辜负太后对臣妾的期望。”

    “那就好,娘娘的话,奴才会原封不动的转达给太后。”小喜子笑了笑。

    “玉湖,送送公公。”

    玉湖点头将小喜子送出殿外,也将袖中让人准备好的银两不动声色的递给了小喜子:“公公,这是我们娘娘的一点心意,还请公公收下。”

    小喜子眸色一深,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银两,并未拒绝将银两带走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