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05章 杀临灰烬城

作品:《逆天小农民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大人,前面是灰烬城了。请(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本属于贝拉姆的卧室门被人敲响,段飞拉开门时,看到的是一名侍卫毕恭毕敬的身影。

    “哦,已经到了嘛。”

    段飞随意的打了个呵欠,对这个速度却并不意外。

    他来到窗前,这也是他第二次空俯视灰烬城,倒是别有一番感触。

    空艇在徐徐降落,下边的空艇场停满了各种空艇。

    或许是看到这艘空艇的外形,所以灰烬城甚至都没敢过来盘问。

    等到停稳之后,段飞对空艇的人员淡淡的道:“没事了,你们想走走,想留留。”

    然后他大摇大摆的下了空艇。

    结果段飞的脚刚踏地面,这艘空艇便倏然升空,在他愕然的目光,急速飞走了。

    “这么怕我?”

    瞧着空艇那急匆匆的样子,段飞一阵无语。

    不过他也是摇摇头,向着城里走去,他打算看看这座曾经来过的城市是否有了一些变化,反正已经到了东大陆的边,也不用着急回去。

    一路走来,段飞发现了一件事,周围人群望向他的目光都怪怪的,好像他的脸有麻子一样。

    段飞连忙内视了一把,发现自己什么变化都没有啊,这些人怎么了?

    另外一件怪事是,这些人都是西大陆的,一个东大陆的人也没有,甚至黑发黑瞳的人都看不到。

    了怪了。

    心纳闷的段飞走出了空艇场,本想叫一辆出租马车,结果那些人看到他的样子,一个个如见恶鬼,面色大变不说,还都避之不及。

    “发生什么事了?”

    段飞好之极,一把抓住身边一名老者问道。

    老者同样吓得不轻,但被段飞抓住了他也没有办法,只得战战兢兢的道:“灰烬城正在大肆抓捕东大陆的间谍,任何敢和东大陆来往的人,都被视为灰烬城的奸细,同罪!”

    还有这种事?

    段飞呆了呆,放开了老人。

    老人再也不敢停留,大步跑远了,那速度之快段飞真担心他会摔成风。

    “抓住他!”

    忽然一阵吵嚷,段飞循声望过去,只见一对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杀气腾腾的向着他这边冲来!

    “哟,这么及时啊?”

    段飞脸一丝冷笑,不仅没有躲开,反而大步迎了去。

    “东大陆的间谍听着!”

    刷拉一下,这些士兵已经将段飞包围,刀枪并举,而为首的军官大声道:“你马放下武器,我们将会对你展开公正的审判,如果反抗杀无赦!”

    “去你妈的!”

    段飞才没心情跟他们废话,随手一抬,砰的一声这名军官直接飞了出去,身在半空已经口喷鲜血!

    “杀!”

    剩下的士兵眼见长官遭殃,立即挥舞手武器杀向段飞。

    段飞都懒得抵挡,直接一个闪烁到了外围,原地却留下了绝武刃——

    刷!

    绝武刃只是一闪,这些士兵的大半直接被斩成了两段,剩下的因为较为靠后或者没有对段飞下杀手,侥幸逃脱。

    伸手接住飞过来的绝武刃,段飞冷冷盯着那些人:“滚!”

    “妈呀!”

    还活着的几名士兵眼见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死的只剩下自己几个,顿时被吓破了胆子,连滚带爬嚎叫着跑了,生怕段飞好心再给他们几下。

    段飞随后跟随,脸色阴沉。

    他倒要看看,灰烬城里到底对东大陆的人做了什么,如果太过分的话,他不介意将这座城市变成真正的灰烬!

    ……

    灰烬城央广场,法场。

    “斩!”

    随着一声令下,百把长刀同时落下,百颗人头飞起,百具尸身不甘倒地。

    “下一波,快!”

    监斩台,一位大胡子监斩官冷漠的挥挥手。

    立刻有人冲过去,将被杀的那些尸体抬到旁边的马车里,人头则装在一个大框里,如今这大筐已经装满了人头,鲜血顺着竹筐的缝隙不断流淌,惊心动魄!

    又是一百名囚犯被拉了过来,法场顿时哭声震天!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黑发黑瞳的东大路人,有男有女,年纪也有老有少,老得八十岁都有,小的甚至不满周岁!

    “大人!大人饶命啊!”

    在经过监斩台的时候,有人大声哭诉:“我一家七代之前迁居西大陆,早已和东大陆没有了来往,我们不是东大陆的人!”

    大胡子监斩官冷笑着望他一眼:“既然你能舍弃东大陆,自然也能舍弃我西大陆,杀了你也不冤枉!”

    “那大人能不能放过我的妻子?”

    这人哀求道:“她是西大陆的人,还怀了孩子!”

    在他的身后,是一名虽然黑发,但是褐色眼瞳的女子,早已哭成泪人。

    “斩草除根!”

    大胡子监斩官不耐烦的挥挥手:“快走快走,别耽误时间了!”

    哭声再次响起,夫妻两个都被拖到法场,身边站了两个刽子手,大刀雪亮。

    “胡福斯,还认得我吗?”

    一个老人被带到了监斩台,大声问监斩官。

    监斩官眉头一皱:“你是谁?”

    “难道你忘了?”老人连忙说道:“当年你在我的店里打工,后来想去学习斗气,因为没钱便借了我五十枚金币,后来我也没有索取。”

    “原来是你啊,老林头!”

    监斩官冷笑起来:“今天是不是想要钱?告诉你,没有!你家里的家产也会被查封充公!”

    “不是不是!”

    老人连忙道:“我不敢奢求大人绕我性命,只求大人放过我的孙子孙女,他们还小,才十岁啊!”

    在老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除了一对年轻夫妻之外,还有一对小孩儿,粉雕玉琢的,可惜此时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饶你?”

    监斩官走下来抓住了老人的头发:“当初老子在你店里打工,你没少呵斥我吧?借你五十枚金币,你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现在求到我头来了,你也有今天?”

    “胡福斯!”

    老人身后的年轻人大声道:“不要得意忘形,那时候的你是个乞丐,不是我们家收留你能活到今天?不是你偷东西能被我父亲呵斥?那五十枚金币是我父亲好心送给你的,你不仅不感恩,居然还恩将仇报!”

    “滚你妈的!”

    胡福斯一脚踹在年轻人的肚子,将他踹的当场吐血,同时大声道:“老子恩将仇报了!特么杀你们一家了,你们又能怎么样?”

    然后他一挥手:“去,将他们家安排在一起最后杀,先杀这对小孩儿,然后杀这对夫妻,再杀老不死的,我要让他们家白发送黑发,父母送孩子!”

    “不要!不要!先杀我!你先杀我吧!”

    老人顿时吓傻了,跪在地哀求胡福斯,但是却被人连拉带拽的拖走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