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6章 哑巴李爷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夜已深,此时,躺在床上的鬼姐咧着一张嘴在那傻笑着。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被揍到笑的人。

    满足了鬼姐那无理的要求之后,我有些无语地躺到了床上。

    鬼姐看着我,满眼的兴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娘们便蹭的一下坐到了我的身上,大喊了一声驾。

    于是,颠簸了一晚的鬼姐又尿床了。

    等她舒爽过后,鬼姐瞥了一眼我的阳刚,然后说道:“要不要吃片药?”

    吃药?

    我特么现在就算按个起搏器都不一定管用。

    躺在床上,我有些欲哭无泪。

    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这一周,老子平均每天都要跟她玩上五六次,这特么的还是保守估计。

    你说一天两天我还能撑住,整整一周,就算是头牛,估计现在也废了。

    离开,必须尽快离开。

    鬼姐的放纵让我再次坚定了信心。

    我看了她一眼,笑呵呵地说道:“不用吃药,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那给你五分钟的休息时间。”

    我……

    硬撑了一场之后,我感觉我的腰都断了。

    鬼姐现在也撑不住了,她在我身边躺了一会儿,便睡着了。

    两天之后,鬼姐决定离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差点没哭了。

    吃完早饭,鬼姐细心的打扮了一番了,然后拉着我走出了别墅。

    老五几个人出门相送,临行之前还警告了我一番。

    我当时就想削他们一顿,但为了能逃出生天,我最终还是忍住了。

    “鬼姐,一路保重,安阳那边我们会盯着,一有消息,我就会告诉你。”

    老五挥挥手,鬼姐点了点头:“老五,等这件事结束了,你们也回宁湖吧,我会帮你们洗白,让你们过上你们想要的生活。”

    几人说了一些掏心窝子的话,鬼姐就拉着我上了车。

    我们一路向南开去,在路上,鬼姐时不时会跟我说一些很没营养的话。

    “浩然,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有什么感想?”

    “不敢想。”

    “啊?”

    我呵呵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能跟你在一起我已经很知足了,就什么都不想了。”

    “嗯,这话听着好舒服。”

    鬼姐说完,眉毛一挑,轻轻咬住了嘴唇。

    卧槽,又来。

    每当鬼姐做这个表情的时候,那就预示着,接下来又是一场大战。

    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我讪讪一笑:“鬼姐,是不是想挨揍了?”

    鬼姐害羞地点点头,慢慢将车速减了下来。

    “这里似乎没人。”

    她说,脸慢慢向我伸来。

    点点头,我抬手就给你了她一巴掌。

    鬼姐捂着脸再次兴奋了起来:“再用点力。”

    “那你闭上眼睛。”

    鬼姐点头,慢慢将眼睛闭上。

    我咧嘴一笑,直接给了她一记手刀。

    打晕鬼姐后,我翻了一下的口袋,结果,一分钱都没有。

    这就是信息化带来的弊端,现在的人出门连现金都不带了,只揣着一块手机,还特么设了密码。

    我是一阵牙疼,当时也没多想开了车门撒丫子就跑了出去。

    一路狂奔,我一路向西跑去。

    就这样,我终于逃脱了鬼姐的魔掌,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唯一让我有些后悔的是,当时只想着跑了,以至于现在只能开11路,要是当时开上鬼姐的车,我估计我可能会是有一番场景。

    不过,好在我以前参加过野外求生,在这深山里撑个十几天还是没问题。

    不知觉中,已到夜晚。

    走了一天路的我,此时又累又饿,但到现在,我连一点吃的都没有找到。

    我突然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我应该先跟鬼姐回宁湖,然后从那里逃跑。

    找了一颗树,我慢慢爬了上去,然后在树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的时候,我就爬了起来。

    就这样,我一连走了三天,老天大概是不想让我这么快就挂了,在我快要饿晕的时候,一个放羊的老头出现了。

    “大爷,救我。”

    这是我临晕前的最后一句话。

    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一件昏暗的小屋里。

    小屋很小也很黑,微微有些霉味。

    封闭的窗户上露出几缕阳光,让我知道这是白天。

    我仔细地打量着小屋里的一切,小土墙上挂着一些我从来没见过的老物件,唯一认识的是一张很古朴的弓,外加半壶箭。

    屋里有两只大木箱,一只在炕上,另一只在屋北角,除了这些以外,我在难看到什么像样的东西。

    很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走了进来,他端着一只大白瓷碗,碗里冒着一大团热气。

    老人见我醒来,咧嘴一笑。

    那张皱皱巴巴的嘴里只剩下几颗枯黄的牙齿。

    他将手里的碗放到了木箱上,然后走到我的面前,嗯嗯啊啊地比划。

    我这才知道,他是个哑巴。

    哑巴老头知道我没明白他的意思,挠挠头,甩着手走了出去。

    他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支笔和一张皱皱巴巴的纸。

    接着,老人写到:“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晕在房山?”

    哑巴老头的字写得很方正,虽然算不得好看,但却很是认真。

    我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对他一笑:“大爷,我叫徐浩然,一路流浪过来的。”

    那个时候,我很是虚弱,这句话说完,我感觉我花光了全部的力气。

    老人点点头,写了一个可怜,然后将纸和笔放下。

    将我扶起来之后,老人端过白瓷碗慢慢喂起了我。

    老人喂我的是小米粥,而且加了糖,甜味始终。

    多少年后,我依旧还清晰记得这个味道,所以,每次去看他的时候,也总会带上一晚小米粥,然后叨念一句:“李爷,救命粥,来一碗?”

    只是那个时候的老哑巴再也没法回应我,我们两个隔了一层厚土。

    一大碗小米粥,我只喝了三分之一,要是再多喝一点,我感觉我就会吐。

    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大概是我在山里的那三天吃了太多的生东西。

    见我喝不上了,老哑巴也没有再强逼我,他看了我一眼,直接把剩下的小米粥都喝了下去,完事还不忘舔一下碗。

    喝完粥后,他拿起纸笔给我写到:“不能浪费。”

    我当时就想,也不用刷碗了吧。

    在老哑巴的悉心照料,我慢慢有了力气,也渐渐对他有了了解。

    老哑巴姓李,79岁,无儿无女,现在靠放羊收破烂为生。

    老人心善,又加上进城收破烂,所以村里的人都说他是半个社会人,久而久之,邻里就都戏称他李爷。

    虽然他知道这声李爷嘲讽的味道更重,但老哑巴一点都不生气,如果生气估计他也活不到这么大年纪。

    李爷生活的村庄叫武安,据李爷所说,武安是某个朝代里一个姓李的武将建立的,李将军功成身退,带着一些嫡系在这里安家落户,过上了桃源生活。

    他还告诉我,村里有个武安庙,供奉的就是这位李将军。

    李爷大概是孤独寂寞太久了,所以自从我来了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停下。

    虽然他不会说话,但人家还是通过自己的不屑努力,让我硬生生读懂了手语。

    我特么是贼蛋疼。

    每天晚上跟着老头睡在一张炕上,看他在那手舞足蹈的,比村里大妈跳广场舞还带劲。

    三天之后,我终于走出了小黑屋。

    只是出屋的那一瞬间,我就被眼前的风景吸引了。

    李爷的小黑屋确实不咋地,但他屋外的风光那真是绝了。

    武安村北,房山脚下,只是一眼便可将武安村的所有房子尽收眼底,那炊烟袅袅的场景,一下子就让人平静了很多。

    我站在黑屋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切。

    篱笆小院内有一块小田地,地里青菜地外花,而李爷此时正在地里薅着青菜,准备今晚的晚饭。

    他见我出门,扭头一笑,残存的几颗大门牙摇摇欲坠。

    跟他一起住了三天,李爷的脾气我也摸得差不多了,就笑着对他说道:“李爷,要不今晚今晚开开荤吧,羊圈里的那几只山羊,我看着挺肥的。”

    李爷摇头,抬手比划道:“不行,这羊得卖了换钱。”

    我一下子就乐了,你老人家孤苦伶仃一个人,存那么多钱干嘛?

    那天我可是看到李爷翻木箱,结果里面放着一大摞现金,虽然都是些零钱,但怎么着也得几千块,甚至都上万了。

    讪讪一笑,我问道:“换钱干嘛?”

    我这话问完,李爷就沉默了,低头继续薅着他的青菜。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老头是个有故事的人。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睡觉都穿衣服的李爷,奇迹般的将身上那件泛白的衬衫脱了下来。

    老头子大刺刺地坐在了我的对面,意气风发,而他胸口上的那条青龙纹身,让我眼皮一跳。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爷咧咧嘴指了指胸口的纹身,抬手比划道:“看见这纹身没,怕不怕?你小子要是再打那几只羊的主意,我就砍死你。”

    威胁,红果果的威胁。

    看着他那为老不尊的笑脸,我立刻一抱拳:“李爷,给跪了,能吃饭了吗?”

    李爷呵呵一笑,点了点头。

    晚饭吃完,这老家伙打了一个激灵,快速将衣服穿了上去。

    他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拿着烟袋朝外面走去,意思是想跟我出去好好聊聊。

    我不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心里嘀咕了一阵子就朝他走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微微有些别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爷,大概是想让我走了吧。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