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5章 被动一次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几个月不见,莫玉红似乎更漂亮了。

    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心怦然一动。

    那种感觉,就跟见到阔别已久的情人一样。

    我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

    莫玉红有些低沉,她并没有看到我,只是闷头向前走着。

    但十几秒过后,这个女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地抬起了头。

    跟其他人不一样,莫玉红没有太过惊喜,也不像孟子玉那样魔性,她很平静,只是看着,微微一笑。

    一阵吹过,缭乱了她的头发。

    莫玉红伸手,轻轻一撩,微微一笑。

    那一刻,她很倾城,我很心动。

    似乎是暂时放下了心里的忧思,她慢慢向我走进,然后轻声问道:“没死?”

    我低头一笑,回道:“大概是没死。”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怕你经过这场生死离别之后,会以身相许。”

    莫玉红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哼道:“你想多了。”

    简单的几句话,让我感到很是心暖。

    不知道,在看到她的笑容时,我的心便安静了下来。

    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大抵就是可以给人一种倦后可依的温暖。

    莫玉红有,所以不需要太多的话,我们便再次站在一起,不会有太多隔阂。

    沉默了片刻,我看着她,问道:“怎么,生病了?”

    莫玉红摇头,慢慢收起了笑容。

    “既然见面了,正好我想喝酒,陪我去吧。”

    我自是拒绝不了,便跟着她走了。

    开车,我们很快便到了一家酒吧。

    我觉得她这种年龄的女人不适合出入这种场合,所以建议她买酒回去喝。

    莫玉红答应了,而且去的是她的家。

    在路上的时候,我还调侃她,说:“宝马姐,你就不怕引狼入室?”

    “怕,但还有些期待。”

    这个女人微微一笑,带着一股坏坏的味道。

    我当时就一阵意乱,觉得今晚肯定有好事发生,莫玉红也确实没让我失望。

    到她家后,莫玉红便换了一身很轻便的衣服,然后很贤惠地给我换了一双棉拖。

    只是她弯腰的刹那,我就被深深打动。

    都说年纪大的女人会疼人,我在楠姨那里已经体验了一次,但她做的却依旧不如莫玉红好。

    开酒之后,我们两个人便坐在沙发上,莫玉红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跟我说说你消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吧。”

    我也没有任何顾虑,直接把在武安和太平县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莫玉红听得很认真,到最后,她点点头,说道:“让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武安那个地方看看了,我觉得哪里应该跟桃花源一样。”

    “没你说的那么好,但比起这个冷淡的城市,又确实质朴地太多,那里的人,说白了没城里人那么多心眼。”

    一瓶酒下去,莫玉红大概是有些迷糊了,就斜着头俏皮地问道:“那你觉得我心眼多吗?”

    送命题吗?

    仔细斟酌了一下之后,我笑着说道:“我觉得,你现在,很美。”

    “有多美?”

    “天上地下第一美?”

    莫玉红呵呵一笑,转而说道:“武安村里有寡.妇吧。”

    我……

    这弯转的有些急了吧?

    呵呵一笑,我“如实”回答道:“嗯,是有那么几个。”

    我的话刚说完,莫玉红又猛灌了一口酒,然后问道:“敲了几家门?”

    “算你在内吗?”

    “可以。”

    “那就一家。”

    酒瓶放到茶几上,莫玉红站了起来,她直勾勾地看着我,脸上平静中又带着一丝坚定。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直接走向了卧室,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我是有些迷了,完全不知道这女人想干什么。

    难道她这是想让我去敲门?

    跟莫玉红喝过一次就之后,我知道她的量,一瓶刚刚好,此时的她已经有些迷,但绝对不会不清醒。

    我心里犯着嘀咕,在沙发上坐了片刻之后,我便喊道:“宝马姐,你是想睡觉了吗?”

    莫玉红没有说话。

    正当我要起身去敲门的时候,她拿着一张照片又走了出来。

    “什么东西?”

    “我女儿的照片。”

    她说,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我刚要去安慰她的时候,她接着说道:“你知道,我的女儿没死,我看见过她,虽然只是一眼,但我确定,那就是她。所以这段时间我拼命地寻找她的下落……”

    莫玉红一开口,我的心便咯噔了一下。

    那一刻,我突然又想到了呵呵。

    很不自觉地我就站起来走到了莫玉红的身边,再次打量起了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

    照片里的小女孩越看越像呵呵,这也让我越加肯定了一个事实。

    呵呵就是莫玉红的女儿。

    “她叫什么名……”

    我的话没有说完,莫玉红便一把抱住了我。

    “她就在安阳,而且,我一直感觉她离我很近很近。”

    我轻轻抚摸着莫玉红的后背,再次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肖潇。”

    听到这两个字后,我便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

    呵呵还正常的时候,我曾问过她,她的身世,尤其是她的母亲。

    但当时呵呵却告诉我她的母亲已经死了,由此可见,她很恨莫玉红。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告诉莫玉红,她的女儿就在我的身边,更不知道当她们母女相认后,又会是怎样的局面。

    没等我想完,莫玉红擦了擦眼泪,从我的怀里爬了起来,然后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咱们喝酒去。”

    我笑着摇摇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整整一晚,我们将五瓶烈酒全部喝光了。

    两个人都醉的不省人事,然后便躺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当我醒来的,莫玉红正趴在我的腿上,她的脑袋不偏不正地枕在我的那里。

    我们的姿势有些暧昧,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很无耻的硬了。

    我当时是尴尬得要死,想趁莫玉红还没醒来的时候脱身。

    但很快,这个女人便察觉到了脑袋下的动静,然后抬手便向那里摸去。

    我迷了,就眼睁睁看着她的手扶在我的上面。

    兄弟高昂,在莫玉红摸住的刹那,下意识地翘了一下。

    “什么东西?”

    莫玉红嘟囔了一声,捏了一捏。

    只是一捏,她的手便僵住了。

    莫玉红缓缓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然后她的头继续抬着,直到自己的眼睛的跟我对视在一起。

    她的脸微微有些红,那只手仍旧保持那个状态。

    我是被她看得有些心慌,就咧嘴一笑。

    很快,莫玉红爬了起来,然后目光迷离地向我靠近。

    我能看到她眼睛里深切的渴望,那是一种落寞了太久,急切寻找安慰的目光。

    “玉红。”

    我喊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

    听到我的声音之后,莫玉红立刻抬起了手,然后捧住我的脸说道:“别说话。”

    她说完,便闭上眼睛向我靠来。

    嘴唇接触的刹那,我明显听到她咽了一口口水。

    接着,这个已经饿了太久的女人便疯狂了起来。

    当我的手抚向她胸口的刹那,莫玉红立刻睁开了眼睛了,跟我分开了。

    她低头看着我的手,神情关注,然后很不自觉地就抬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两颗饱满跳出,我便再也不能忍耐,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嗯。”

    莫玉红紧紧地抱着我的脑袋,那个样子,恨不得把我按进她的身字。

    我贪婪地吮着她胸口的那团白色,一只手轻捏,又低洼处慢慢攀上到顶点。

    她的胸很软,微微有些下垂,但也正是那种软糯,让我无法自拔。

    我用鼻子轻拱,如老牛耕地一般地来回蹭着,乐不彼此。

    很快,我的脑袋便滑到了她的肚皮。

    莫玉红的腹部很平,丝毫没有一丝赘肉,那紧实的质感让我更加兴奋,很不自觉地便亲吻了起来。

    “那里,那里已经湜了,浩然,爱我好吗?”

    她说,很情急地脱掉了裤子,然后自己很娴熟地轻抚着。

    整个沙发全被莫玉红占了,她躺在上面,自己蹙眉安慰着自己,嘴里呼吸沉重,带着一点让人窒息的歌声。

    我看着,忍不住伏到了她的身上。

    当那里被我堵上的时候,莫玉红整个人都兴奋了。

    她应该是太久没有品尝到这种滋味了,所以叫得特别嗨,那个样子跟第一次做一样。

    “玉红,疼吗?”

    我是下意识所问,问完自己就觉得有些可笑。

    莫玉红也笑了,她看着我,两只手紧抓着我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道:“嗯,疼死了,你,你轻点。”

    我当然知道她是装的。

    脸一红,便立刻加快了攻速。

    “啊,这次是真疼了,你,你慢点。”

    看到她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了,我立刻停止了进攻,弯腰,吻住了她。

    客厅欢喜一次之后,我抱着莫玉红去了卫生间,这个女人出了很多汗,身上也是一阵红润。

    她在我怀里的时候,人很安静,眼睛始终放在我的脸上。

    “还要吗?”

    我问,她却不说话,只是眼神里的渴望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

    将浴缸放满水后,我便让她躺了进去,然后我蹲在外面,给她搓着澡。

    “进来吧。”

    几分钟之后,她柔声说道,拉着我的手把我拽了进去。

    我看着她,忍不住捧住了她的脸,然后说道:“能不能让我被动一次?”

    “嗯,你躺下,我来。”

    说着,她微微一笑,直接坐到了我的身上。

    清池之上育青莲,座上菩萨怀中乱,几度浪花侵莲台,伊人翻腾笑晏晏。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