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2章 生既是恩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从莫玉红的家里出来,我有些无奈。

    现在,呵呵的心结我是知道了,但问题是该怎么解开呢?

    一个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认自己亲生母亲的倔强女孩,想解开她的心结确实有些难。

    更让我无语的是,这一切其实都是一个死人造成的。

    莫玉红告诉我,肖天赐出轨的事情,呵呵是知道的。

    但等她跟肖天赐离婚之后,肖天赐便良心发现,跟那个女人断绝了关系,更是极力地想挽救婚姻,与她复合。

    可那个时候,莫玉红确实伤透了心,所以压根没有答应肖天赐。

    到后来,呵呵也去求过莫玉红。

    莫玉红为难了很久,最终还是拒绝了。

    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哭喊着求自己母亲回到自己身边,却遭到了拒绝,可想而知,那时的呵呵是多么的难过。

    而这,才是呵呵最大的心结。

    莫玉红说,她拒绝了呵呵之后,年仅十三的呵呵便哭着对她说道:“我不会再见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再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已经死了。”

    为此,莫玉红哭了好久,但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跟肖天赐复合。

    女人一旦心死,那就真的不会再回头了。

    点上一根烟,我想了很久。

    虽然这个问题看着很麻烦,但还是有解的。

    毕竟呵呵现在还是一个傻子,只要你去好好呵护她,爱护她,用心去照顾她,等她正常了,也许还能接受莫玉红。

    想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就下定决心带着呵呵到莫玉红家里住一段时间。

    只是,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整个人就方了。

    傻了好几天的呵呵,特么的又正常了。

    我觉得老天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心里无语的同时,我看着再次好转的呵呵,很不爽地说道:“呵呵,你咋就不坚持,再傻几天呢?”

    听到我的话,孟子玉很没脾气地说道:“姐夫,你这是说什么话,你难道一直希望呵呵就这样傻下去吗?”

    摆摆手,我很无奈地说道:“子玉,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等我把话说完,沙发上的呵呵便起身走进了卧室。

    我跟孟子玉对视了一眼,她小声嘀咕道:“姐夫,你闺女心情不怎么好,你快劝劝吧,晚了,可能会出事,另外啊,我觉得她这次犯病,多半是装的。”

    点了点头,我慢慢向卧室走去。

    呵呵此时就坐在床边,神情很是复杂。

    看到她那个样子,我便笑着坐到她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装的?”

    斜头看了她一眼,我轻声问道。

    呵呵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无助又可怜的样子。

    “为什么要装傻,觉得自己存在感不多,想找一个存在感?”

    “没有。”

    呵呵委屈地低下了头,然后很低沉地说道:“那次出门的时候,我碰到了那个女人,我担心她会来找我,担心你知道我跟她的关系之后会把我还给她……”

    没脾气一笑,我接着她的话头说道:“所以你就跟我装傻,但是你没想到我们认识。担心我跟她商量之后还是会送走你,就装不下去了,对吗?”

    “爸,我跟那个女人没关系的,你别相信她。”

    听到她的话,我抱着手,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呵呵见我这个样子,情绪再次低沉了一下,就向我问道:“你是不是真要把我送到她的身边?”

    “嗯,没错。”

    “我不会去的,你要是不想要我了,我走就是了。”

    说着,她眼睛一红,起身向外面走去。

    “等等,空着手走怎么行,带上点钱,别饿着。”

    “你,我白叫你这么多声爸了。”

    呵呵气得一跺脚,飙着一串泪,跑了出去。

    “哎,呵呵,你上哪去啊?”

    孟子玉喊完,一道剧烈的摔门传来。

    接着,孟子玉又喊道:“姐夫,你闺女都跑了,你也不去追。”

    “不用追,我数三声她就会回来的。”

    说完,我便立刻数了三个数。

    接着,一道敲门声传来,呵呵抹着眼泪又走到了我的面前。

    看着她那个伤心的样子,我很低沉地问道:“是不是想带着青瓷瓶一块离开?”

    “你,你要是想要,我留给你就是了。”

    “我不要。”

    说着,我起身走到立柜前,将那个装青瓷瓶的盒子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呵呵。

    这丫头也是决绝,连看都没看,抱着瓶子就往外冲。

    “等等,你先验验货再走,万一我给你的是个赝品,你找谁哭去啊?”

    一把拉住呵呵,我夺过盒子,把冰裂纹青瓷瓶拿来出来。

    看到自己的传家宝变成了这样,呵呵当场就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被你气碎了呗。”

    说出这话,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青瓷瓶碎了的事情,早晚她都会知道,反正她现在正在伤心,那就让她伤心到底好了。

    呵呵看着青瓷瓶,那一刻,委屈到不行的她,直接哭了起来。

    我就那样看着她,也不去劝。

    半个小时后,我觉得差不多了,就把瓶子收了起来,然后拉着她的手说道:“走,爸带你去个地方。”

    “松开我,我不去,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呵呵挣扎着,小性子用到了极致。

    我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往外面拖着,当然,在这之前,我已经给莫玉红通了气。

    到楼下的时候,呵呵很激烈地跟我抗争着,还扬言说道:“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我就说你虐待我。”

    我虐待你个锤子啊。

    心里觉得好笑,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喊吧,说吧,我看看你能不能把警察喊来,要是能喊来……”

    我这话刚说完,扭头就看到雅美蝶大刺刺向我走来。

    我……

    你特么克我咋滴?

    老子为啥一说警察,你特么的就会出现?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雅美蝶邪恶一笑,立刻冲我喊道:“徐猥琐,还敢虐待儿童,放开那个女孩。”

    一句话说完,她上来就给了我一脚。

    把我踹倒之后,雅美蝶拉住呵呵的手,问道:“呵呵,他是不是强迫你做什么不人道的事情了,如果有,你告诉我就好,姐姐现在就可以将他绳之以法。”

    听到这话,我就有些不爽了,看着雅美蝶,我说道:“绳你妹啊,你有病啊。”

    “生我妹,那姑奶奶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吧啊?”

    我……

    看着她攥起了拳头,我很明智地选择了暂避锋芒。

    见我怂了,雅美蝶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继续撺掇呵呵告我。

    “小蝶姐,爸爸没虐待我,你别为难他了。”

    “哎啊,你别怕他,姐姐给你做主呢,你不需要害怕的。”

    “真的没有。”

    呵呵再次摇头,雅美蝶很不爽地撇了撇嘴,说道:“徐猥琐,这次算你走运,看在呵呵帮你说话的份上,姑奶奶饶你一次。”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黄氏的案件已经定案了。安阳一家大型企业破产,上面也很不爽,毕竟关系到一个市的GDP,现在案件也基本查清,一切都是黄氏的阴谋,包括肖氏惨案和上几次的绑架案,都已经在今天定案。至于黄氏集团的失踪的人口,我们会继续寻找,不过,我估计找到希望不大,他们应该死了……”

    雅美蝶说完之后,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个案子到现在也是该定了,黄氏已经完了,那些恩怨也只能随着他们的覆灭而消失。

    看了一眼呵呵,她似乎有些哀伤,但情绪波动得不是很大。

    我点头对雅美蝶说道:“嗯,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

    “鉴于你上几次在案件中的表现,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你一些认可,所以……”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立刻说道:“算了,我不在乎那些虚名的。”

    “那也行,这样市里也可以出点钱。”

    钱?

    扭头,我便微微一笑,然后拉着雅美蝶的手说道:“小蝶,你刚刚想说什么?是不是要给我嘉奖什么的?”

    “我说了吗?你想多了。姑奶奶就是想逗逗你。”

    那我可真是想去你大爷的了。

    怒视了她一眼,我也懒得再理她,直接拉着呵呵向安阳河公园驶去。

    在路上的时候,呵呵似乎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所以表情异常冷酷。

    我看着她呵呵一笑,说道:“呵呵,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她抬头,没有说话,那个样子似乎是想听也不想听。

    我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一个人过惯了,也就不觉得苦了,但我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见他们一面,然后亲口问问他们,为什么抛下我,如果真有这个机会的话。”

    呵呵看着我,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到最后,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脑海里幻想着那两个人的样子,但不论我怎么幻想都幻想不出来。

    低头一笑,我说道:“生既是恩,我们要学好感恩不是吗?”

    “你,你真打算把我还给她?”

    见我不说话,呵呵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那以后我就不喊你爸爸了。”

    “嗯,叫哥就行。”

    “也不叫哥。”

    我有些迷了,不喊爸也不叫哥,你想上天啊?

    想着,我扭头看向她,然后问道:“那你想叫我什么?”

    “再说。”

    傲娇地回了我一句,呵呵再次陷入沉默。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