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8章 三爷里面请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我跟魏爷、黄依依在张云雷的病房里待了整整一夜。

    胸口的伤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还是疼得我没法入睡。

    一夜时间,我想了很多东西。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一直有人,在背后陷害我,而且他还不敢轻易露头,只能在背后阴我。

    昨晚,我也跟魏爷讨论了很多。

    裴山虎中枪的事情我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我当时认为,打黑枪的人应该是替我办掉黄氏集团的那个女人。

    因为这事很符合她的行事风格,帮我却不愿意露面。

    但魏爷却持有另一种意见,他觉得那个打黑枪的人可能不是为了帮我们。

    魏爷当时就说,从他被绑架起,他就怀疑绑架他的人并不是裴三万。

    魏爷说:“我们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触及到裴三万的利益,就算他想搞我们也不用偷偷的来。而且,我在被绑的时候,那几个绑架我的人似乎对我有些记恨,就跟和我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裴三万的人应该不认识不至于记恨我……”

    听了魏爷的分析,我就更乱了。

    如果真是魏爷说的那样,那我们指定是被人当枪使了。

    这个利用我们的人肯定跟裴三万有仇,而且还没法跟他抗争。

    第二天一早,我没有再多想,直接给那个神秘女人发了一个短信。

    一直等到中午,她都没有给我回信。

    我有些急躁,就又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姐,问你个事,你昨晚是不是派人保护过我?”

    这条短信,我一共给她发了十几遍。

    半个小时后,实在不耐烦的女人给我回道:“只要你不求我,我是不会出手帮你的,还有别再发.骚扰短信了,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看到她的回复,我苦涩一笑。

    我相信她的话,因为她没必要骗我。

    见我在苦笑,魏爷有些疑惑地问道:“老大,你笑啥啊?”

    “我刚刚问了一下我姐,她告诉我昨晚帮我的不是她。”

    “那就是说,我的猜测是没错的。”

    魏爷说完这话,脸色沉重了很多。

    老子真被人利用了吗?

    我皱着眉头,轻叹道:“有那个可能。但也未必只有这一种可能。魏爷,假设咱们真的被人当枪使了,你觉得那个人会是谁?”

    “不好说,现在这情况有些超出我们的掌控,不管他是谁,跟裴三万的仇是结下了,现在我们只能祈祷那个裴山虎不会挂,不然,咱们的处境就真危险了。老大,安全起见,我觉得咱们得喊人过来了。”

    “嗯,你给楠姨打个电话吧,让她派人分批进入安阳。”

    魏爷点头,立刻打起了电话。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便回了自己的病房。

    从昨晚开始,这个女人就没怎么说过话,只是在一旁当一个听众。

    直到跟我回病房,她才说道:“浩然,你有没有怀疑过裴子建?”

    裴子建?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接着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前段时间,他一直是娱乐城的常客,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们认识,跟他闲扯了很多。我觉得这个人,心机很重。怎么说呢,他跟山田很像,是那种从来都不愿意吃亏的人。”

    黄依依这么一提,我就陷入了深思。

    其实,一开始我就在提防裴子建,毕竟认识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王八蛋的人品有问题。

    但昨晚他帮我救了魏爷之后,我便放下了这种提防。

    所以,即便魏爷昨晚说他怀疑绑架他的人不是裴三万,我也把这事想到裴子建头上。

    但黄依依一提,我便猛然惊醒了。

    昨天最了解我行踪的人,似乎只有裴子建。

    “浩然,裴山虎一死,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黄依依猛然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当时一怔,下意识的说道:“如果从竞争关系来看,肯定是裴子建。”

    黄依依点头,说道:“从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裴三爷根本没有子嗣,唯一的一个女儿还跟他闹掰,离家出走了,所以,他现在只有两个义子。将来,等他走了以后,位子肯定会传给其中一人,而两个义子当中,裴三爷更看重裴山虎,如果你是裴子建,你会不会想杀他?”

    “依依,你啥时候这么聪明了?”

    看着她,我微微一笑,然后捏了她的脸蛋一把。

    黄依依瞪了我一眼,有些小得意地说:“我本来就很聪明。”

    “别飘,上了天可就下不来了。”

    “切,跟你说正事呢,你别嬉皮笑脸的。”

    我点头一笑:“嗯,说正事,裴子建是值得怀疑,但你刚刚说的也只是猜测,我还需要找个人确定一下才行。”

    “找谁?”

    “李东强。”

    输完液之后,我让魏爷找了几个人保护着张云雷,然后便带着他们回了虎纹娱乐城。

    到了那里之后,我立刻把所有的人手召集了起来,准备去做了李东强。

    人马召集起来之后,我立刻让魏爷布置了作战计划。

    “马上龙,你带几个激灵一点的兄弟去翰皇夜总会,今晚十点之前务必确定李东强的位置。”

    “黑子领着五十号兄弟驻守娱乐城。”

    “阿金带人拦下二里街的人,我只给你半条街的兄弟。”

    ……

    我们现在的实力比起李东强来还是稍显弱势。

    所以,任务布置下去之后,马上龙有些忧虑地说道:“老大,咱们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一下,毕竟李东强不是软柿子。就算要打,咱们也不能这么打啊,本来人数就不占优势,还要分兵,这不是明摆着让李东强灭咱们吗?”

    马上龙这话说完,剩下的几个人也一脸困惑的看着魏爷。

    魏爷看了我一眼,我立刻说道:“照魏爷说的去做就是。”

    几个人对视一眼,点头走了出去。

    等他们一走,我立刻问道:“德哥什么时候到?”

    我的话刚问完,德哥便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徐老大,我已经到了。”

    魏爷咧嘴一笑:“我昨晚就给德哥打电话了,莱州的人今晚也会来一批,应该是韩再奇带队,剩下的最迟明天下午到达。”

    听到魏爷的话,我咧嘴一笑。

    管尼玛的什么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你们都是渣渣。

    “魏爷,安排一下,如果人手足够,今晚就彻底搞乱东区。”

    “老大,还不能,想搞乱中区,人手还有点不足,再说,你就不想把搞乱中区的那个王八蛋揪出来?”

    “你想怎么办?”

    鸡贼一笑,魏爷说道:“当然是让德哥去中区搞搞事情啦。”

    德哥咧嘴,很势利地说道:“让我去搞事情可以,不过我还要一点好处,魏爷你说的那个盐湖,也要给我一点发展空间。”

    一听这话,魏爷就瞪眼了。

    “卧槽,德哥,你特么还真是无利不起早的商人,就你那点家底,还是在莱州站稳脚再说吧。”

    德哥一抱手,很无赖地说道:“魏爷,不答应这个条件,老子就不帮忙,你看着办。”

    “老大,要不咱拖拖,明晚再行动,到时候平了安阳,咱再去照顾一下德哥?”

    看到魏爷阴笑的样子,我乐了。

    点点头,我故装深沉地说道:“也不是不可以。”

    德哥嘴角一抽,立刻说道:“哎,徐老大,没你们这么玩的,扮猪吃虎也就罢了,还打盟友的主意,这就不地道了。”

    “谁跟你是盟友,有你这样坐地起价的盟友吗?”

    “嘿嘿,魏爷,虎剩大爷,我这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你放心,老子现在就去中区,不把那个王八蛋找出来,决不罢休。”

    说完,德哥一攥拳头,立马冲了出去。

    将他目送出去,魏爷一撇嘴,很嫌弃地骂道:“臭不要脸。”

    “老大,现在咱们去做点什么?”

    “见一个人。”

    “谁?”

    “西区老大,陈昊。”

    出了虎纹,我跟魏爷直接向西区奔去。

    安阳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陈昊和裴三万肯定会有所察觉。

    所以,我必须在这之前,稳住陈昊,免得这老家伙会跟裴三万联手一致对外。

    毕竟做我们这行的,领地意识极强,如果陈老头真答应跟裴三万联手,我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在路上的时候,我提前给陈昊打了一个电话,说要去拜会他。

    老头子大概也了解到了一些昨晚的事情,笑呵呵地说道:“你小子可以啊,连裴三万的得意义子都弄死了。我在龙源公馆,你直接来这里。”

    裴山虎死了?

    看了魏爷一眼,我立刻对陈老头说道:“陈叔,裴山虎不是我杀的,不管你信不信……”

    “到了再说。”

    没等我反应过来,陈老头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有些无奈,将手机收起来,我对魏爷说道:“裴山虎挂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趁你病要你命,咱们这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事。”

    我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很快,我们便到了龙源宾馆。

    出来接我们的是陈昊的司机,跟陈昊见面的那晚,就是这哥们去接的他。

    “徐哥,我叫陈子义,是陈爷的司机兼保镖,咱们上次见过。”

    我点头一笑,跟他握了握手:“陈哥好。”

    “徐哥喊我子义就好,陈爷在里面等你呢,里面请。”

    陈子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带着我去了一个客房。

    进门之后,陈老头正在闭目养神。

    陈子义很恭敬地说了一声“陈爷,徐哥来了”,便走了出去。

    老头子睁眼,再次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笑容,指了指沙发说道:“坐吧。”

    我也没跟他客气,坐到沙发上说道:“陈叔,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说件事。”

    “不急,有事一会儿再说,我还要等一个人。”

    他这话说说完,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心里嘀咕着,我问道:“等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陈老头微微一笑,再次闭上眼睛,很惬意地哼着一段曲子,手还不停地打着拍子。

    五分钟后,客厅门开。

    陈子义率先进来,然后恭敬地说道:“三爷,里面请。”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