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7章 金盆洗手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裴小菲的嘴很薄,吻起来很有感觉。

    尤其是这女人那强烈的侵略性,直接就把我征服了。

    我被她弄得有些窒息,那个感觉,就像一个青涩小男孩第一次接吻一样。

    大约过了一分钟,裴小菲放开了我,然后展开了更猛的攻势。

    老子当时就跟小媳妇一样,完全被压制住了。

    裴小菲那个时候像极了一只穷凶极恶的母老虎,咬着牙拽着我的腰带。

    这娘们大概是有些激动了,完全没了章法,野蛮得要死。

    我皱着眉头,很紧张地说:“小菲,你别这样。”

    “怎样?徐浩然,你个怂包。”

    “对,我怂包,你先冷静一下行吗?”

    我说着,推了她一下。

    裴小菲后退几步,直接松开了我。

    然后,她就开始跟我对峙,一脸的不忿。

    我当时就有些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菲,我本来是想跟你好好谈谈,你要非这样,我只能……”

    没等我说完,她瞪了我一眼。

    “怎样?”

    说着,她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又喊了一句怎样,将自己的毛衣脱了下来。

    第三声过后,裴小菲的上面只剩下一个纯白色罩罩。

    她的罩罩很小,很薄,完全罩不住她那傲人的饱满。

    我当时就迷了。

    看着眼前的景色,我干咽了一口唾沫。

    裴小菲依旧是那副不忿的表情。没脱衣服之前,她这个样子像是要跟我打架,脱了衣服,那就纯粹是欠.草了。

    “怎样?”

    裴小菲吼完一嗓子,直接贴到了我的身上。

    我的胸口早就被她敞开了,她这么一贴,我直接就硬了。

    “小菲,你这是在玩火自.焚。”

    “我还欲.火焚身呢。”

    她说着,一把捏住我的那里。

    虽然隔着裤子,但一点都不影响我的感觉。

    裴小菲捏得很用力,还不时发出一道很销魂的叫声。

    我特么实在是受不了了。

    就直接一把搂住了她。

    玛德,这可是你逼我的。

    一咬牙,我将裴小菲抱了起来。

    裴小菲搂住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耳朵上轻笑:“心动了,想要了?”

    我将她抱到沙发上,直接褪去了她的裤子。

    “哼,送上门的炮,不要的都是傻子,何况这炮还这么带劲。”

    “那你倒是来啊。”

    裴小菲勾着我的下巴,微微一笑。

    这个勾人的小妖精可能是觉得我动作有些慢,坏笑着打开了我的天门,然后直接把我拽进了她的深幽。

    “啊,果然还是有些料的,动起来。”

    她张大嘴巴,急切地索要着。

    “你不后悔?”

    虽然已经进去了,但我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小娘们也不是个简单人物。

    别的不说,这个年纪就能跟楠姨讨价还价,我就要好好思量一下。

    裴小菲笑嘻嘻地问道:“怎么,还怕我会跟你老婆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我点点头,说怕。

    “怕也晚了,赶紧动,一会儿就软了。”

    我说那你别乱叫。

    还没等我动,裴小菲就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声音婉转,如泣如诉,叫完,连她自己都笑了。

    我特么一阵无语,狠狠地顶了她一下。

    “再来,还不够用力。”

    裴小菲不自觉地扭了起来,越扭越是亢奋。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挑逗,扶着她的细腰,用力顶撞了起来。

    很快,裴小菲就情不自禁,地哼唧了起来,她的腿蜷缩在半空中,十个脚趾紧紧绷着,脚背上的筋也爆了出来。

    我这才发现,裴小菲的脚很好看,足以媲美古代的三寸金莲,而且还是纯天然的。

    一手捏着她的脚,我嘿嘿一笑,轻轻挠着她的脚心。

    “啊,你,你别挠,徐浩然,你,啊,痒死了。”

    裴小菲被我弄的哭笑不得,人更加亢奋了,她使劲扑腾着,欢得跟跃出水面的小金鱼一样。

    “舒服吗?”

    “舒,舒服你大爷。”

    “我大爷可没我这本事。”

    说完,我放下她的脚,弯腰跟她对视着。

    裴小菲直勾勾地看着我,我们的脸只有大约十五公分的距离,这个距离是我经验所得,是彼此对视最容易产生火花的距离。

    十几秒过来,这女人两腿盘住我的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很动情地吻着我,那个姿势,就跟带着娃的树袋熊一样。

    我努力地顶着她,两只手直接将她胸口的宝物掏了出来,轻轻把玩着。

    半个小时之后,她便缴了械,跟一滩水一样躺在沙发上。

    我点上一根烟,坐在她的身后,后背紧贴着她的小腹。

    “该做的也做了,小菲,有些事我还是得跟你说一下。”

    “你的事以后再说,我先给谢楠打个电话,让这老女人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候怯场。”

    我……

    你妹的,你自己玩吧,老子不陪你。

    白了她一眼,我起身向包间外走去。

    裴小菲咯咯一笑,喊道:“你干嘛去,你不说话谢楠是不会相信的,你要是怯场,今晚我可以先跟依依姐搭个伙,先来一次。”

    “有病。”

    “没有的,我一项很洁身自好的,有病也是你传染给我的。”

    我是真受不了这个娘们了,直接逃了出去。

    三天之后,裴三万发布了洗手帖,召集安阳的大佬前去观礼见证。

    比起那天的寿宴,这次仪式显然要隆重得多。

    上午十点,我带着虎纹的一票兄弟向裴家奔去。

    自从上次见识了莱州兄弟们的装饰,我很是震撼,所以便把那套服装直接定为虎纹的帮会服,只是为了跟莱州的区分开,我让他们定制了一批黑色服装,虎头是白色,正好跟莱州的白服黑虎头形成对比。

    今天,我们就是以这身装扮出席。

    陪我去的人自然是裴小菲。

    她这几天一直黏在我的身边,想甩都甩不掉,别狗皮膏药还要烦人,唯一让我有些感到高兴的是,这娘们稍稍温驯了一些,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直接从母老虎蜕变成了小猫咪。

    此刻,她就坐在我的身边,穿得自然也是也是虎纹的会服,那颗狰狞的白虎头就在她的左胸上,虎目前凸。

    当时出于好奇,我就很手贱的捏了一下,没想到竟然直接捏住了她的小艿头。

    “想死啦?”

    裴小菲瞪了我一眼,弄得我一阵尴尬。

    我只得一笑而过,说:“菲菲,你这虎头,真是个好虎头。”

    到了裴家,裴小菲一下车,就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目光。

    这倒不只是她长得漂亮,毕竟上一次大战,所有人都知道了虎纹的名头,更知道了虎纹一姐的威名。

    尤其是这次,裴小菲也穿上了会服,那就更显霸气了。

    裴三万给我发请帖的时候,我就跟他商量好了,这次东区老大的位置直接交给裴小菲。

    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这娘们告诉我她不走了,为了不让她天天缠着我,我只能给她找点事做。

    一听自己要当老大,裴小菲也没拒绝,直接同意,父位女继,也算顺理成章。

    金盆洗手大会在十一点准时开始。

    据说这个时间是裴三万请一位大师看过的,是今天最吉利的一个时辰。

    赶我们这一行的都比较敬畏天地,所以把任何仪式都看得很重视。

    所有人肃穆以待,眼看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哥们端着一个金灿灿的盆子走到了一个香桌前。

    道士一边走一边嘟囔着,眼睛几乎不怎么眯成了一道缝。

    将金色盆子放到香桌上后,道士又开始焚香,烧符告天。

    我看的一阵蛋疼,觉得很是无趣。

    很快,身穿一身素装的裴三万便走了出来。

    他并没有搭理道士,而是一招手,让人搬上来五把很精致的老式太师椅,一张背北向南,剩下四张分列左右。

    裴三万看了一下来观礼的人,说道:“趁着焚香的工夫,我再以东区老大的身份宣布几件大事,我虽然要金盆洗手,但东区的位置不能空,今天这五把椅子,必须排了。”

    “这次观礼,来得不只是东区的人,这样也更能我很感谢各位,跟我有过节的,现在还有机会,谁要是觉得我以前对不住他,就上来给我一刀,我绝对一句话都不说。”

    说着,他掏出一把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身前。

    没人敢动一下,今天毕竟是裴三万金盆洗手的日子。

    即便有人想杀他,也不敢违背了道上的规矩。

    一朝金盆洗,恩怨两消除。

    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伤害裴三万,将来他所面对的,将是整个安阳地下势力的追杀。

    见没人敢动,裴三万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那就先排位。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多提,只是想问一句话,东区之人,谁能撼动虎纹?”

    听到这话,裴小菲一笑,扭头看了看周围的人。

    所有人依旧不敢说话。

    “东区第一把交椅,虎纹老大坐。”

    裴三万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裴小菲也没客气,直接坐到了第一把交椅上。

    接下来的四把交椅变化不大,除了二里街那个跟着李东强干“革命”的傻子,其他人问问坐上,至于最后一把椅子,裴三万刚要宣布的时候,我就率先一步跨了过去,坐在了上面。

    裴三万有些傻眼,完全搞不懂我要干什么。

    呵呵一笑,我直接说道:“三爷,这最后一把交椅,我替我兄弟占了,等他出院由他来坐。”

    “随你。”

    裴三万瞪了我一眼,直接向道士走去。

    下一刻,那个焚香默念咒语的道士,脸色一变,抬手翻出一把刀,直直刺向裴三万。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