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7章 北上东来村

作品:《我的逍遥日子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红毛此时慌得一批。

    他坐在火堆旁边,整个人拘谨得要死。

    至于他的小弟,则是莫名其妙地站在他的身后。

    我坐在闫炳辉对面,笑眯眯地说道:“辉哥是吧,商量个事。”

    “你说,你说,那个,哥们,你先把刀放下行吗?”

    点点头,我把刀丢给小鹏,说道:“最近手头有点紧,辉哥要不先借我点钱?”

    “多少?”

    “我要现金,有多少给我多少。”

    最后,红毛搜刮了小弟一圈,凑了两千八百多块钱,一股脑塞进了我的手里:“就,这些了,你要是觉得不够,明天我再给你送点来。”

    摆摆手,我说够了,你们走吧。

    红毛如蒙大赦,带着人一溜烟跑了。

    化解掉麻烦之后,我将钱直接交给了小鱼儿。

    那一刻,小鱼儿怔怔的看着我,似乎也有些害怕。

    她没敢借钱,傻愣愣地说道:“三金哥,刚刚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很冷,我在我身边就跟进了冰窖一样。”

    “鲲姐,有那么夸张吗。嘿嘿,三金哥,我服你了,刚刚那一手贼漂亮,那个红毛的脚都离地了,这臂力,服。”

    小鹏凑到我的跟前,极力谄媚着。片刻之后,他说道:“哥,你是不是练过功夫,能不能教我几手,以后抢劫肯定能用上。”

    “一边去,三金哥说了,咱们以后不抢劫了。”

    “好,听三金哥、鲲姐的,我睡觉去咯。”

    小鹏嘿嘿一笑,跑到墙根睡了起来。

    我跟小鱼儿围在火堆旁边,她抱着膝盖呆呆地看着火光,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从红毛那里搜刮来的钱还在我的手里,小鱼儿死活不接。

    “小鱼儿,我举半天了,你要是再不拿钱,我可就扔火里了。”

    “三金哥,你刚刚真的要杀那个红毛吗?他都被你吓尿裤子了。”

    小鱼儿把头枕在自己膝盖上,呆呆地看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有那么一刻,我确实想杀了红毛的,因为我想记起所有的事情,不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但小鱼儿拉住我的那一刻,我就放弃了杀人的念头。

    “没有,我就吓唬一下他而已。”

    微微一笑,我将钱放到小鱼儿身边,没有再说任何。

    小鱼儿把钱收了起来,然后轻声对我说道:“答应我,以后不要杀人好吗?”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杀人了好吗?”

    小鱼儿一句话说完,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这句话,仅仅一字之差。

    我的脑袋有些生疼,完全不知道这句话从何而来,又是谁所说。

    这些天,我脑子里出现了太多的声音,也平添了我太多的烦恼。

    我不想再去多想,想多了脑袋也受不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清空了脑子里所有的杂念,对小鱼儿轻轻点了点头。

    小鱼儿微微一笑,说睡觉,明天好继续赶路。

    第二天一早,腰里有了好几千大洋的我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拆迁楼,向着北边走去。

    这个阵容跟西天取经的四和尚颇为相似。

    小鱼儿是师父,我是大师兄,小鹏虽然精瘦都性格跟八戒是有一拼的,至于大鹏,十足的挑担大汉。

    小鱼儿计算了一下路程,有些沮丧,说大约还有两千里才能到家。

    我们四个人现在是真的一无所有,连买火车票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只能一路步行。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一个小村庄。

    此时已是深秋,我们四个人进村之后,便找了一个地方歇了歇脚。

    “鲲姐,买点吃的吧,快饿死了。”

    八戒小鹏最先发话,十足的猪哥相,而肚子最先叫的则是大鹏。

    小鱼儿扫视一眼,深吸一口,说道:“咱们还有一大段路要走,整天买吃的肯定是不行的,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钱花的最值。”

    小鹏举手率先发言:“那就买根鱼竿,咱们钓鱼吃。”

    “通过。”

    小鱼儿笑着点点头。

    “还得有火,而且马上就冬天了,鲲姐,咱们如果不买棉衣的话肯定会冻死。”

    “通过,但买棉衣凭自己本事买,三金哥昨晚弄了两千多块钱,我可以给他买一身,你们的自己想办法。”

    “不公平啊。”

    ……

    最终,我们写了一份清单,逛遍了整个村子,也只买到了一小部分东西。

    小鹏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他的那根鱼竿,然后小鱼儿就告诉他:“钓鱼去吧,如果晚上钓不会买鱼竿的本钱,那就弄死他。”

    于是小鹏就苦兮兮地挖了半天蚯蚓,然后在村子里的那条小河旁蹲了一天。

    我们并没有着急离开这个村子。

    吃过午饭后,我跟小鱼儿大鹏再次走进了村子。

    村子名叫东来村,上午采购补给的时候,我们大致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

    东来村大约有一百多户人家,其中房子足足空了半数,村里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老弱病幼,所以很不安全。

    我们之所以留下来,是因为小鱼儿说看到了几个可疑人员,很可能是人贩子。

    小鱼儿他们三个本来就是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所以能看出来也很是正常。

    我们进村之后,再次去了村里唯一的那家小卖部。

    这家小卖部是一个老太太开的,人很和蔼,卖东西也极其便宜。

    见我们再次反身,老太太笑呵呵地问道:“上午的时候不还是四个人吗?怎么现在成三个了?”

    “那个去河边钓鱼了,奶奶,我跟你问个事儿,咱们村谁家有空闲的房子可以租啊?”

    “房子啊,你们要住村子?”

    “嗯,住几天,我头磕伤了,走不了远路,需要休养几天。”

    老奶奶皱着眉头检查了我的伤口一下,确认我没有骗她,才笑道:“我家就有,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去住一段时间吧,房租给你们算一天一百,管饭。怎么样?”

    一听管饭,我二话不说就点了点头。

    挨了这么多天,我都没吃过热乎饭,这那能行。

    给了老太太五百块钱,她乐呵呵地把我们领到村口的一座房子。

    “这里住你们四个绰绰有余,房子我天天收拾,干净得很,但很久没人住了,还是要放颗铜钱镇一下的。”

    说着,她从口袋里发拿了一枚铜钱放在了床腿下面。

    入乡随俗,我也没有多问什么。

    把老太太送走之后,我很警惕地看了一下房子,确认没什么可疑情况后,我才安下心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就跟那天要杀红毛似的,就跟早就习惯的事情一样。

    老太太的这间房子面积大概在一百五十平,平房,三室一厅。

    我跟小鱼儿各占了一间卧室,最大的主卧留给了大小鹏。

    这些弄完之后,我们三人回到了客厅。

    入村的时候,我们跟人贩子打了一个照面,现在他们已经不知去向。

    “鲲姐,你觉得那群人什么时候动手?”

    大鹏有些迷茫地问道。

    小鱼儿眉头紧锁,摇了摇头:“看到机会,他们就会下手的,不过,今天他们应该是来踩点的。东来村简直就是他们的福地,青壮年一个都没有,只留下一些妇女老幼,对他们来说,那简直就是狼入羊群。”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都是有些迷的。

    完全不知道他们凭什么断定那群人是人贩子。

    我把这个问题问出之后,大鹏立刻说道:“三金哥,是这样,因为这些年人贩子团伙被打的有些惨,为了防止有卧底渗入,他们想了很多方法,暗号有,身份标志也有。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观察到,刚刚那几个人的左手手腕都纹着纹身,而人贩子最常见的纹身,就是五毒,那几个都纹了蛇。”

    大鹏这话说完,伸手让我看了一下他手上的标志,是个黑色蜘蛛。

    我立刻记起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点点头之后,我说道:“嗯,如果真是人贩子,那咱们就好好跟他们玩一下。”

    想要收拾人贩子,我们在家待着是没用的。

    商量了一下之后,我让小鱼儿先去找小鹏汇合,然后三人一起去村子里溜达,而我则去村外逛了一圈。

    东来村地形并不复杂,三面开阔,只有北面有一座大山。

    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是人贩子,会藏身在何处,答案还是那座山比较靠谱一些。

    也没有多想,我直接朝山上走去。

    凭着自己的感觉,我沿着一条小路上山,半个小时后,站在半山腰的我已经可以把整个东来村尽收眼底。

    我看到了小鱼儿他们,三个人跟核桃差不多大小,很散漫地在村子里闲逛着。

    我还看到一群人在村中心的小广场上,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在那里追逐打闹,老人们则围在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干什么。

    这样一幅画面让我微微有些痴醉,也不知道,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小草房,很破旧,却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就跟自己的家一样。

    那是哪里?

    我闭上眼睛极力地想着,但越是想,那个画面就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东来村最西头的一个小院里站着一男一女,两人搂抱在一起,就跟一个人一样,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很快,两人分开,男人直接离开了小院,偷偷摸摸地离开,而女人依依不舍,在门口看了很久才回到房子。

    问世间情为何物,都特么不是物啊。

    寻了半天山,我没有任何的收获,临近黄昏的时候,我便沿路返回,回到家中。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