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吕莲香

作品:《女帝家的赘婿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这年头,什么样的修士没有……”

    其实何止是赵立心底觉得有些可惜,朝天阙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年纪大了的他,见过的事儿也就多了,对于一些出格的修士的包容心也就强了。

    但是,像眼前吕莲香这样的贵女,如此出挑的,他平生还是仅见。

    没错,不仅仅张初雪乃是铸刀张家的嫡女,眼前的这位吕莲香更是银戈吕家的现任掌宗的掌上明珠。

    虽然说银戈吕家在驼背城并不是那么有名,可是身为一店之主,背后还有一个隐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宗门在,朝天阙的眼光和信息渠道可不比驼背城里的任何一个世家来的差。

    银戈吕家,最为擅长的法宝、法器甚至灵器就是戈了。戈,可是一种极其古老也极其古怪的兵刃了,传闻最早乃是兵士用的一种武器。但是现代却很少有人会用这样的武器了,即便是一般的兵士也是如此。更何况一些修士得了。

    像戈这样模样古怪的法器,在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的世家大族流传至今,甚至以此为名,想想也就知道肯定是不简单了。

    不过这些,和他朝天阙根本没有半点关系,甚至吕家的掌上明珠喜欢张家的小姐,那还更稀罕呢,最起码他看起来觉得养眼不是。

    “吕小姐,这位就是我们铁李记最为擅长锻造、炼制一次性法器、法宝的炼器师白立了。”一见面,朝天阙当然要给对方介绍一下,“白立,这位就是我们的贵客吕小姐了。”

    两人稍稍的寒暄了几句,吕莲香就直接开口了,“白大师,这次真的要劳烦你了。”

    吕莲香到没有半点小看赵立的心思,反而一见赵立,还微微的露出了一个不算是太冷的脸容来。

    “大师,我可不敢当。”赵立可不以为大师这样的称呼是在褒赞他,当初他还是魔尊的巅峰时期,可是能炼制先天灵宝的,乃是超越大宗师级别炼器大高手。所以对于大师这样的称呼,赵立早就免疫了。

    “白大师若是不介意,一起在前面的茶肆坐一坐?”

    赵立当然没有意见,三人一行在茶肆中落座之后,吕莲香这才将自己的一些法宝的要求说了出来。

    其实,说起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主要就是这位吕小姐想让赵立按照铸刀张家的那柄“逝空刃”来炼制一次性的法宝。她不仅要求这一次性法宝尽可能的和“逝空刃”象形相似,甚至更希望赵立按照她说的那些“逝空刃”的特性,来炼制这件一次性的法宝。

    从茶肆里面出来,赵立就心中有些许疑问。

    “朝东家,你说着‘逝空刃’到底是什么法宝?”

    “法宝?那可不是法宝,那是一件灵宝。”朝天阙真的是语出惊人,甚至不吓死人都不罢休似的,“还最少是中品的灵宝。”

    “嘶,我觉我有点牙疼。”赵立本以为已经很高看现代的这些大世家大士族的底蕴了,可是听到朝天阙这话,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小看了。

    灵宝,那可不是灵器,也不是一些虽然极其罕见,却总能见到的后天灵物,灵宝虽然大多都是后天灵物炼制而成的,可是真的能炼成的又有几个人?更别说这东西出世的时候还要造天忌,十件灵宝能在天忌中留下那么一两件,都算是祈福了。

    所以,不管是前古之前,还是上古之时,便是后天灵宝也不是烂大街的东西。更何况现在了。

    “觉得不可能?”朝天阙看了赵立一眼,又笑道,“真与假,其实现在已经理不清楚了,就像是吕家同样的有那么一柄灵宝神戈传承一样,现在根本就已经是传闻甚至是传说了。”

    “不过,在很早之前,不管是吕家还是张家,肯定是有一些强力的东西存在的,不然也不可能让一个世家流传到现在。这些世家大族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一个个最少那都是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古老存在,那个手底下没有几张底牌呢。”

    “不过,这些和我们生意人没有半点关系不是么?我们只是正正经经的做生意,既然吕小姐想要一次性法宝,我们炼给她也就是了。至于说,以后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和我们无关,不是么?”

    看似朝天阙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差,可是实际上赵立确实清楚的紧。那些传承悠久的世家大族们,没有一个是好说话好客气的,只要有点滴理由,就能直接找到你头上来。

    朝天阙说的那些话,完全就是在骗傻子呢。

    “也是。”即便是赵立心知肚明朝天阙的某些想法,他也懒得去点破,更懒得去反驳什么。

    反正不管是朝天阙也好还是张家、吕家的小姐也罢,对于他而言都只是一个临时的过客,只要他慢慢的稳定了目前的自身的阴阳之势,那么接下来赵立很快就能重回阴阳境,甚至很快踏足真灵之始。

    吕莲香的动作很快。

    虽然说吕家并不是驼背城的坐地户,可是只是过了半天的时间,吕莲香就托人告知了朝天阙,已经在幽泉山租好了一间上等的炼器洞窟,只要赵立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去炼器。

    家里,钱管家已经将韩老汉给接进了城里,有着钱管家的照应,短时间内赵立倒也不渝韩老汉和丫丫受了什么委屈,所以当朝天阙再次找到赵立的时候,他只是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就孤身一人上了驼背城的最高处。

    驼背城里禁制任何修士飞行,有时候确实有些麻烦,三百里大小的城池,即便是赵立和朝天阙有准备,还是足足坐了一个多时辰的车,才到达了幽泉山。

    当赵立和朝天阙到达幽泉山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辰了,不过到了这里之后,赵立恍然发现了另外一个太阳,一个足足能照透几十里之遥的小太阳。

    不得不说,幽泉山的地灵火和地下喷泉相应相称的美景堪称世间一绝,即便是朝天阙这样的老住户,再次见到了这副美景,也忍不住的驻足了片刻。

    “每一次见到水与火的交融,我都会忍不住的停下来。”朝天阙看着赵立一副慢慢欣赏景色的姿态,忍不住的说道:“其实,我们经常会错过这样或着那样的美景……”

    “确实,很美。”赵立知道朝天阙想说些什么,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走吧,我帮你将炼器炉安置到地火窟之后,三天后再来看你。”

    朝天阙陪着赵立一起来幽泉山,一半原因是为了送自家的专门炼器炉来这里,另外的一个原因则是将一些炼材给携带过来。

    有着朝天阙这位熟门熟路的熟人带着,赵立很快就在幽泉山下的一处店铺里领了一道灵牌,然后跟着朝天阙的脚步,没多久就寻到了灵牌上标明的那处炼器洞窟。

    将灵牌随手扔到炼器洞窟身前,载沉载浮的灵牌下一刻便散发出了一道火色灵光,灵光眨眼之间就和周围的火色融为了一体,然后伴随着一阵火气的波动,那守护着诸多炼器洞窟的火色禁制,就开启了一个能容下两人进出的门户。

    “这倒是方便。”

    走进门户之后,根本就不用赵立有什么动作,那副灵牌居然自然而然的就飞近了赵立。

    感受着此间荡漾的各种灵力和禁制,赵立忍不住的眯起眼睛打量了几眼周围的布置。可以看得出来,这间炼器洞窟应该是后人专门挖出来的一个山洞。只不过可能是时间太久了,所以这山洞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人工雕琢的痕迹了,甚至走进洞窟之后,那满眼的火色将小半个洞窟都烧成了红黄瑰丽之色。

    “有时间,你慢慢看,先试一试炼器炉合不合用。”

    在洞窟的正中心,就是一眼被封禁起来的地火,朝天阙已经将随身携带来的炼器炉放在了上面,此刻一边和赵立说话,一边开始将炼材放置到炼器炉的四周,以方便赵立取用。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么?若是不够的话,我和那位吕小姐说一声。”

    “先看看吧,要是我一个月没出来,你记得通知她一声就是了,不过还有一个半月就要‘张门捉婿’了,看来无论如何我都要快点将这件法宝给炼出来了。”若是赵立真的只是炼制一件一次性的法宝的话,其实三天就足够了,哪怕是有一些其他的要求,撑死也就是五天的光景。

    这倒也不是赵立擅长炼制一次性法宝的缘故,而是因为“大自在浑源臻荼洗灵法”这门炼器法实在是太高端了一些。

    这还是因为赵立此刻的修为跟不上的缘故,不然的话一些不起眼的法宝,怕是一两天的功夫就能炼制出来。

    “你心里有数就好,没有问题么?”

    有着专属炼器洞窟的灵牌,赵立连控火诀都不用,就能自如的控制地火的大小,这也算是另类的火源精了。

    “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好了,要是没有差错的话,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那‘逝空刃’我就能够炼制出来,到时候可别忘了和吕小姐要灵金。”

    吕莲香承若过赵立,若是真的炼制出中上品的一次性法宝来,那么将支付五千方灵金。这么大一笔灵金,即便是买个三件五件的中品法宝也足够了。

    “不是‘逝空刃’是一次性的刀型法宝!”朝天阙真想捂住赵立的大嘴巴,像“逝空刃”这样的东西,能随便的诉诸于口么,你以为铸刀张家是空气么,“好了,我走了。三天后我会来这边一趟,要是有问题你就到下面的幽泉铺子就行,到时候我会带上一些格外的灵才和炼器炉来。”

    炼器,其实也是一种几率性问题,这一点朝天阙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其实就是要防备赵立这次炼器失败。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t-rexhockey.com

88必发手机客户端